王府小媳妇封面
总点击数:54267
本月点击:230
本周点击:23
本日点击:10
总推荐数:210
本月推荐:6
本周推荐:15

王府小媳妇作者:笑佳人

0
小说分类:澳门银河娱乐场官方网澳门银河官网 首发状态:他站首发 小说状态:已完成 小说作者:笑佳人
授权级别:暂未授权 全文字数:1158201字 收藏总数:189 更新时间:2015-09-23
最新更新章节

王府小媳妇 224|楚倾番外网友上传时间:2015-10-13 16:31:49

     暮春时节,暖风醉人。 九华寺。 楚倾翘着二郎腿靠在一颗枝繁叶茂的老树上,拨开树叶望望那边的小道,见人还没有来,就松开手,继续闭目养神。 眼睛闭着,脑海里再次浮现他的上辈子。 妻子死了,女儿死了,含珠那孩子进了府,他才渐渐意识到自己这个爹当得有多不称职,有多对不起亲女儿。等他看到外甥是怎么对含珠好的,小两口过得有多快活,再想想自己为了那些歌姬为了一个夏姨娘让妻子那般怄火,让亲女儿那般恨他,月初发现自己重新回到了二十岁的时候,楚倾就决定这辈子他也要守着妻子过一辈子,一家人圆圆满满的。 子女是父母的债,庶子庶女的那份上辈子他已经都还了,这辈子就不要他们了。 思绪慢慢又回到了生离死别几十载的妻子身上,楚倾得意地笑了。 醒来后,侯府里的女人他没再碰,但还都留着,等妻子过门了,她看曾经的夏姨娘此时的大丫鬟夏荷不顺眼,他就将夏荷卖了,她看百花园里的歌姬不顺眼,他就都打发了,她要什么他就给她什么,肯定能哄得她心花怒放了吧? 上辈子他只是没想对女人上心,不想因为顾忌女人的心情委屈自己,这辈子他想好好跟妻子过日子,至于怎么哄人,他会,当女儿哄好了,上辈子死的时候他都七十多了,论辈分,今年才十五的妻子喊他声太爷爷都行。 想到妻子喊他太爷爷的情形,楚倾没控制住笑出了声,越发着急见媳妇了,再次拨开树枝。 还是没有人。 楚倾皱了皱眉。 他跟妻子第一次见面就是在九华寺,因为那天是老三的生辰,所以他记得清清楚楚,为了不让老三见到那个恶毒的女人,今天楚倾没带老三来,让他自己逛去,不过他都等了大半天了,媳妇怎么还没来?莫非是他记错时辰了? 记得哪天,记不得具体时辰,楚倾便继续等,等到红日偏西,终于确定她不会来了。 没见到人,楚倾归为意外,毕竟他重生了,其他人的生活多少都会受点影响。 五日后,楚倾特意换了身月白色的夏袍,去了七巧楼。 上辈子他一面就看中了妻子的美貌,回去派人留意妻子的动静,得知妻子要去挑首饰,他故意又在七巧楼“偶遇”了妻子一次,妻子偷偷看他,含羞带怯妩媚动人,显然对他一见钟情,楚倾确定了美人心意才去周家提亲的。 楚倾相信,只要妻子看见他,不管早晚,就还会喜欢他。 然而这次楚倾还是没有等到人。 楚倾越想越觉得哪里不对劲儿,派人留意周家二姑娘的动静,一旦她出门立即回来禀报。 等了半个多月,终于等到小周氏出门了。 楚倾继续去“偶遇”。 小周氏领着丫鬟去了多宝轩,想要给外甥选份礼物。 她回来的晚,姐姐已经去了,小周氏恨老天爷为何不让她早点回来,可是再恨也于事无补,只能多对外甥好,再凭借自己的容貌找个身份不逊于楚倾的男人,夫妻俩替外甥撑腰,让程敬荣不敢欺负外甥。至于楚倾,她曾经迷恋过,但上辈子她已经吃够教训了,那就是个风流的男人,不会为任何女人钟情,她又何必再执着于他? “把那张弓拿过来给我看看。”随意逛了一圈,小周氏指着墙壁上挂着的一张小弓道。外甥喜欢射箭,这份礼物他肯定喜欢。 掌柜笑眯眯取了弓下来,小周氏打量的时候,他好一阵夸。 小周氏对这个不太懂,摸着感觉不错,就要点头。 “姑娘买弓,是要送给小辈吧?” 身边突然传来一道熟悉的声音,那声音曾经在纱帐里迷醉地盛赞她,也曾冷漠地告诫她不许管他,小周氏身体一僵,袖子里狠狠掐了自己一下,随即装出惊奇的样子看了过去。 楚倾几乎贪婪地看她美丽的杏眼。 没见到人时,楚倾想的全都是如何讨好妻子,不再气她,好像并没有怎么想她,然刚刚跨进这间铺子,看到柜台前熟悉的窈窕背影,新婚期间与妻子恩爱的场景突然一幕幕浮现于眼前,洞.房时她羞涩害怕美得惊心动魄,拈酸时她委屈生气杏眼含泪,和好时她高兴又有些无奈落寞,最后是她难产后一动不动地躺在榻上…… 胸口有什么在翻腾,是疼惜是愧疚? 楚倾说不清楚,他只知道,这辈子他绝不会再让她受那些苦。 男人眼里是他自己都不知道的温柔,本就俊美无双的人,当他的眼里多了温柔多了深情,没有女人能逃得过这双眼眸。 小周氏也没能逃过,她没骨气地又被这个男人惊艳。 但也只是片刻,想到上辈子自己就是被他的温柔骗了,以为她能收了他的心,结果…… 小周氏迅速收回视线,没再看他,对掌柜道:“包起来吧。” 说着将手里的弓放回柜台。 她太过平静,脸没有红,神色里也不见娇羞,楚倾心里奇怪,抢在掌柜前夺了那弓,看着她清冷的侧脸给她讲道理:“这弓太重,给十岁以上的孩子用差不多,你要送的那人多大了?” 怀璧才七岁,不能用这种。 小周氏悄悄咬了咬嘴唇内里,她知道楚倾说的是真话,但她不想领情,淡淡道:“多谢公子提醒,我要的就是这种弓。”楚倾喜欢她的美貌,她躲过了前两次,这次不知怎么又让他找到了,估计也猜到她要送给外甥,那她故意不听他的,让他错献殷勤,知难而退。 楚倾困惑地看着面前的妻子。她的反应,怎么跟上辈子不同? 男人目光执着,小周氏不喜,转身吩咐一个丫鬟:“你在这里拿东西,我先回去车上了。” 说完就领着另一个丫鬟往外走。 楚倾转身,望着妻子的背影,心中一动,脱口而出道:“菡菡!” 小周氏如遭雷击,不受控制地僵在了门前。 她听到了什么? 他怎么会知道这个名字?那明明是她上辈子的女儿,是她这辈子再不会有的女儿…… 难道? 小周氏不敢再往下想,也不愿再想,至少没做好准备此时面对他,逃跑般回了自家马车。 铺子里面,楚倾心里不知是什么滋味儿。 原来妻子也是重新活过来的,怪不得前两次都没能遇上她,她一定是因为他曾经的辜负不想再嫁给他了…… 走到铺子门口,看着车帘紧闭的马车,楚倾没有再上前纠缠。 晚上却溜去了妻子的闺房。 小周氏睁开眼睛,看到坐在床边的前任丈夫,意外又不是特别意外,冷声道:“你还来找我做什么?上辈子咱们过成那样,难道侯爷还想娶我这个妒妇?你若是觉得我还有些姿色舍不得放开,那我告诉你,我不嫁了,看在上辈子我为侯爷生过孩子的份上,求侯爷别再纠缠我。” 她冷冰冰的,跟上辈子吵架时一样,只是那会儿楚倾觉得烦,自己过了大半辈子后,现在再听妻子耍气,楚倾竟觉得很是好听,好像终于有个伴儿了,不必在哄完孙子孙女后,一人回到屋里面对一室冷清。 “若若,你气吧,上辈子是我对不起你,”楚倾握住她手,紧紧地攥着,“只要能消了你的气,你让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不过我肯定会娶你,这点你死心吧。” 他喊她闺名,喊得那么亲昵,小周氏只觉得讽刺,甩不开他手,她冷笑着问他,“你这是何苦?你不是不喜欢你的妻子拈酸吃醋吗?那你再去娶个贤惠的好了,我死了你难道没续娶?去找她啊,再不济你直接娶了夏荷,还省着委屈她当妾……” 话才说到一半,男人突然压了下来,小周氏大惊失色,想要躲闪却已经来不及了,楚倾就像是最精明的猎人,整个人都扑到了她身上,一手固定她两手,另一手扣住她脑袋亲了下来。 一夜夫妻百日恩,他与她不知做了多久的夫妻,哪怕隔了几十年,楚倾依然记得她身上的一切,本就想她,这一碰就如干柴沾了火,她还想挣扎,楚倾将他打仗的本事都使了出来,势如破竹。 小周氏没料到他会如此霸道不讲理,也没料到自己竟然还会悸动,他剥她衣服时堵着她嘴不让她说话,衣服都没了,他猛地挪了下去,她才要骂他,出口的却变了味道。 咬住唇,压下那股不受控制的渴望,小周氏拽着楚倾头发将他脑袋往上提,哭着骂他:“你疯了!你把我当什么!”他凭什么这样对她? “当我的女人,当我的妻子,当我孩子的娘。”楚倾喘着气抬起头,不管头发还被她攥着,他紧紧盯着她的眼睛,“若若,我知道你被我伤透了心,你再给我一次机会,这辈子我再伤你一次,不用你开口,我自己掏了心给你。” 他生的好,说什么都跟真的一样,特别是那双眼睛,让人忍不住想要信他。小周氏泪如泉涌,嘴角却讽刺地翘了起来,“你当我是傻子吗?你想要我,当然什么好听说什么,可我不信,你是个男人就马上滚!你不是喜欢你情我愿吗?那我明明白白告诉你,我不想再嫁给你了!” 她说得够狠,楚倾神色不变,看着她问:“你不信我,所以不愿嫁我,那我让你信了,你是不是就答应嫁了?” 说着从她身上下去,就那样光着去地上扒拉刚刚被他扔开的衣服,很快就从衣袍里摸了一把匕首出来,转身时极其自然甚至是熟练地将那匕首朝胸口扎了进去,刺目的血瞬间喷了出来。楚倾却好像根本不疼似的,望着床上震惊捂嘴的妻子,“这样你信了?用不用我马上把心掏出来给你看?” “你疯了!” 说不清是怕他死在她的房间明日无法解释,还是怕他真死了,小周氏慌乱从床上爬了下来,抓起衣服往身上套。楚倾不许,伸手将人扯到床上,再次亲了上去,右胸小心不碰到她。小周氏见他这时候还有心情亲,分明是真的疯了不要命了,她怕了,也疼了,哭着求他,“去请郎中,你放开我……” “怎么,怕我死了?”楚倾抬起头,温柔地看她眼泪不断的杏眼,“若若,你说实话,你还喜欢我是不是?你只是怕我再辜负你一次,是不是?” 小周氏不想回答,可是感受着他的血流到她身上,小周氏泪如泉涌,点着头求他快去处理伤口。她认识的那个楚倾自大又自负,从没有为女人低过头,更不会为了一个女人伤害自己,或许他真的…… “好了,别哭了,我逗你玩的。” 她浑浑噩噩,楚倾突然笑着站了起来,将扣在胸口的假匕首扔到一旁,抓起她的小衣擦拭胸口的鸡血,笑着同她道:“其实没想骗你,只是快四十的时候胸口也挨扎了一下,后来老了一到下雨天就疼,所以打算先用鸡血糊弄一下,你要是不心疼,我再来真的。” 他想一直都健健康康的,老的时候才不会让孩子们担心。 小周氏呆呆地看着他白皙如玉的胸膛,想到自己竟然为了这样一个骗子心软,胸口怒火腾腾而起,为了他,也为了自己。 她眼里都快冒火了,楚倾后知后觉意识到了不对,只顾着高兴她还在乎他了,忘了她被骗肯定会生气,连忙扑过去要抱她哄。他来的正好,小周氏一口咬住他手臂,狠狠地咬,将两辈子的力气都使了出来。 楚倾疼得身体发抖,他忍着,低头亲她脑顶,从她脑顶慢慢地往下移,亲一口喊声若若,喊到她心软松了口,埋在他怀里哭,楚倾心疼了,低头帮她擦嘴,再去亲。 小周氏躲开了,闭着眼睛问他,“我死后,菡菡阿洵怎么样了?” 夜凉如水,楚倾先拥着她躺下,拉起被子,再慢慢给她讲,没有任何隐瞒,“菡菡不听我话,我还是冷着她,后来我去辽东打仗,菡菡被毒妇害死了……怀璧找了个跟她容貌酷似的姑娘冒充……阿洵娶了一个好媳妇,给咱们生了三个孙子三个孙女……若若,我真的知错了,这辈子咱们不吵了,我只守着你,你安心跟我过,咱们一起看孩子们长大,好不好?就算不为了我,为了菡菡,咱们让她再重新过一回,享受一次被爹娘一起疼爱的滋味儿,行不行?” 小周氏泪如雨下,为了自己苦命的女儿,也为了自己没能护住女儿,没能亲眼看到儿子成家立业。 她舍得下楚倾,可她舍不得那一双儿女。 信他一次? 他做到了,儿女可以弥补上辈子的遗憾,他做不到,她不理会就是,一心抚养她的孩子们。 “你走吧,随你什么时候来提亲,婚期跟以前一样就好。”擦了泪,小周氏转过去道。 楚倾一颗心落了地,将人转了回来,高兴地亲她,“好,你放心,这次我说到做到。” 小周氏闭着眼睛不说话。 她长发凌乱,脸上还有泪水,似被雨打的花,楚倾倏然情动,轻轻亲了上去。 小周氏皱眉推,楚倾心里能停身上忍不住,抱着她求。 他想她,想要。 小周氏气息也有些不稳,却坚决不肯婚前给他,推来推去忽的想起一事,声音陡然冷了下来,“侯爷想要,回去找你的那些歌姬吧。” 差点又被他骗了,说什么后悔了,那为何还留着那些女人? 楚倾一听就知道坏了,连忙将自己准备讨她欢心的心思解释给她听。小周氏默默听着,看他忐忑懊恼生怕她不信的罕见的傻模样,其实信了七成,为了撵他走故意装成不信,非要他真处置了才信。 为了证明自己,楚倾乖乖回去了,翌日京城就传出了一个震惊的消息。 云阳侯楚倾看上了周家二姑娘,非卿不娶,还为了她遣散了侯府里的歌姬。 紧跟着楚倾就来提亲了。 方氏还是不太信他,怕他只是做做样子,劝小姑子别上当。小周氏早有了打算,坚持要嫁,周寅夫妻无奈,只好准备嫁妆。 八月里,小周氏再次嫁进了楚家。 媳妇没进门前楚倾当了快半年的乖孙子,媳妇一进门楚倾立即变了态度,夜里花样百出。小周氏累得不行,软声求他赶紧歇了,楚倾不听,抱着她稀罕,几十年没抱了,他攒了不知多少力气。 花烛静静的燃烧,烛光漫进纱帐,柔和朦胧。看着男人俊美的汗湿脸庞,听着他低哑醉人的声音,小周氏没骨气地又陷入了其中,心底不由自主生出了一丝期待。 如果他真能做到…… 才冒出个念头,小周氏便强迫自己别那么想,这男人是毒,她再次丢了心,那就没救了。 次年五月,小周氏再次生了个女儿,夫妻俩凑在一起看,都觉得这就是他们的菡菡。 楚倾心都要化了,抱着女儿亲了又亲,小周氏靠在床头,在丈夫转身的那一瞬,捕捉到了他眼里的泪光。 这是小周氏第一次看见丈夫落泪,在她眼里,楚倾是宁可流血也不会流泪的人,但今日…… 回想这一年,她怀孕楚倾都夜夜不落地守着她,没去找别的女人,或许,她真的可以信了? 出了月子,楚倾再同妻子亲热时,明显感觉到了她的变化,楚倾知道原因,他没有点破,只对她更好。 楚菡三岁时,楚倾将外甥侄子们叫过来玩。 十岁的程钰冷着一张小脸,想要摸摸表妹脑袋,被五岁的周文嘉推开了,拉着表妹要去旁边玩。楚菡最喜欢这个表哥,笑嘻嘻跟着他跑,小女娃穿了粉色的裙子,像是蝴蝶在花园里开心地飞。 程钰并不是特别喜欢小孩子,见表妹有人哄了,他就不管了,跟周文庭在一旁看着。 凉亭里面,楚倾看看孩子们,跟妻子说悄悄话,“文嘉这孩子不错,对菡菡痴心一片。” 一个是女儿,一个是亲侄子,小周氏当然同意,只是看看外甥,愁道:“那怀璧怎么办?听你所说,含珠是个好孩子,就算怀璧去福建时还会遇到她,可她爹娘都没了,也是可怜啊……” 楚倾捏捏她手,笑得十分得意,“等着瞧吧。” 含珠也是他女儿,他怎么舍得不要她? 没过多久,远在杭州的江寄舟就收到了一份意外的吏部调令,命他去京城国子监做事。 江寄舟心中奇怪,但又不能不去,只得带着妻子女儿搬去了京城。 进了京,偶遇楚倾一家三口,因含珠与楚菡容貌简直一模一样,双生子似的,楚倾就提出认含珠为干女儿。他是侯爷,如此屈尊降贵,江寄舟怎好拒绝,再加上楚倾夫妻平易近人,两家很快就成了至交。 这日含珠受邀来侯府玩,与楚菡周文嘉还有小丫鬟们一起玩捉迷藏,周文嘉蒙着眼睛数数,她们分散跑开。五岁的含珠早就看好了一个地方,哪想跑过去时旁边小道上突然走出来一个少年,含珠没有防备,小小的身子立即栽倒了下去。 程钰是受姨父之命来花园玩的,也没料到自己会撞到人,赶紧去扶,“你没事……含珠?” 他见过含珠,知道这个跟表妹一模一样的女娃,只是见面次数不多。 含珠也认得他,轻轻喊了声程表哥,没有生他的气,可是她脚踝疼得厉害,杏眼里就浮上了泪珠,将落未落的,可怜兮兮。 程钰很是自责,低声赔不是,然后去扶她。 含珠崴了脚,走不好路了。 “我背你。”程钰想也不想就蹲了下去。 含珠抹抹眼睛,趴到了他背上。 程钰刚要起来,忽然闻到一股清幽的香,他看看四周,以为是花树上的,没有上心,可是等他将小姑娘背回屋放到榻上,那香味还是没散,他看看面前泪眼汪汪的女娃娃,鬼使神差凑了过去。 他想闻闻她脑顶的,含珠却以为他要跟她说话,就抬起了头。 于是少年俊朗的脸就对上了她白净的小脸。 大眼瞪小眼,短暂的静寂后,程钰莫名心跳加快,匆忙后退。 含珠歪头看他,不懂了,“程表哥怎么脸红了?” “没,没什么,我去看看郎中来了没。”程钰结结巴巴地道,转身就走,走到门口,他不知为何回头。 含珠见了,朝他笑,甜美可爱。 那一瞬,程钰好像听到了自己的心跳声。 作者有话要说:  写到最后佳人是笑着的,你们呢? 好啦,小媳妇正式完结啦,希望大家对你们看到的还算满意! 隔壁新书《美人娇》已经开了,大家可以去看看哦,如果那本不合你们口味,欢迎收藏佳人的专栏,以后佳人有新坑会提醒大家的,你们收藏对佳人也很有意义,拜托啦! 网页读者点这里:,手机读者点这里:,进去后都有收藏字样提示的,爱你们! 谢谢姑娘们的地雷,么么哒~ 路飞桑扔了一个地雷 懒懒玥扔了一个地雷 17593578扔了一个地雷 17593578扔了一个地雷 桃桃桃桃子扔了一个地雷 17593578扔了一个地雷 chriskakashi扔了一个地雷 迷你小熊...

223|定王番下2015-09-22 10:18:46

222|定王番外2015-09-21 01:08:11

221|文庭番外2015-09-20 20:01:53

220|大结局下2015-09-20 00:33:24

219|大结局中2015-09-18 20:49:07

218|大结局上2015-09-17 23:04:58

217|2172015-09-16 19:30:27

216|2162015-09-16 02:00:55

215|2152015-09-15 13:11:17

网友评论

  • 04-20 10:32

    kking0001
    kking0001(评)好看,谢谢分享

    查看(0) 回复(0)

  • 03-27 10:52

    yully008
    yully008(评)好看,推荐,谢谢分享

    查看(0) 回复(0)

  • 12-07 16:23

    sltianyou
    sltianyou(评)好看

    查看(0) 回复(0)

  • 09-09 09:26

    zjhlxr
    zjhlxr(评)赞个

    查看(0) 回复(0)

  • 10-21 18:10

    44444
    44444(评)谢谢分享

    查看(0) 回复(0)

  • 10-17 00:34

    mwsd_1234
    mwsd_1234(评)看着很好看的样子~,谢谢分享~

    查看(0) 回复(0)

  • 07-10 15:22

    問說
    問說(评)好看

    查看(0) 回复(0)

  • 06-24 22:31

    繁华
    繁华(评)好看

    查看(0) 回复(0)

  • 06-07 21:14

    澈流苏
    澈流苏(评)

    查看(0) 回复(0)

  • 04-23 09:15

    5616哦我
    5616哦我(评)新来的

    查看(0) 回复(0)


网络小说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发邮件,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2-2020 澳门银河官网娱乐平台 All Rights Reserved

澳门银河娱乐场官方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