尘骨

澳门银河娱乐场官方网

类别:魔幻玄幻 作者:林如渊 书名:尘骨

    “休要妄想。”魔尊嘲笑道,“自作多情也须有自知之明。”

    林苏青听得心中欢喜,难道他不是魔神蚩尤吗?

    “原本的你早已经死了。”魔尊轻视了他一眼,嗤道,“不必高看你自己,你与我魔族没有半点关系,说到底,你不过是一具容器罢了。”

    “容器?”林苏青的心绪凌乱如麻。

    “你出生不过两日,三魂七魄就剥离了本体,而你的本体更是早已经被壶中天的煞气诛杀得灰飞烟灭,于此至虚至弱,区区凡人的一个喷嚏就能将你的三魂七魄荡尽,哼,遑论压制蚩尤大帝?”

    沉默了许久的离鸦阴邪的笑道:“你的三魂七魄早已成为蚩尤大帝的养分了。”

    “既然我的身体已经灰飞烟灭了,那我此时此刻立在这里的是什么。”林苏青按捺住自己凌乱的心绪,艰难的保持着冷静。

    “还能是什么?不过是子夜元君临时给你借来的凡人之躯罢了。”魔尊不屑道。

    “凡人之躯……”林苏青蹙眉深思,“那我现在到底是谁……”

    “你何必知道你是谁?你总之是活不成的。魔神蚩尤大帝屈尊于你体内,是你的荣幸。”

    魔尊的声音于大殿内震荡,声音仿佛具有冲击力,猛地撞击到林苏青心口上,不含内力,也被撞得体内血液翻涌。

    如何回击?如何反击?这已经不是回击与反击的事了,魔尊完全是否认了他的存在。他是个压根就不存在的“人,”这还不如天界直接宣布他是祸患,

    可是,事到如今,事已至此,震惊有用吗?没有。慌张有用吗?也没有。那么恐惧?心痛?有用吗?通通都没有,任何情绪都没有用处。

    情绪只会驱使人失去理智。可以借助情绪去干一番大事,但绝不能沦落为情绪的奴隶。

    那么是质疑自己的时候吗?更不是。

    “你想为你自己和你的娘亲复仇吗?”魔尊突然问道,不似挑衅,倒像是关怀。

    “复仇……”心绪乱如麻的林苏青喃喃地复述着。他早前怀疑过,抚育他长大的娘亲或许不是他的亲娘,而今得知自己的亲娘是子夜元君,却也得知她已经被对他有恩的二太子杀害……连难过都来不及,何况仇恨。

    太多太多的事情突如其来,他是猝不及防,从未预料。太多太多的情绪,在心中拥堵一团,哪一种都来不及。他心中空白,脑中空白,他矛盾且茫然。

    该信魔尊的话吗?可是自己也没有他欺骗的价值。

    该去恨二太子吗?可是他对子夜元君的感情仅仅停留在方才那不知意味的眼泪里,他连心痛的缘由都还来不及体会清楚,只是下意识的流泪,潜意识里悲伤,不由自主地想去救回于眼前死去的子夜元君。或许这就是来自血脉的羁绊?

    可是,当真要去杀了二太子复仇吗?好像还是恨不起来。其实要论感情,在他心底,更多的还是二太子多于子夜元君。但他实在想不明白,二太子既然有帮助他们母子的办法为何不救?

    不救便罢了,何故为何出尔反尔呢……难道同皇室斗争有关?与权谋有关?与储君的争夺有关?林苏青不住的胡思乱想,有关的、无关的事情在这一刻仿佛全都能牵扯到一起。

    最可怕的便是胡思乱想,一旦陷入胡思乱想,便再也看不见真相。

    “二太子以答应帮助你们母子为由,欺骗救子心切的子夜元君道出了你的藏身之处,然而二太子却出尔反尔,将你捉去禁入壶中天诛杀,而后,更是亲手杀了你的娘亲。你一点都不恨吗?你不为你自己不平,血浓于水,难道你就不为你的娘亲平这一口怨气吗?她当初誓死也要保护你,甚至背叛自己的神格,浴血屠杀天宫。”

    魔尊徐徐起身,平静的走向林苏青去,他的脚步很忙,言语中也尽显语重心长。问道:“不论怎样,子夜元君还是护住了你,让你活下来了,不是吗?可惜她……再也回不来了。”

    见林苏青依然沉默,甚至没有预料之中的任何反应,魔尊与离鸦都疑惑了,莫非这小子已然忘情?

    “你若想复仇,本尊可助你一臂之力,若你不愿复仇……”

    “为何不复。”林苏青倏然抬头诡异笑道,一双莹亮的眼眸,透着血红。

    突如其来的变化,魔尊与离鸦却是不约而同,相视欣慰一笑——“恭迎大帝。”

    “这凡小子的定力太也逊色,三言两语便失去了神志。”林苏青满目狠绝,一身杀戾,“本座还以为须得多纠缠几番,呵。”

    属下听闻——这小子一直陷在自己身世的困惑之中,执念早已深种,已是心神俱疲。”离鸦上前谄媚的奉承道,“不过,就算他意志坚定,可是身在属下这陨仙阵之中,量他也撑不了多余的时辰。”

    “陨仙阵?”林苏青……或许不能称他为林苏青了,他看着自己双腿上缠绑的火焰藤蔓逐渐褪去,潜入地底。在它们潜去的时候,方圆百米内,地面如龟裂,处处是数不清咒文与数不清的阵眼,咒文连着阵眼,阵眼连着咒文。这是由成千上百的阵法连结成的一个大阵,而他则身处于阵中之阵,眼中之眼。

    他更是看清楚了,魔尊方才的走动,每一步都开启了一个阵。

    “回禀大帝,陨仙阵随您离去后失传了千百万年,而属下自幼研习阵法,后在尊上的指点下,于数百年间有幸破得了此阵。”离鸦抱拳躬身,谄媚至极。嗓音更为尖利,更为嘶哑。那种喉咙变成一丝缝隙,硬挤出的声音,煞是刺耳。

    “你已习得哪层境界了?”

    这是一种悄无声息地摧毁入阵者意志的阵法,但凡心有杂念便会增强阵法的威力,但凡有犹豫、有动摇,皆会助长阵法,并且,阵法之中所饱含的邪念魔念会趁机迅速渗入心神。润物以无声,是悄然改变,也是一瞬间的改变。但凡有软肋,但凡破绽,便防不胜防。何况是林苏青。

    “回禀大帝,即使是天上的神仙困于此阵之中,也经不住半盏茶的时辰。”话刚出口,怕会被认作妄自尊大,离鸦赶紧将腰身躬得更深,以示恭敬。

    最可怕不是发现了自己正在入魔,那样至少还有挣扎的余地,还有幡然醒悟战胜邪念的机会。最可怕的,是突然的变化,以为是突然,但其实早已经烂透了内里。发现即已堕入。

    魔尊挥开衣袖,喝来下属:“摆宴,七天七夜!”

    “慢。”林苏青的双眸已经完全不见黑白,全然血色,嘴角勾着邪狷,笑意如杀意。

    ……

    林苏青不见了。

    林苏青在魔界。

    这两个消息很快传遍了三清墟,而在虞美人盛开的山坡上发现了林苏青与魔族的踪迹,更是传得人人皆知。大家纷纷想起了那盏熄灭的长明灯,与那天不明女子所带来的讯息……一时间猜测无数。

    此事,惊凌榜胜负已见分晓,夕夜挥舞着榜第一独有的旗帜于人头攒动,喧闹不堪的人群中寻找着林苏青的身影,却是听进了一耳朵污言秽语。

    他一把揪住了一名学子的衣襟质问道:“你说什么?你把方才的话再说一遍!”

    “不不是我说的,是、是巡查的师兄们说的。”那名学子见识过夕夜的厉害,被他一瞪,瑟瑟发抖。

    夕夜一把将旗帜丢给那学子:“帮你爷爷看着!”随即拨开人群挤出去,试图出去寻找。孰料刚一出门迎面便碰上了那三只眼的真君。

    那位真君正在厉声下令:“任何学子不得踏出广华殿半步!”众天兵天将得令便立刻四散而去。

    “这里是三清墟,不是天界!你凭什么软禁我们!”夕夜上去毫不客气地问道。

    那三只眼的真君怒火大作,回头一见是夕夜,才强行压住不发作:“魔界即将来袭,这是在保护你们!”

    “魔界来袭?魔界为何来袭!”夕夜脱口就问,可是转念之间他更要紧的林苏青的安危,“你快让开,我要出去找小青青!我的安危不需要你们掌握!”

    “休得胡闹!”风声鹤唳,外面已是草木皆兵。

    “既然有危险,我更得去把他找回来!”

    三只眼真君气急登时将两刃三叉戟往前一横,拦住夕夜的去路:“你亦知晓此处乃是三清墟,不是你妖界,休怪本君没有劝过你!”

    “你!”夕夜愠怒,迎着那两刃三叉戟梗直了脖子,“怎么着?你要杀了我不成?!有本事你就杀了我!我看你天界有多大的能耐!”

    他话音刚落,忽然有一位额头上生有螺旋状白毫的尊者,笑吟吟的走来,温和地劝说道:“二位皆是一片好心,何故怄气。”

    那三只眼神君登时羞得面红耳赤,他亦知晓,这是尊者在帮他,毕竟,魔界即将来袭,若在此时得罪了妖界……只怕天界的处境难以回旋。

    夕夜也并非不识时务的愚蠢之辈,他见尊者打着圆场,与他没有对立,连忙去套问道:“学生祈夜见过尊者。”礼数很是周到,“学生的好友林苏青走失了,学生实在担忧,想去寻找他的下落,可否得尊者准许?”

    他话音尚未落得干净,远方天际突然闷雷滚滚,漆黑的苍穹,从天边劈出血似的的闪电。

    惊雷大作,仿佛要将天盖震裂。

    广华殿内顿时沸反盈天,嘈杂一片,如油锅滴水,炸成一片,哄哄闹闹的喧哗。

    “魔界来了!”

    “那小子果真招来了魔界?!”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其他书友在看:君临星空 修炼时代 奈格里之魂 大自在天尊 废女芳华斗破天 道缘浮图 克斯玛帝国 斗神战帝 巫师再临 驭灵天下:极品丑妃要翻身
热门推荐:龙图案卷集 快穿之打脸狂魔 帝师 被隔壁直男看上怎么办 大导演 韶华为君嫁 王府小媳妇 农家乐小老板 过门 我的贴身校花

如果您喜欢,请把《尘骨》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尘骨第298章 阴谋是看不见的诡计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尘骨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