尘骨

澳门银河娱乐场官方网

类别:魔幻玄幻 作者:林如渊 书名:尘骨

    林苏青左手横持着哮天毫笔,抵制在身前,阻止着夏夫人的接近。

    夏夫人倒是没看出他手里的笔有何神通,而是裂开薄嘴,露出尖利的牙齿,哂笑道:“哟?左撇子?”

    对峙的关头尚有闲心察觉这样的细微之处,看来夏夫人的身体能否取得出来,对于她当真是不重要。

    “是左撇子还是右撇子,与你又何干。”

    林苏青说着探右手从怀里摸出一片叶子,动作做得丝毫没有掩饰,可谓是明目张胆,那夏夫人的目光有意无意地追随着他的动作,将他的动作尽收眼底。

    很快她的脸上便浮出了的不屑,讥笑道:“不过一片普通的树叶,怎么?情人吹过的树叶?临死前要特地珍藏?”

    “知道你会因为什么而死吗?”林苏青若无其事地将树叶子卡在自己头戴的银冠底下后,随意地垂下了手,在垂下时他刻意将掌心往外倾斜,展示出空空如也的掌心。

    继而补充道:“因为话多。”

    “哼,你左不过是要死的,且容你小子多狂妄两句”

    那夏夫人言语傲慢看似很不屑一顾,然而林苏青的观察细致入微,他精准地捕捉住了一丝细节,便是夏夫人的目光,果然在悄然追随着他的右手,并且她看见了他的右手掌心中,空无一物。

    令夏夫人想不到的是,其实林苏青的这一系列小动作,都只不过是故意而为的假象,是故意要引她的去看。

    他真正的目的其实正是,让夏夫人注意到——他的右手是“空”的。

    “你似乎很提防我。”他忽然说话,转移走了夏夫人的视线,随即持着哮天毫笔的左手抬起来假意地抠了抠鼻尖,引她又看向自己的脸,又道:“是不是怕了?”

    就在夏夫人的目光移走后,林苏青不动声色地将右手背去身后,以手指悄悄地从袖子口勾出一片预先卡在里面的树叶。

    他衡量过,夏夫人之所以迟迟未曾动手,并不是要与他闲话,估计是对他方才临场瞎编“护身符”,仍然存有忌惮。不过她的神情看不出来畏惧,也看不出来慌张,估计是另有办法应付。

    不过,她必然不知道,那其实并不是护身符,而是具有攻击力的敕令。即使她有了对付的办法,那也不是能对付敕令的打算。

    “看来你很有把握能杀了我。”林苏从容不迫地冲她道,“既然如此,何不把你的身份告知于我,也好让我在临死之前增长一番见识。”

    “你不必知晓我的身份。”夏夫人忽然诡谲地发笑,“你也不必妄想着扣住了身体,就等同于扣住了我。”

    “噢?是嘛?”林苏青撇撇嘴,故意如是道,“我不信。”

    虽然心脏在胸口内乱撞着狂跳,但无论是从面色还是神情,综观他外表,看起来都很是镇定。

    尽管只是看起来而已,不过临阵不输气场,毕竟也是御敌的一种方式。

    “就算没有你这样的小子出现,这夏宅的夫人~在七日之后也是必死无疑。哦不,说错了~她只剩两日了。哦不,呵呵呵呵~又说错了~”

    夏夫人咧着嘴狰狞地笑着,尖尖的牙齿一排排露出来,抬高的颧肌挤压着一双飞眼,也因为那狞笑看起来成了两道斜线。

    “因为你,她连两日也活不成了。若是在天亮之前,头仍是无法与身体合二归一,她今夜,怕是要与你一并共赴黄泉了~”

    林苏青装作丝毫不畏惧于她,反倒是挑着高低眉,冷眼瞧着她,问道:“那你呢?”

    “我?”夏夫人冷哼一声,“哼,当然是去寻找新的宿主咯~”

    无论是语气还是神情,都是极端的轻蔑,全然不把林苏青这等小喽啰放在眼里,俄而又道:“小公子莫不是舍不得妾身~”

    “哈哈~恐怕不行了。”林苏青粲然一笑。然他这没来由的一笑,实在是出乎了夏夫人的意外,她登时愣了一愣,随即眼珠子微微一转,像是猜到了什么,神色闪过一瞬间的严肃。

    随即她嗤笑道:“将死之人,你还笑得出来?”

    “是呀,你居然还笑得出来。”林苏青将原话奉还。

    “你什么意思?!”

    夏夫人听出了其中意味,莫不是这小子已有防备?莫不是有陷阱?!

    她顿时感觉不妙,恼羞成怒之下,登时张开了血盆大口冲他扑将而来。

    “那你就先去见阎王吧!”

    分明是个正常的人脑袋,却在她张开大口时,那上下的开合居然将近林苏青的半截身高那么大!

    林苏青大惊,连忙往边上闪过,旋即飞出手里的树叶,那树叶之上有他提前画好的大网,大网立刻具现,飞扑而出将夏夫人的头颅全然兜住。

    显然,哮天犬的神力远远高于这“夏夫人”的修为,此时此刻,纵使夏夫人的大嘴如何去撕咬,那大网紧贴着她的脸上形态,随着她面部的肌理的变化而变化,令她无论如何始终啃咬不到。

    说时迟那时快,林苏青立刻再度取出一枚树叶,随即又是一张更大的网跃然飞出,连同兜着夏夫人头颅的网一并缠裹在铁箱子上。

    这张大网将夏夫人的头颅和铁箱子统统裹了起来。

    紧接着,他持笔冲着夏夫人的脸,在她脸上画下一道敕邪令。

    刚一着笔,夏夫人就是连连参加爱哦,当最后一笔落成,当场便是一声极为凄厉的尖叫!呼啸如疾风!

    林苏青惊得浑身一震,赶忙抽了一枚早已画好了符令的叶子塞进她嘴里。顷刻,她便只能狰狞着张大了嘴:“你……你是……”旋即是半点声音也发不出来。

    她脸上的符令,加之嘴里的符令,当场重重生效,刹那乍现出耀眼的金赤色光芒,光芒比从前更为巨大更为刺眼,明晃晃地令林苏青都不禁要抬起手臂以袖子遮了遮自己的眼睛。

    大网在金光之中化散成了几缕空墨,待到金赤色光芒散去,林苏青打眼一看,夏夫人的头颅骨碌碌地滚落在地上,于脖子下面缓缓的淌着血水……

    死了……

    死了?

    死了!

    死了。

    一时间,他的心中生出千头万绪。

    当他看到眼前的这一幕瞬间,他知道,妖怪,已经死了。同时也知道,夏夫人,也已经死了。

    夏夫人的死,在他心中所产生的愧疚感并不多。因为方才妖怪说过,就算没有他林苏青的出现,夏夫人也只有两日可活。

    所以,他没有觉得早死或晚死有太大的区别,而是觉得,这也算是给了夏夫人一个干脆,一个解脱吧。

    于夏夫人,她应该是需要的。

    同时,他还有疑惑——妖怪,居然就这样死了,这样轻易?嗯,这样轻易的死了。

    没有激烈地搏斗,没有殊死地抗争,单单只是因为几张小画,单单只是用了几道敕邪令,就这样死了。

    死得如此轻巧,死得如此突然,突然得令他毫无防备。

    他惊诧,居然是真的就如此这般简单的就死了,居然还是他亲手杀死的。

    如梦似幻,连他这个置身事内之人,都难以置信,然而事实真相即是如此——的确是他杀死了妖怪,亲手而为。

    他回想着方才的一幕幕,蓦然发觉,敕邪令的威力……似乎……是变强了?

    山苍神君曾有指点,敕邪令就像是影子,使用者越强它则越强。以前他自己所绘的敕邪令,大约只有一星半点的驱避的作用吧,而且似乎是仅仅能驱散那些小鬼,连方才五花大绑被夏夫人触碰到时,也只是把“夏夫人”击飞罢了。

    现下,却是能直接杀死了。

    这其中,会不会与他先前所修习的心经有关呢?

    如是他又回想到,于先前,主上在亲自赐予他这道敕邪令时,对于当时一无所知的他,便能轻易的劈死徐家的儿媳妇那样的行尸走肉。

    如若,主上所赐予的符令,放在现在的他的手中,那会是如何?是不是更加强?

    如若是以后……

    又会是如何……

    他不过才习过入门的心法,不过是才领悟了第一篇经文。

    竟然就在无声无息中变强了?

    起初还以为只是感知变得敏锐了,怎样也没有想到,力量居然也随之变强了。果然如狗子所言,修内而强外吗?

    单是这小小的一件事,只是这尚算轻易地杀了“夏夫人”,就令他明白了——狗子说得没有错,不可估量的力量是由内而外的。比如方才,比如现在。

    且的确是悄无声息的变化,就拿他自己来看,若不是一时的好奇心,若不是作死想试一试……恐怕连他自己也无从知晓,其实自己已经变强了。

    与此同时,他也切身的领悟了——修内的变强,不止是不可估量的变强,并且是由内而外无声无息地变化,是完全不曾觉察的变化。

    他看着滚落在地上的夏夫人的头颅,看着她那圆瞪鼓胀的眼珠,看着那脖子缓缓流淌出来的鲜血,脑中不由自主地回想着自己与这位“夏夫人”从始至终的交谈和交手的一幕幕。

    脑中猛地记起当初从四田县出发前,主上说过的一句话——“遇事镇静,不可慌乱,一身正气,妖邪自然不敢侵你。”

    原来并不是当初理解的那样简单,原来主上的那句话并不只单单是为了鼓励他不要害怕而说的。

    联系方才的一切,他原本是仗着有敕邪令作保,自信有把握能安全逃脱,所以适才他能够临危不惧,至少是装也能装出冷静与那妖怪对峙。

    估计,那夏夫人之所以没有一回来就直接攻击他,恐怕也正是因了看他过分冷静的因素吧?

    而后当她感觉有不详的异样时,登即就朝他扑来,一则说明她已然不惧怕他身上的那道所谓的“护身符”了;二则说明,或许她仍旧害怕,只是一时间的无法拿捏的惶恐逼急了他,她畏惧了她以为的“异样”。

    那么,夏夫人一开始所防备的,后来有所畏惧的,大约皆是与他所表现出来的从容自若有关系?

    因为他不慌不忙,所以夏夫人则慌了乱了?

    那么换言之,如若早还没有开始的时刻,他就先行失去了凛然正气,是不是妖邪自然就敢来欺他,害他,杀他。

    如是这般分析……

    原来,最致命的弱,叫作未战先惧。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其他书友在看:大自在天尊 废女芳华斗破天 女配的翻身手册 天命狂妃 血族王子求爱记 驭灵天下:极品丑妃要翻身 (西幻)勇者之都 逆天轻狂四小姐 逆天邪神 剑道遮天
热门推荐:龙图案卷集 快穿之打脸狂魔 帝师 被隔壁直男看上怎么办 大导演 韶华为君嫁 王府小媳妇 农家乐小老板 过门 我的贴身校花

如果您喜欢,请把《尘骨》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尘骨第117章 最致命的弱,叫作未战先惧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尘骨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