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婚这件小事

澳门银河娱乐场官方网

类别:澳门银河娱乐场官方网澳门银河官网 作者:板栗子 书名:离婚这件小事

最新网址:www.lewengu.com


    谢榕刷新页面后,看见了方承然的回复。

    大大约她在老地方见?!

    她眨了眨眼睛,又眨了眨眼睛,确定自己没看错后,差点从上铺直接跳下来。

    在外面洗头的朱朱被这动静惊动,抹了把额头上的泡泡,半眯着眼道:“你干嘛呢?拆床呢?”

    “没……没干嘛……”谢榕老老实实地不动了,她拍了拍自己的脸,企图让自己冷静下来。可看见屏幕上那排绿油油的作者回复后,又猥琐地笑了起来。

    老地方,她和大大都有老地方了……诶等等,老地方是哪里?

    她在心中仔细回忆了一下和大大一起去过的地方,酒吧,咖啡馆,音乐厅,还有……他家门口。

    要说老地方的话,她埋伏在大大家门口的时间最多……哎呀大大这么奔放她有点吼不住啊!

    与此同时评论区也炸了起来。

    “……这是什么节奏?”

    “我仿佛已经预感到了新的一波黑黑又要来了,这次的主题是大大泡自己的读者【手动再见】”

    “我昨天好像还看到某某明星又把自己粉丝睡了的新闻[笑cry]”

    “老地方是哪里!交出地址还是朋友!”

    “难道没有人发现,这个阿姨洗铁路是之前发小的那个吗?我觉得大大是约她决战紫禁之巅。”

    “大大,我就想知道你约炮成功的话,会恢复更新吗[笑cry]”

    ……

    谢榕看到大家的回复,生怕自己会给大大招黑,赶紧解释道——你们误会了,是我一直在泡大大啊!

    众读者:“……”

    方承然对着泛着冷光的屏幕,嘴角忍不住抽了几下。找一个女神经来扮演自己的女朋友,自己的品味已经降到不忍直视的境地。

    第二天谢榕起了个大早,又是敷面膜又是挑衣服,忙得是不亦乐乎。九点的时候她终于把自己捣鼓完了,提着桌上的挎包就出了门。

    门边的女生听到关门声,嘟嘟囔囔地说了一句:“谁啊?”

    一直躺在被窝里的朱朱答道:“谢小榕。”

    “啊?她平时不是最宅的一个吗?而且今天还是周末啊。”

    朱朱道:“你没觉得她最近变了吗?我怀疑她是恋爱了。”

    恋爱是女生宿舍永远的热门话题,于是睡觉的也不睡了,的也不看了,大家兴味盎然地讨论起了谢榕同学的感情问题。

    谢榕在三十分钟内赶到了方承然的家门口,然后习惯性地……在墙角埋伏了起来。

    五分钟后,大门打开,一身笔挺西装的方承然从里面走了出来。谢榕眼睛一亮,从角落里蹦跶了出来:“大大早上好!”

    方承然微微一惊,看了她半天才问道:“你是地鼠吗?”

    谢榕:“……”

    “你怎么会在这里?”

    谢榕道:“不是你约我在老地方见的吗?”

    方承然的嘴角轻轻一动:“我是说昨天那个咖啡馆。”他说完,玩味地打量了谢榕几眼,“你怎么知道我家在哪里?”

    谢榕一愣,然后天真地道:“百度百科上写的啊。”

    方承然:“……”

    骗鬼啊!

    方承然深吸一口气,用尽全部耐心对她微微一笑:“既然你自己来了,我也省得去接你,进去吧。”

    谢榕呆愣当场,大大、大大真的是约她去家里啊!待会儿大大要是提出什么要求她该怎么接受呢!

    “谢小姐。”方承然站在门口叫了她一声,脸上堆着一抹和煦的笑。

    谢榕回魂,飞快地跟了上去:“大大,叫什么谢小姐啊!叫我宝贝儿就可以了!”

    方承然:“……”

    “这是我的小名,我家里人都这么叫我!”

    方承然维持住自己的表情,略显艰涩地开口:“我还是叫你谢小姐吧。”

    谢榕斟酌了一下,道:“那你叫我榕榕吧!”

    “……嗯,榕榕。”

    两人在客厅里的真皮沙发上坐下,方承然给谢榕倒了一杯咖啡,笑着道:“谢……榕榕,你知道我今天找你来有什么事吗?”

    谢榕老实地摇了摇头:“不知道。”

    方承然有些无奈地笑了一声:“不知道你就跟我回家了?”

    “因为是大大你啊,你想做什么我都会配合的!”

    方承然:“……”

    他暗自顺了顺气,忍不住替谢榕的父母担忧:“其实也没什么,你还记得昨天在音乐厅遇到的那个女生吗?”

    谢榕点了点头。

    方承然笑笑道:“我不是跟她说你是我女朋友吗?这件事被我爸爸知道了,所以他让我把女朋友带回来给他看看。”

    谢榕惊讶地张开嘴,愣愣地看着方承然。

    大大这是要她假扮他的女朋友吗?这么重的戏份她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演好啊!

    她握了握拳,眼神坚定地对方承然道:“大大你放心,虽然我在话剧社只演过跑龙套的小丫鬟,但我对自己的演技还是有信心的!”

    “……嗯,那就好。”方承然凭借自己坚强的心脏,愉快地和谢榕交流着,“真是不好意思,麻烦你这种事。”

    “不麻烦不麻烦!”谢榕头又摇得拨浪鼓一样,她看了方承然几眼,试探道,“大大,你是不是被逼婚啊?”

    方承然轻叹一声:“嗯,我们两家最近有个合作,我爸希望我和对方的女儿搞好关系。”

    谢榕皱了皱眉头,正义凛然地看着方承然道:“大大你放心吧,我也最讨厌政.治联姻了,我一定誓死捍卫你的婚姻!”

    方承然有点忍俊不禁:“那谢谢你了。”

    “不客气不客气。”谢榕说到这里,有点娇羞地低下头,“不过大大,你可不可以答应我一个条件?”

    “什么?”

    “事成之后,我们可以假戏真做嘛?”

    方承然愣了一下,才笑着道:“看你表现。”

    他刚说到这里,就听见门口有动静,他从沙发上站起来,对谢榕说道:“可能是我爸回来了。”

    谢榕一下子紧张起来,也跟着他从沙发上站了起来。

    方爸爸走进来的时候,忍不住多看了两眼站在方承然旁边的谢榕。方承然正想跟他爸爸介绍,就看见跟在他爸身后进来的孙盈盈。方承然的眼睛几不可见地眯了眯。

    他勾起嘴角,把谢榕拉到自己身边:“宝贝儿,给你介绍一下,这就是我爸爸。”

    谢榕被他一声宝贝儿叫得心花乱颤,机械地跟方爸爸问了声好。

    方爸爸不满地看了他一眼:“这位小姐没有名字吗?”

    方承然笑着道:“我家宝贝儿叫谢榕。”

    方爸爸:“……”

    他算明白了,这是在故意恶心他。

    旁边一袭红裙的孙大小姐脸已经完全黑了:“方承然,你什么眼光啊?这种草鸡你也看得上?”

    谢榕不服气地看着孙盈盈:“凭什么骂草鸡?”

    孙盈盈:“……”

    方承然别过脸,不忍去看自家老爸的表情。

    孙盈盈抨击完方承然的品味,又开始抨击谢榕的衣着:“昨天见你穿的是一套男装,今天好不容易穿了条裙子,还这么丑,是连商标都没有的地摊货吧?”

    方承然微微蹙眉,看着孙盈盈道:“孙小姐,请你有点作为大家千金的涵养。”

    “涵养?”孙盈盈哼笑一声,“你也好意思跟我提涵养?是谁先假装同性恋的?”

    方爸爸也有点不高兴,这个孙盈盈被孙家宠坏了,性格刁蛮,说话刻薄,要真嫁进方家,那才是难伺候。

    谢榕正想为自己的裙子辩解几句,门又被打开了,是方姐姐带着梁明灏回来了。

    梁明灏见客厅里这么热闹,下意识地抬头看了一眼自己的妈妈。方妈妈拉着他走进去,打量了谢榕几眼。

    方承然笑着对她介绍:“姐姐,这就是我的女朋友。”

    梁明灏惊讶地张大眼睛,然后声音甜甜地对谢榕道:“舅妈好。”

    方承然在心里给他竖了个大拇指,不枉昨晚自己给他贿赂了一架飞机模型。

    谢榕被这一声脆生生地舅妈喊得红了脸,对面的孙盈盈脸色就更丰富多彩了。

    方姐姐又看了谢榕一阵,然后眉目舒展了开来:“这不是谢榕吗?”

    方承然微微一愣:“你们认识?”

    谢榕歪着脑袋,盯着方姐姐看了一阵,喜出望外地道:“你是悠然姐!”

    方爸爸皱了皱眉,方姐姐勾着嘴角对他介绍道:“这是谢榕,谢伯伯的千金啊,上次谢阿姨的生日舞会上我们见过一面。”

    方爸爸这才有点恍然,谢三儿家的女儿一向特立独行,不喜欢参加他们这个圈子的聚会,他也是上次在舞会上匆匆见过一面,难怪刚才他一直觉得这丫头有点眼熟。

    孙盈盈也愣住了,这个人是谢家的千金?谢桢的妹妹?

    开什么玩笑!

    “你要真是谢家的千金,干嘛穿成这个样子?”

    方姐姐看了看谢榕身上的衣服,对孙盈盈道:“如果我没看错的话,这是fay设计的衣服吧?”

    谢榕崇拜地看着她:“悠然姐你眼力真好,这是我二十岁生日时她专门给我设计的,只有这一件哦!”

    孙盈盈:“……”

    那个国际知名的服装设计师,就这种品味?!!

    她气得快要心律不齐了:“你要真是谢桢的妹妹,为什么不一早说?”故意等着看她的笑话吗!

    谢榕无辜地道:“我不知道我哥哥这么有名啊。”

    孙盈盈:“……”

    他隔三差五就上财经杂志的封面,还不够有名吗!

    孙盈盈真想当场扇她一耳光,但碍于谢家的面子,只得怒气冲冲地扭头走了。

    谢榕见她走了,侧头过去看方承然,方承然正一脸兴味地盯着她。

    “怎、怎么了?”

    “没什么。”方承然的嘴角勾起一抹好看的笑,“只是没想到你竟然这么败絮其外,金玉其中。”

    谢榕在心里品味了一番这句话,皱了皱眉头道:“我真的那么难看吗?”

    “难看倒没有,就是气质……”方承然斟酌着用词,“很别致。”

    谢榕自动把别致当做夸奖。

    方爸爸的手机响了起来,他看了一眼,接通了电话:“谢老三,什么事?”

    “我听说我家宝贝儿去了你家,你们找她什么事啊?”

    方爸爸淡定地道:“哦,没什么大事,就是我们家承然说她是他的女朋友。”

    谢老三:“……”

    电话在那头被人转了手:“方伯伯你好,我是谢桢。”

    低音炮一样的男音从听筒里传来,方爸爸看了方承然一眼,笑得像只狐狸:“谢桢啊,有事吗?”

    “我刚才听爸爸说我妹妹是方少爷的女朋友。”

    “嗯,是有这么个事,两个当事人都承认了。”

    ……

    两个当事人都有不好的预感。

    谢桢沉默了一下,道:“我妹妹还在读书。”

    方爸爸道:“不急,婚事可以等到她毕业再办嘛。”

    方承然:“……”

    他爸现在的表情很不对,他觉得他可能要倒霉了。

    谢桢又沉默了一下:“我现在过去拜访方宅。”

    话音落下的瞬间,电话掐断。

    方爸爸收起电话,看向方承然:“你听说过谢桢吧?他待会儿可能会过来找你单挑。”

    方承然:“……”

    谢榕愣了一下后,咬牙切齿地道:“一定是司机泄露我的行踪给爸爸的!”

    方承然看向她:“司机?”

    谢榕点头:“嗯,他车技很好,之前我跟踪你都是他开车送我的!”

    方承然的唇角向上扯起:“你不是说你没有跟踪我吗?”

    谢榕:“……”

    她抿了抿嘴唇,赶紧转移话题:“大大,我哥哥打架很厉害的,从小到大我身边的男生都是他揍飞的。”

    方承然:“……”

    他拉起谢榕,对方爸爸笑了笑:“爸,人你也见过了,我们就先走了。”

    他说完以后不等客厅里的众人反应,拉着谢榕飞快地出去了。

    艳红的玛莎在路上飞驰,最后开进了l大的校门。

    方承然的车一出现在校园里,就引起了同学们的强势围观。他把车停在女生宿舍楼底下,路过宿舍门口的同学全都停下来,就等着看看女主角是谁。

    “今天谢谢你了,下次我请你吃饭。”方承然对着谢榕笑了笑,等着她下车。

    谢榕磨磨蹭蹭地解开身上的安全带,看着方承然问道:“大大,你觉得我刚才表现得怎么样啊?”

    方承然眉梢轻轻挑起,浅笑道:“还不错。”

    谢榕高兴地看着他:“那我们可以假戏真做了吗!”

    方承然眨了眨眼:“我考虑看看。”

    谢榕失望地鼓了鼓腮:“那你可以先付点利息嘛?”

    “什么?”

    谢榕娇羞道:“亲亲~”

    方承然侧头看着她,明亮的阳光打在他脸上,形成漂亮的光影。唇角忽而扯起一抹笑,他倾过身,将一吻印在了谢榕的唇上。 166阅读网

    

最新网址:www.lewengu.com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其他书友在看:校草甜宠攻略:丫头,躺好 欢喜田园二月春 爱你不过是场劫 婚如远客行 男团的女助理 何处时光可回首 我的老公来自漫画 沉婚 念再竹镜寒 战神之巅峰奶爸
热门推荐:我有药啊[系统] 敛财人生[综]. 修真聊天群 快穿之打脸狂魔 我真是大明星 美人记 六零时光俏 重生空间之田园归处 娇宠令 头号炮灰[综].

如果您喜欢,请把《离婚这件小事》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离婚这件小事59 5.02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离婚这件小事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