扑倒老公大人

澳门银河娱乐场官方网

类别:澳门银河娱乐场官方网澳门银河官网 作者:吉祥夜 书名:扑倒老公大人

    只见陆念之一个趔趄,差点摔倒。

    回头看了小张一眼,而后,朝着招待所的方向发足狂奔。

    小张看着陆营长的背影,笑了,大喊,“陆营长!嫂子住在二楼左边第三间!”

    陆念之一口气跑进招待所,隐约觉得招待所里确实比平时多出来一些人,不过,见小囡是他当务之急,顾不得其它,一步四五个台阶地跨上了二楼。

    左边第三间…岙…

    他站在门口深深吸了一口气,刚才急迫的心情忽然在此刻冰冻了,他有些不敢敲门……

    再一看自己,七天没有刮胡子,七天没有换衣服,这张脸,也只是在极度疲倦的时候用冷水冲了冲让自己保持清醒,至于发型……完全没有发型了好吗?

    他不禁懊恼,怎么不把自己收拾一下再来见小囡?这样子,会不会吓坏她掌?

    如此一想,立马转身,准备回去先洗个澡刮个胡子。

    可是,就在他转身的瞬间,门,却突然开了……

    “这位兄弟,是找我吗?”

    一个脆生生的声音响起。那声音,在他梦里百转千回,如此熟悉……

    他浑身一震,热血沸腾,立刻回身,只见倚门而立的笑吟吟的女孩是朝思暮想的谁?

    他的目光牢牢地盯着她,恨不得将她的每一根汗毛,每一个毛孔都看个清清楚楚,恨不得,将她就这样牢牢缩在自己的眼球里,再不离开他视线半步……

    她长大了……

    比从前更美了……

    长发还不曾及腰,瀑布一般流泻下来,垂在胸口,乌黑的发质在阳光下闪着亮光。这样的黑亮,更加衬得她唇红齿白,眉目如画,穿一袭藕色连衣裙,裙长刚好到膝盖上方,花苞似的形状,层层叠叠,如荷色初绽,芙蓉新装,难怪小张说,美得跟天仙似的……

    可是,这一切,是他在做梦吗?

    而她,也在这一瞬间凝住了笑容,呆呆地看着眼前这个蓄满胡子的男人,这是谁?

    头发倒是部队清一色的寸头,眼睛虽然布满红血丝,可是,却依然亮如星辰,身板笔直,面容俊朗,分明是她夜夜刻骨思念的人儿,但那满腮的胡子是怎么回事?那一脸的憔悴又是怎么回事?他这是从哪儿来啊?是有多辛苦才让自己变成这个样子?

    满腹相思顿时全部化成了心疼,不顾一切,泪水涟涟地冲进了他怀里,抱住了他的脖子,那么自然,那么熟稔,仿佛他们从来没有分开过……

    满抱了她带着淡淡香味的温软身体,他终于确定他没有做梦,他的小囡真的来了!

    “小囡!”他几乎哽咽,下意识地把怀抱收拢,她这是要让他有多感动?

    忽的,楼下传来窃笑低语声,陆念之微微仰头,将怀抱松开,楼下可不是能将走廊上一切都看得清清楚楚吗?

    猛然转身,冲着楼下大喊,“干什么呢?都闲着是吗?”

    楼下诸多小兵,顿时有序地火速散开,陆营长下一句别是:闲着的话都给我跑圈去!他们可是好不容易趁着午饭后时间溜了假出来瞧瞧这两天传遍营地的美若天仙的姑娘的……

    陆念之有些抱歉地看了眼小囡,“他们……太热情……”也不知吓到她没有……

    小囡含笑瞪他,“快进来!”虽然说,她来看她的男朋友光明正大,没什么可躲藏的,可是,还是不希望自己和他成为展览品不是?

    把他拉进屋,马上就“砰”的一声把门给关上了,并且重新投入他怀抱,这一次,再不松手。

    静静地相拥,仿佛时间在这一刻停止了一般。

    彼此的心,却跳得飞快,应着对方的节奏,诉说着这相思……

    直到后来,他想起了什么,才问道,“小囡,吃过饭没有?”

    “吃过了!”她仰起脸来,脸蛋红扑扑的,双眸清亮,“你呢?吃过了吗?”问完便想起他这番模样过来,哪里像吃过饭的样子?马上道,“还没有吃的吧?我去食堂给你买来。”

    他目光如凝在了她脸上一般,怎么也舍不得移开,笑道,“哪有让你给我买来的道理?应该我给你买才是!”

    “这是什么话?”小囡可不满了,嘟了嘴嗔他一眼,“难道我这么大老远的来,非但不能给你分忧,还要成为你的负担不成?我自己能照顾自己!也能顺便把你给照顾了!你等着,我马上就回来!”

    说完,压根没给他说“不”的机会,风风火火地就出了门。

    他的模样,分明已经累到极致,还是让他先休息一下吧,招待所就有食堂,她这两天自己就在这吃的饭,没什么不习惯。

    他想了想,决定听从她的“命令”,老老实实在房间里等。

    斜靠在床上,让自己得以稍稍放松,看着房间里她的箱子,她的衣物,以及其它属于她的一切小物件,心里异常踏实,内心深处一个声音傻子似的在一遍遍地重复着,“她来了!没错!是她!她真的来了!”而每重复一次,他脸上的笑纹便宽了几分,最后,他尽盯着天花板傻笑了,若让战友看见他这幅一样,完全无法相信这傻小子似的人物会是陆营长……

    到底是疲惫的,笑着笑着,还是不由自主进入了梦乡,而因为她的到来,因为知道自己睡在她房间里,睡得十分安心,安稳。

    小囡打了饭回来的时候,便只看见和衣睡在床上的他了,竟然连鞋也没脱……

    她心疼极了,这是有多累啊……

    摇着头暗暗叹息,把饭放下,再舍不得叫醒他,只轻手轻脚给他脱了鞋,让他好好睡一觉,自己则坐在旁边,凝视他的睡颜。

    忽略那些横生的胡茬,四年的时光,他几乎没有什么改变,还是那个不经意一瞥,会让人惊艳的念之。

    她撑着手肘,托着双腮,就这么一直守着他看,好似,要把这四年不见的时光全部补回来,要这么一次就看个够!仿似这样,便可以向粟粟证明,她没有忘记他的模样!他和她心中的他分明完全一样……

    陆念之醒来的时候,第一眼便看见一双亮晶晶的眸子,直直地盯着自己,眼前的人儿面若桃花,肤色凝光,眼波凝结处,全是痴醉和迷恋……

    他不禁笑了,“看了我多久了?”刚睡醒后的嗓音,透着些许沙哑。

    小囡这才收回目光来,脸上红云笼罩,顾左右而言他,“我见你睡着了,就没叫你吃饭,饿了吧?过会儿就可以吃晚饭了,要不,你再睡会儿?”醒来后的他,眼睛里红血丝看起来更多了,是没休息够吧?

    “不用!”这么几个小时,让他感觉体力恢复了不少,“你好不容易来一次,怎么能把时间都浪费在睡觉上?你不会我睡了多久,就看了我多久吧?”他看着她下巴处撑出来的印子,开玩笑地道。

    “是啊!我要好好看一看你的样子!再不多看几眼,我怕我会把你给忘了!”她也开玩笑地回。

    却不曾想,说者无意听者有心,陆念之心里微微一沉……

    不愿让她察觉自己情绪的细小变化,他继续开玩笑,“早知道你会这么傻看,我来之前就该刮刮胡子的,这模样,实在对不起我海军第一帅哥的盛名!”

    “……”小囡笑了,连这自恋的毛病都还一样没改,干脆捧他一捧,把他捧上云端算了,“不用不用!这样才爷们!”

    他爽朗地大笑起来,不管怎么样,她的到来,都让他万分喜悦……

    从床上起来,进浴室洗脸,里面一次性用具都有,连剃须刀都有,修了修边幅,还是感觉人清爽多了。

    在他刮胡子的时候,小囡伸了个脑袋进来,笑问,“咦,把你爷们象征的胡子给刮了?”

    他从镜子里看着她红扑扑的脸,忽然想到,这么硬戳戳的胡子扎在她脸上会不会疼?如此一想,心里某个地方和身体某个地方都热了起来……

    他清了清嗓子,把目光移开,却不受控制地,隐晦地问了句,“你确定喜欢胡子?”

    什么意思?小囡瞪大眼睛,纯洁的脑袋开始各种幻想,他的意思是……?他今天好像还没吻过她呢……想起他们最后一次接吻,是在那年的大院花园里,短短的十分钟……

    仿佛感觉到他的唇他的齿在自己唇上肆虐而过一般,她脸色绯红,有些心旌意摇起来,情不自禁舔了舔唇瓣。

    陆念之分明是看着镜子里自己的下巴,可是,眼睛的余光却始终管不住要去看她,正好将这一幕看在眼里,这个动作实在太有诱/惑力了,他身体再度一热,连带着手一抖,竟然刮破了皮,血涌了出来,染红了洁白的泡沫。

    “啊?出血了!怎么这么不小心!”她赶紧跑上前去,要看看有多大的口子。

    他苦笑,这罪魁祸首不就是你吗?如今还离他这么近,她的呼吸全喷在他脸上了,混合着她身上的香味儿,这是要挑衅他的忍耐力吗?他多辛苦才忍住抱着她狂吻的冲动……

    任她手忙脚乱把他下巴的血和剃须泡沫都给清洗干净。

    “好了,还疼吗?”小囡伸出柔白的指尖,摸着他细小的伤口,关切地问道。

    那暖暖的,痒痒的,酥酥麻麻的感觉,一直挠到了心里。他发现自己的呼吸竟然开始变得急促,这也太不争气了,这么经不起诱/惑……

    “没事儿!擦破点皮算什么!”一把抓住她的手,不让她再胡闹,“走,带你出去走走,我回宿舍换套衣服,然后一起去吃晚饭。”

    “你确定不睡了?真的休息好了?”她的食指顺势勾住他的他的手指,摇啊摇地问。

    “嗯!走吧!”

    她开心极了,得寸进尺地挽住了他的胳膊。

    他默许了,微微地笑着。

    可是,到了外面,她却自动松开了手,和他并排着走着,却保持着些许距离,还冲他做了个鬼脸,“捍卫你的形象!”

    他笑,这丫头,太懂事了点……也太容易满足了点,此刻,在他脚边活蹦乱跳地走着,满脸都是欢喜。一路,遇见几个战友,她倒是跟他们都处得相熟了,还跟人家打招呼……

    他回宿舍换衣服的时候,她没跟上去,只在楼下等,交待他一定要穿整齐精神一点。

    他不懂她葫芦里卖什么药,他一直都整齐精神……

    等他换好了衣服下来,他才知道,她这一刻意的叮嘱是为了什么。

    她竟然在前面领头,带着他往办公楼走。

    “去哪儿?”他诧异地问。这丫头对地形很熟悉嘛……

    “去找你们首长啊!你补个报告,赶紧让你们领导批了!”她还看了看时间,催促,“得快点了!不然下班了!”

    “……”报告?他大约明白是什么意思了……脚步也迟疑起来,“小囡,什么报告……”

    她停下来,惊讶地瞪着他,仿佛他不明白什么报告是不可原谅之事,“结婚报告啊!你怎么变木了?”

    好吧,第三个问题来了……

    “小囡……”他面色变得郑重,“结婚这件事……我们得好好商量一下,不要这么草率……”

    “草率?”小囡觉得自己满腔的热情被一桶冷水浇了下来,“你觉得我这么大老远来跟你结婚是草率?!”她容易吗?从家里偷出来的户口本,打着爸爸的旗号各种“坑蒙拐骗”弄来的材料和介绍信,好不容易才找到这个海军基地,回去还不知道是什么后果呢,他觉得她是草率?这极大地挫伤了她……

    她眼里的失望让他心痛,可就这么顺着她的意结了婚,他会更心痛,她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

    “小囡,结婚是一辈子的大事,慎重一些总好些,你说呢?不能意气用事的,我们先商量一下行吗?”他已经觉察到她的愤怒,希望能尽量地不要激怒她,她的脾气他是了解的啊……

    她白皙的脸上笼上一层怒色,似乎在隐忍,“陆念之,回答我一个问题,你是不是有别人了?”

    “没有!”他赶紧否认,她这是想哪去了?

    得了这句话,她立时云开月明了,面容重新变得娇俏起来,“那就行!走吧!”她转身,继续往办公楼的方向走。

    “……”他只好拉住她,规劝,“小囡,至少不急在今天啊……”先稳住她,再好好做工作吧……

    “怎么不急?”她急得快跳起来了好吗?他以为她有很多时间吗?就几天而已!她出来一趟得多不容易啊!还找人弄了个学校社会实践假活动报告,回去对爸爸说,要外出调查几天,而且还用了一个晚上的时间跟哥哥做工作,说明自己因为工作的关系要出门,几天就回来,唯恐哥哥又做傻事啊!他却在这说不急?

    “小囡……你听我好好说……”他该怎么说服这任性的丫头?“小囡,你看看这情况,我暂时还回不去,就算结婚了,我们也不能在一起啊!”

    小囡嘟着唇,眼泪都快出来了,“就是因为这样,我才要结婚!”

    他猛然想起她刚才说的话,再不多看几眼,她怕她会忘记他长什么样子……

    这丫头,到底是想用婚姻来证明她爱他,忠于他,还是在害怕什么?

    如果是这样,他更不能在此时娶她了,那不是等于耽误了她吗?

    “小囡,别哭。”看见她眼里亮晶晶的东西,他整颗心都在揪着痛,一个姑娘家,不远万里跑来这天涯海角要跟他结婚,他却不能给她想要的,他怎么不痛?只是,却万万不能因为这样而顺了她。四年前,他下定决心要娶她,是因为他自信能够保护她,能够在她身边陪着她,能和她一起承担她的重任,但是,四年后的今天,他却和她天各一方,他非但不能帮到她,还会成为她的羁绊和束缚……

    小囡的孩子气在他面前显露无遗,甩开了他的手,赌气道,“我就哭!我找你们领导去!说你欺负我!”说完真朝办公楼走。

    他哭笑不得,这孩子,一会儿勇敢坚定得像个大人,一会儿耍赖撒娇像个小孩,可无论哪一面,都只一个词形容:不讲道理。

    “小囡,我只是怕委屈你!你看看我们这地方,没鲜花,没钻戒,没礼服,没宴席,没双方父母见证,结婚一辈子一次,哪能这么简单呢?”

    “没鲜花有浪花啊!”小囡一听他不肯结婚是这个原因,马上又笑逐颜开了,而且开始翻包包,从包里拿出一个首饰盒来,打开,钻戒在偏西的太阳底下折射出夺目的光芒,“至于钻戒,我已经准备好了!礼服我也带来了!没父母见证,不是有你们领导吗?”

    陆念之愣住了。眼眶有些涩涩地痛,怎么会有这么傻的姑娘?“小囡……”他不知该说什么了……

    小囡见他还在迟疑,火大了,她都做到这一步了,他还要怎样?

    将戒指盒一关,瞪着他道,“陆念之!在结婚这个问题上你怎么像个娘们似的不干脆!”说完,觉得这是对广大女性同胞的侮辱,马上又道,“不对!是连娘们都不如!”

    他既好笑又觉得无奈,这话,还真是适合小囡的台词……

    “你说吧!你到底是怎么想的!别给我遮遮掩掩的!你只要告诉我一句,你陆念之已经不爱我了,那我马上打道回府,绝不给你添烦恼!我宁小囡也不是嫁不出去的!”小囡上了火,话里也难免带了火药味。

    “……”他怎么会不爱她?

    “你说啊!陆念之,你还爱不爱我?”她逼视着他,不逼出答案来,是不会罢休的。

    面对她咄咄逼人的目光,他无处可逃,更不可能说出“不爱”这两个字,只好道,“小囡,我当然爱你。正因为爱你,才希望给你最完整的幸福,而不是在这么简陋的条件下,在我们相隔这么远的时候娶你,绑住你。结婚以后,我依然在这里,而你回北京,这期间,如果你遇上事,我帮不上你,你累了,我也不能给你分忧,那和没结婚有什么区别?”

    小囡隐约嗅出点什么味道,微眯了眼逼问他,“你的意思是说,我要找一个人结婚,是要给我分忧的?是能给我帮忙的?”

    “那是当然……”这是一个男人,给一个女人婚姻承诺的时候必须做到的事。

    “因为你不能,所以不娶我?”她一点一点剖析着他的话,“换言之,如果我在北京遇到这么个人,我是不是就可以嫁给他了?”

    他一怔,虽然他不是没想过这个可能,可是,从她嘴里说出来,还是让人觉得难受,然而,他的沉默却让小囡明白了,原来他真有这打算……

    她觉得自己快被他气疯了……

    她一个女孩子,自己偷了户口本买了钻戒礼服送上/门来给他当老婆,他却打着主意把她往外推……

    咬着唇,满目怒火地瞪着他,一时气得说不出话来。

    “小囡……”他也觉得自己摊上大事儿了,小囡这表情,他当年罚她站军姿的时候都没这么多仇恨呢……

    “别叫我!”她总算把自己的思绪理清楚了,吼住了他,一条一条说给他听,“行!陆念之!你给我听着,现在摆在你面前有三条路,你可以选择一下。第一,我不跟你结婚,不为难你陆营长,我马上回北京去!挂个牌子站马路上,上写:征婚。某女,22岁,大学本科,身高体重模样自己看,庄美公司继承人,家产自己算,欲求一佳婿,只要在我累的时候给我捶腿,在我扛不起箱子的时候替我出力即可娶回家。我就不信,这征婚会没人应征,第一个来应征的,就是我的丈夫,我马上和他去登记结婚!”

    “……”他脸都绿了,“小囡,你这不是赌气吗?”

    “你管我呢?你凭什么管我?有什么资格?”小囡没好气地抢白他一顿,接着说,“第二条,想要我不赌气也行!”她晃了晃脚,“这脚上的铃子是你送我的,是你自己在我满月的时候就把我给定下来的,现在要反悔是吗?告诉你!不行!陆念之,我偏偏中意你了!我就要嫁给你!你如果不想娶,就得让我心服口服!古时候不是有比武招亲吗?我们就来个比武退亲!你打赢了我,我就答应你回家!请注意打赢的标准!你也知道我宁小囡轻易不肯服输的!你不把我打得断手断脚怕爬不起来,那都不算赢!”

    他的脸由绿转白……

    他打她?还打得她断手断脚爬不起来?他舍得吗?“第三条?”他试探着问。

    小囡瞪了他一眼,“我劝你还是选第二吧,第三你不愿意的!”

    “说说……”这两条路分明是挤兑他的……

    “第三条嘛……”她哼了哼,“马上写报告,请领导批示,给我戴上戒指,我们结婚!”

    “……”绕了个大圈,又回到原点啊……这丫头,到底还是个孩子……他轻笑,“小囡……”

    “别叫我!”小囡听到他这温柔的呼唤就觉得堵心,后面又是一堆劝她别任性的理由吧?她不要听!愤慨之下,腾空一脚,朝他踢了过去,“我替你选了!就第二条吧!打赢我,我马上走人!”

    他大惊失色,这丫头,几年不见,脾气还是这么的火爆,她可是穿着裙子呢……

    一边躲闪的同时,一边忍不住观察了,还好这荷花苞似的连衣裙层层叠叠,而且里面那层是裙裤,不是裙子,不至于走光……可是,丫头,你的行为能对得起这裙子吗?还穿着高跟鞋呢……

    他顾虑过多,再者许久没有她这样的“训练”,他一时也没提防,虽然躲闪得快,高跟鞋鞋跟还是刮到了脸,有些辣辣地痛。

    还没喘上一口气,她的拳头又砸过来了,他哪敢还手?就连招架都不敢,唯恐自己力度没把握好,把穿高跟鞋的她给震飞出去,那他真是没事找抽了……

    于是,只是左躲右闪的,躲避着她的攻击。

    可小囡的武术冠军也不是白拿的,心中又有气,一招一式都凌厉无比,好像非要逼得他出手似的,天气燥热,陆念之不禁被她逼出汗来了……

    “小囡!君子动口不动手!”他躲,他逃,可小囡步步紧追。

    “你不是君子!你不守信用!我也不是君子!我是女人!”她话音刚落,一脚又飞了过来。

    他躲开,一头汗……

    眼看她一个三百六十度旋转,另一只脚又飞了过来,他索性不躲不让了,任她一脚踢中他胸口,而后,整个人飞了出去,落在地上。

    他捂住胸口,面呈痛苦状,倒地不起。

    小囡大惊失色,她以为,以他的身手是完全能躲开的,她可没想过真的要伤到他,他受伤,她比自己受伤还难过呢……

    “念之!”她急了,赶紧奔了过去,扶着他坐起来,“怎么样?踢伤了吧?我陪你去看医生!”

    “疼……”陆念之捂着胸口,皱着眉,五官都扭曲了。

    这么严重?

    “糟了,念之,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你能走吗?要不要担架来?”她后悔极了,也不敢动他的伤处,唯恐踢到了骨头,“要不,我给你们这儿的医院打个电/话吧,请他们派人来……”她准备起身去拿掉在地上的包。

    “别……”他见她真要打电/话,赶紧拉住了她,痛苦的表情消失,取而代之的狡黠的笑容,“我没事……”

    小囡一愣,终于明白过来,原来是骗她的……

    这个骗子!

    她脸一板,又待发怒,他却立马又按住了左心口的位置,这一回,却认真地道,“不过是真的疼,这里疼……看见你难过,我心疼……”

    小囡听了心一软,怒气消散,继而涌上的,是太多太多的委屈,一拳打在他肩膀上,抱着他的脖子哭,“那你还让我难过?你这骗子!大骗子!彻头彻尾的骗子!小时候就骗我!骗我的心!骗我要跟我结婚!害我巴巴地盼望着!你又跟我反悔!”

    “别哭,小囡,别哭……”他有些尴尬,扶着她站起来,不知何时,周围已经多了好些观众了啊……

    小囡也注意到了,面红耳赤,抹着眼泪。

    “哟,陆营长,你媳妇儿身手不错啊!”有人开玩笑。

    陆念之自豪地笑道,“那是,全国武术冠军呢!”

    “啧啧!”更有人赞叹起来,“我们陆营长搏击可是全军第一啊!我看,这能打败陆营长的,也只有他媳妇了!”

    陆念之的笑容更加春光灿烂,“呵呵,挨媳妇儿打是一种幸福和荣幸啊!”

    这明显是在拉仇恨啊!饱汉不知饿汉饥啊!你让这满营地没媳妇在身边的男人们怎么活?

    有人不服气了,“陆营长,怎么把媳妇儿惹生气了?把你往死里打?”

    “哪有!媳妇许久不见考我拳脚长进了没有,这不,以为我被误伤了,在这难过着呢!”死要面子一回……

    小囡很自觉很配合地给他拍了拍衣服上的灰,还冲着其他看热闹的人难为情地笑着说,“是啊是啊……”

    “找个武功高强的媳妇就是好……”陆念之决定撤退,当然,撤退前要无耻地得瑟一回……

    在众人羡慕嫉妒可是不恨的目光中,小囡尾随他火速撤离,留下一帮大老爷们在那望着别人的媳妇兴叹,最后酸溜溜地说了一句,“嗯,武功高强的媳妇儿确实好,被修理得好……”

    而已经走远的小囡和陆念之一前一后地走着,各怀心事。

    忽然,小囡从身后抱住了他,眼泪滴在他背上,“念之,你错了,你知道吗?你低估了你媳妇儿的能力,你知不知道,在这四年里,你媳妇儿已经长大了。全优毕业,无可挑剔的优秀毕业生。在妈妈公司当总经理助理,基本已经胜任了总经理所有的工作,妈妈说公司已经完全可以交给我了。我会做饭做菜,我做的菜哥哥可喜欢吃了。我可以把一个公司管好,也在学着把家治好。我知道,你一直懂我的责任和艰难,你一直想给我分担,你希望我像乐颜那样轻轻松松地生活,可是念之,你都没有问过我,我到底怎么想的。

    我不需要躲在你的翅膀底下避风避雨,我可以自己飞得很好很高,也许会累,也许会有风雨,可是,我很快乐,因为我找到了自己生存的价值,我的努力能让全家人安居,这让我觉得幸福,更重要的是,无论什么时候,只要我想到,我还有一个你,会在任何时候无条件地支持我支撑我,我就什么都不怕。这种支撑并非一定要你在我身边,也不一定要分担我的工作,它来自精神,来自心灵,就好像,我们分开四年,我却一直感觉你在我身边一样。

    这四年里,我把所有的时间都用来学习和想你。有时候是辛苦的,甚至枯燥的,可是,我从来没觉得寂寞,因为,你始终在我心里。在我坚持不下去的时候,我会想起你陪我一起念书的日子,想着你在这边没日没夜地和我一起奋斗,就一点也不孤单了,想着我们各自都在努力地成长为最美好的样子,便看见了希望,好像,浑身又充满了力量。真的,只要想到你,想到你那句‘小囡,记住,无论什么时候都还有一个我’,哪怕是哭,我也哭得无畏无惧……念之,不要再把我当小孩,总想着要给我一个安乐窝保护我,我长大了……”

    他挺直着肩膀,任她哭泣着趴在他背上诉说,任她的泪打湿他的衣服,等她说完,才缓缓转过身来,伸出手指来给她擦眼泪,“这哪里是长大了呢?分明还是个爱哭的孩子……”

    坚持了四年,坚强了四年,也许以后都要继续坚持坚强下去,她这辈子,注定要烙上“女强人”这三个字,可是,也只有在他面前,她才会想哭,才会像个孩子……

    原本诉说完之后渐渐止住的泪水,被他这么一惹,又想起刚才他拒婚的委屈,眼泪更多了,扑进他怀里抱着他的腰,用力说,“我就是想,在我想哭的时候,能在你面前哭得名正言顺!你个混蛋!”

    “……”这个傻孩子……他轻轻抚着她的头发,唇,擦过她的发丝,声音温柔如水,“傻瓜,再哭,首长就走了……”

    “……”啊?什么?!她脑子拐了个弯,才终于想明白他话里的意思,眼泪还没干,愣愣地看着他。

    “走了,媳妇儿!打结婚报告去!”他牵着傻愣愣的她,往办公楼走。

    她跟在他后面,心情渐渐开朗,于是开始思考,他是怎么转变了想法的?什么时候开始改变的?咦,好像是她追着他打了一顿之后,就改口称媳妇儿了……

    难怪粟粟说,有时候男人要用一个词来形容——贱贱的……嗯,真是贱贱得可爱又可恨……

    ————————————————————————————————————————————

    先更一更吧,估计还有一更,但是要到晚上的……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其他书友在看:澳门银河娱乐场官方网之散财成仙 小医仙:似水流年 隐婚蜜宠:绯闻影后,你好野! 我的绝色美女老婆 秦先生,请予我一生 穿越暴力女天师 我的病娇女友 隐杀 我真不想躺赢啊 暗恋的人也暗恋着你
热门推荐:我有药啊[系统] 敛财人生[综]. 修真聊天群 快穿之打脸狂魔 我真是大明星 美人记 六零时光俏 重生空间之田园归处 娇宠令 头号炮灰[综].

如果您喜欢,请把《扑倒老公大人》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扑倒老公大人392 待你长发及腰56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扑倒老公大人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