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狂

澳门银河娱乐场官方网

类别:近代现代 作者:巫哲 书名:轻狂

    127 番外6

    “不好意思啊我没看到。”江磊马上给这人道了个歉。

    按说这种情况下, 责任也不是江磊一个人的,江磊侧身对着他, 他是能看清的, 这还撞上了, 而且江磊马上就道了歉。

    一般人肯定会说一句没事儿, 或者有点儿什么表示,但这人只是把江磊往旁边推了一把, 就大步往前走过去了。

    “靠?”江磊多少有点儿不爽,“现在的人怎么回事儿啊。”

    寇忱回过头往那人走的方向看了一眼, 就这么一小会儿, 那人已经走出了这节车厢。

    他有些迷茫:“不是每节车厢都有开水间和厕所么,怎么还有人穿好几节的啊?”

    “谁知道呢,”江磊不爽地坐下,已经忘了自己刚才站起来是要挑战寇忱, “不过我的心情不会被点儿屁事影响的。”

    霍然伸直腿伸了个懒腰,坐第一排还是挺舒服的宽敞一些, 前面也没有晃动的脑袋和突然起身转过来的脸。

    这样他和寇忱就可以时不时你摸我一把我搂你一下,反正旁边的徐知凡和江磊已经对他们的种种行径视若无睹。

    霍然打了个呵欠, 把腿搭到了寇忱腿上, 靠着后面的窗台:“晚上他们就要去海边, 你没问题吧?”

    “咱俩把帐篷支得离海远点儿就可以。”寇忱说。

    “还是有点儿害怕是吧?”霍然问。

    “多少有点儿吧, 我毕竟没见过晚上的海啊, ”寇忱说, “哗哗的。”

    “那咱们就退到路边吧, 我看了一下攻略上的照片,”霍然说,“路边离海水挺远了,人也少。”

    “也别太远了,不安全,”寇忱说,“万一咱俩半夜精疲力尽的时候来个小偷,你发现了可能都腿软追不上……”

    霍然笑着没说话,过了几秒他突然猛地一收笑容,一下坐直了,冲着对面喊了一声:“磊磊!”

    “怎么?”江磊往他们这边瞟了一眼,“有话说,我不想看你俩。”

    “你钱包什么的在哪儿?”霍然问。

    “在兜……”江磊顺手往裤兜那儿一摸,接着就噌的一下蹦了起来,“我操!”

    “刚那个人!”寇忱瞬间反应过来,跳起来就往后面那节车厢跑了过去。

    “记得那人什么样吗?”霍然跟着也跳了起来,一边往后跑一边问了江磊一句。

    “……不记得了。”江磊说。

    几个人都跟了上来,车厢空间有限,跑不开,都改成了快步走。

    “寇忱你记得那人长什么样吗?”霍然在寇忱后头问了一句。

    “不记得,”寇忱说,“我根本没看他脸,过来过去那么多人,谁看那个啊。”

    “穿什么衣服记得吗?”徐知凡问。

    “浅色的。”江磊很肯定地回答,“这个我记得特别清楚。”

    “这没屁用的东西你就记得特别清楚了,”霍然回过头压着声音,“你看看这车厢里的衣服,大夏天的,有几个的衣服不是浅色的?”

    “那我也想不到他会偷我钱包啊,我要知道我肯定盯着他看了啊!”江磊说。

    “你知道他要偷你钱包了,难道不应该是当场抓住吗?”许川问。

    寇忱在前头都听乐了,笑出了声。

    “求求了,这都什么状况了你们还笑我。”江磊说。

    “说明我们没有虚假的回收塑料兄弟情,”胡逸说,“兄弟,我们是认真的。”

    “闭嘴!”江磊回头骂了一句。

    走了四节车厢之后寇忱停下了脚步,站在洗手池旁边看了江磊一眼:“钱包里有什么?”

    “钱。”江磊想了想。

    “证件什么的呢?”霍然问。

    “在我这儿呢,”徐知凡说,“上车之前他没来得及收,放我兜里了。”

    “多少钱?”魏超仁又问。

    “一……一百多吧,”江磊抓抓脑袋,“我没带多少现金。”

    几个人都沉默了。

    两秒钟之后,寇忱拿出了自己的钱包,从里头抽出两张一百的,拉过江磊的手,把钱放到他手里心,然后握紧:“磊磊。”

    “嗯。”江磊看着他。

    “就一百多块钱,”寇忱说,“小偷没回头找你吵架就不错了,你怎么还好意思拉着我们这一通追啊?”

    “我……我对不住大家了。”江磊真诚地说道。

    几个人往回走的时候,他又突然回过神地说了一句:“不是寇忱最先追出去的吗!也没人问我钱包里有什么啊!”

    “走你的!”霍然推了他一把。

    “……操。”江磊很郁闷,“其实钱包里还有我的照片,我高一的时候拍的,那是我长这么大拍得最好的证件照了。”

    “钱包里放自己照片?”徐知凡一下没忍住笑出了声。

    “怎么了,”江磊不服气,“单身狗何必互相伤害?”

    “我也放过,”魏超仁说,“主要是觉得实在太帅了,忍不住要时刻看看。”

    几个人笑了一节车厢。

    回到自己车厢坐好的时候,胡逸大概是终于把瞌睡给折腾没了,终于注意到了邻座的是个漂亮女生,但他搭话方式非常别致。

    “这是什么?”他指着女生正在吃的一包零食问。

    “葡萄干儿。”女生说。

    没等女生客气一句问他要不要的时候,他已经又开口了:“给我点儿行吗?”

    “……好啊。”女生说着就往他手里倒了一小捧。

    “操,”寇忱小声说了一句,偏过头从椅子中间往后看了一眼,“这算不算顶级的搭讪技能了啊。”

    “主要还是青涩。”霍然笑着说。

    “嗯。”寇忱点头,伸手在他脸上勾了一下。

    虽说江磊的钱包里没有什么重要的东西,钱包也就是门口小超市里三十五一个的帆布钱包,但一个小偷就这么潇洒地在七个人跟前儿消失了,对于仗剑走天涯专治不平事的七人组来说,还是有点儿郁闷的。

    他们甚至在出站口的楼梯那儿还杵了十分钟,盯着一个一个过来的旅客,想看能不能有哪张脸让他们突然灵光一闪。

    当然,最后也没有闪。

    “不要郁闷,”寇忱说,“我们也不可能每一个人都抓得到,又不是专业的,出来是旅游,也不是抓贼来的。”

    “对。”魏超仁点头。

    “反正我们已经比别人牛逼很多了,”许川伸了个懒腰,又蹦了蹦,活动了一下腿,“现在是不是要开始去舔海了?”

    “是,”徐知凡看着手机,“按之前查的,我们应该在某个口转地下出租车停靠站……”

    “我们现在好像已经出来了?”霍然问。

    “是的,”徐知凡看了看他们,“而且好像是从不好打车的那个口出来的。”

    “走到好打车的地方去。”江磊一挥手。

    手机上没有车接单,出租没地方停车,黑车漫天要价他们不服气,半小时之后他们已经离开车站很远了,才终于叫到了车。

    “哎!”寇忱上了车就用力叹了口气,报了地址,“可算是坐到车上了。”

    “去海边露营吗?”司机问。

    “是,”霍然点头,“大哥,晚上不会下雨吧?”

    “不会,这阵儿天气好着呢,”司机说,“就是得注意安全,晚上别去海里玩,实在想去也别去深的地方。”

    “白天我也不去海里玩。”寇忱很干脆地回答。

    司机笑了起来:“不会游泳是吧?没事儿,很多会游的在海里也游不起来,所以我才让你们注意安全。”

    寇忱本来想说不会游,可能永远也学不会游泳了,但想想还是没开口。

    有点儿不好意思。

    特别是想起来上回摔水潭里的场景。

    攻略上查到的这片海滩据说是“野滩”,按攻略上说的,风景非常美,安静,游客不知道这个地方所以不来,本地人觉得这里太远了所以也不来……

    是想清净玩海的好去处。

    不过在车上的时候寇忱就有点儿怀疑这个情报的真实性了,司机对于他们几个外地人要去这个海滩完全没有表示出任何意外。

    而到了地方他们一帮人从两辆车上下来之后,看到旁边的一排商店以及前方把路都已经完全停满堵掉了的车时,都一块儿看向了徐知凡。

    “知凡,”许川看着他,“这是野滩吗?游客和本地人都不来的野滩?”

    “攻略上是这么说的,”徐知凡拿出手机,“我不是在群里发过么,你们都看了啊。”

    的确是这样,他们七个人,每一个人都看过好几遍这个攻略。

    但第n遍打开这个攻略的时候,霍然才第一次看到了攻略标题下的日期。

    他震惊地抬起头:“这他妈,好像是六年前的攻略。”

    大家确认过日期之后,集体陷入了沉默,着接就爆发出了狂笑。

    “操!”寇忱边乐边往徐知凡屁股上踢了一脚,“你这个学霸怎么当的!”

    “被你们拉低智商了,”徐知凡也笑得不行,“怎么办?”

    “就在这儿呗,”寇忱说,“无非就是人多点儿,我们往边儿上走走,人肯定都聚在商店这一片儿,买东西方便,我们又不怕买东西远。”

    几个人穿过变成停车场了的小路,一直往前,走了快二十分钟才停了下来。

    灯光和人潮都已经在身后挺远的地方了,离他们最近的是一个公厕。

    “还挺好,”魏超仁说,“上厕所不用跑太远了。”

    “扎营吧。”江磊说完看着霍然。

    “扎呗看我干嘛?”霍然说。

    “支帐篷这种事不是应该由你这种户外老鸟来做吗?”许川说。

    “老鸟是场外指导好吗!”霍然说着往海滩上走了过去,“再说我也没有海滩露营的经验啊……”

    刚走了没两步,他突然觉得脚下的软沙有了一种不一样的软度,略微有些q弹……似乎是踩到了什么活物。

    这边没有路灯了,只靠的月光,他在一片包裹着月光的黑暗里顿时一阵惊恐。

    野外没有鬼。

    但海边有……海怪?

    “我踩到东西了!”霍然吼了一声,往旁边蹦了过去,撞在了寇忱身上,被寇忱一把兜住了。

    “什……”寇忱话还没问完,就听到了有人说话。

    “你踩到人了……”

    声音是从地上传来的。

    几个人立马掏出手机,七个手机的灯全打开了往霍然刚站的地方照了过去。

    然后看到被沙子埋了一半的一个大叔正抬手遮着眼睛。

    “不是,叔,”寇忱非常难以理解这种行为,“您埋哪儿不行埋路中间啊?踩伤了没啊?”

    “没事儿,踩我胳膊了,”大叔坐了起来,往旁边指了指,“那儿才是路呢,我这可是睡在路外头了,你们没顺着路走啊。”

    几个人又把手机的灯一块儿往大叔指的方向照了过去,这才发现还有一条被沙埋得差不多看不见了的石子儿路,一直往前通到靠近海边的沙滩上。

    而且与此同时,他们发现就算走到了这里,人也不算少,灯光所到之处,有十多个帐篷。

    “我操,这边人也不少啊。”魏超仁说。

    “当然不少了,夏天多少游客啊,旁边客栈里的还有人来这儿过夜呢,”大叔说,“旺季,没有人少的地方,不过这边儿相对来说人还是少一些,那边都挨着了。”

    “瞎照什么啊——”前面有人喊了起来。

    他们赶紧手忙脚乱的把灯都关掉了。

    “走吧,慢点儿。”寇忱说。

    几个人的眼睛好容易才又适应了黑暗,以做贼的姿态往海滩走过去,缓慢而安静。

    为了最大限度避开人群,他们又往前偏出去了起码二三百米,总算找到了一块没有人沙滩。

    寇忱把这片沙滩又趟了一遍,确定不仅没有帐篷,也没有把自己埋在沙子里的人之后,才一挥手:“扎营!”

    这回大家带了三顶双人帐篷,胡逸江磊和徐知凡挤一个双人的也还能睡得开。

    三顶帐篷围成一个三角形支好以后,霍然又拿了根伸缩的杆子插在了中间的沙子里,在上头挂了个小灯。

    几个人围着这个灯坐了一圈,愣了一会儿之后,徐知凡开口:“干嘛呢?旁边就是海了,我们在这儿坐着?”

    “靠!”江磊跳了起来,“我就说哪儿不对劲呢!走走走走走……海边转转去,不是舔海行动么,第一件事当然得去舔一下尝尝咸淡。”

    大家把贵重的东西都放到小包背在身上,然后兴冲冲地往海水那边走了过去。

    霍然和寇忱走在最后,倒不是因为在后头干点儿什么不会被人发现,他俩现在就是当着这帮人的面儿接个法式深吻恐怕都已经不能让他们有什么波动了。

    主要还是担心寇忱。

    寇忱抓着他的手,往迎着海水走过去的时候,一直抓得很紧。

    “我们就不下海了,”霍然说,“站边儿上看看就行,省得把衣服弄湿了一会儿还得换,我看淡水冲凉什么的都在那边,身上都是海水,睡觉都不舒服。”

    “不。”寇忱说。

    “嗯?”霍然看着他。

    “我要走进海里去。”寇忱坚定地说。

    “走到多里?”霍然问,“太深了不安全,现在还是晚上。”

    “走到……”寇忱咬牙,“膝盖!”

    “……行吧。”霍然点了点头。

    海滩上还算安静,时不时能听到有人说笑的声音,远处还有人对着海面喊话,但这种细细的声音会让四周变得更宁静。

    霍然抬起头,深吸了一口气:“有点儿凉凉的。”

    “嗯,”寇忱也抬起头,“今天天气还真是挺好的,你看,月亮真圆啊。”

    前面几个人已经走进了海水里,非常愉快地相互踢着水。

    胡逸还很认真地舔了一口自己的手背:“这个海水,比上回的更咸啊!”

    “是吗?”大家都停了下来,一块儿舔手背,然后一块儿呸呸呸了半天。

    “不过萝卜你挺厉害啊,”江磊说,“你还记得上回的海水什么味儿呢?这都一年多了啊。”

    “我就记味道挺清楚的。”胡逸说,“就这算是我唯一的长项了吧。”

    “那可不是唯一,”许川说,“今天我们可开眼了,跟漂亮女生搭讪还能这么搭。”

    “居然还没被翻白眼儿。”徐知凡说。

    “我就是想吃一口,”胡逸说,“就问了,她还挺大方的。”

    “要>

    “没有,”胡逸说,“要那个干嘛?”

    “我——操!”大家发出了共同的喊声。

    霍然和寇忱走到水边的时候,一帮人已经到了大腿深的位置,徐知凡控制住了这帮开始兴奋起来想往更深的海水里蹦达的人。

    “我们去那边儿。”寇忱指了指右边。

    “好。”霍然点头。

    两人顺着海滩往旁边走过去,湿润的沙在月光下反着柔和的光,海浪扑上来又退回去瞬间,能看到光芒从闪烁到柔和的变化。

    还能感觉到每一次海浪扑到他们脚上时,寇忱轻微地一僵。

    往前走了差不多三十米之后,寇忱才慢慢放松了,停下了脚步,转身看着大海。

    “你有没有发现,晚上这么黑居然也能看得出海天一线,”他拿着手机对着前方,“还能拍得出来,我真牛逼。”

    “嗯,”霍然看着他,“还紧张吗?”

    “本来也不紧张。”寇忱冷酷地回答。

    “哦。”霍然笑了笑,往前慢慢走了两步。

    寇忱的手马上抓在了他肩膀上:“你干嘛!”

    “往前走两步啊。”霍然说。

    寇忱没说话,跟着也往前走了两步,看上去相当从容镇定。

    “不怕了吧?”霍然问。

    “其实上回从水潭里出来我就发现没那么紧张了,”寇忱说,“算不算脱敏?”

    “不知道,”霍然想了想,“要不再去找几个水潭,你往里蹦几次试试?”

    “滚!”寇忱说。

    寇忱比起上回到海边的时候,已经表现得非常优秀了,他跟霍然一块儿一直往前,走到了膝盖深的海水里。

    “就这儿吧。”霍然停下。

    “嗯,”寇忱点头,低头拿手机对着自己的腿拍了一张,“你看……”

    一个海浪打了过来。

    水一下漫到了他们大腿上,海浪一巴掌拍到了他们腰上。

    “我靠!”霍然抹了一把溅了一脸的海水。

    然后发现寇忱没在旁边了。

    正要低头看他是不是又摔水里去了的时候,寇忱在他身后一步的地方抓住了他的胳膊,拽着他就往回跑。

    霍然来不及转身,踉跄着被他直接拉回了沙滩上。

    “你没事儿吧?”霍然问。

    “吓我一跳!”寇忱拧着眉,“这个浪怎么这么浪!打那么高!水明明才到膝盖!一个浪过来居然能洗脸!”

    “碰巧了,”霍然笑了起来,“之前的浪打过来也没那么高,偶尔有一两个浪大一点儿吧。”

    “你有没有感觉,”寇忱看着他,“刚才浪过来的时候,人好像都飘起来了?”

    “……这种感受起码得在腰那么深的位置才有吧?”霍然说。

    “算了,”寇忱叹了口气,坐到了沙滩上,“这事儿急不来,我们还是就在这里并肩看月亮,诉说一下相思之情吧。”

    “好嘞。”霍然坐了下来。

    寇忱从兜里掏出了一颗巧克力,慢慢剥着:“不知道里面有没有进海水……应该没有……”

    他拿着剥好的巧克力,霍然刚想伸嘴去接的时候,他把巧克力放到嘴边舔了一下。

    “甜的,”寇忱把巧克力递了过来,“没进海水。”

    “舔过的给我?”霍然瞪着他。

    “怎么了,”寇忱说,“咱俩还介意这个吗?你牙我都舔过了,舔一口巧克力你讲究个屁呢?”

    霍然被他说得哑口无言。

    “张嘴。”寇忱说。

    霍然张开嘴,寇忱把巧克力塞到了他嘴里。

    一阵海风吹过来,他们身上贴着被打湿的衣服,感觉稍微有点儿凉嗖嗖的。

    寇忱挨紧他,伸手搂住他的腰,手伸到衣服里,在他腰上轻轻勾着。

    霍然偏过头在他脸上蹭了蹭。

    寇忱马上转头吻了过来。

    这个海边月光下浪漫的法式深吻进行到一半就被打断了,寇忱本来想顺便咬一口巧克力的计划没能成功实施。

    有人从他俩身后走过。

    寇忱想把搂在霍然腰上的手拿开的时候,霍然抓住了他的手:“就这样。”

    “嗯。”寇忱没再动,只是随手在旁边捡了半个贝壳,开始在面前的沙滩上面来回画着。

    画的东西很简单,就是六个格子。

    不过霍然马上就知道这些格子是什么意思。

    “今天你在火车上摸我腰了,”霍然在自己脑袋上抓了一下,往第一个格子做了个放东西的动作,“然后我摸了你裤|裆一下。”

    寇忱没说话,低头笑了半天。

    “怕水的寇忱今天进步很大,”霍然又在自己脑袋上抓了一下,放到了第二格子里,“居然走到膝盖深的水里了,不过马上又落荒而逃。”

    寇忱一直笑着没说话,就是看着他。

    “后来我们想接个吻,但是被打断了,”霍然一边咬着巧克力一边说,“估计寇忱还想吃巧克力的,没吃成,可怜啊。”

    “嗯。”寇忱点点头。

    “这三个……我想想啊,”霍然看着沙上的格子,“还放点儿什么好呢?”

    “喜欢然然,”寇忱往格子里一放,“很喜欢然然,特别喜欢然然……放满了。”

    “好,”霍然盖上了盖子,“收起来吧。”

    寇忱往后躺到了沙滩上。

    霍然也躺了下去,跟他挨着,一块儿看着天空。

    “舒服啊。”寇忱说。

    “开心啊。”霍然说。

    (番外完) 166阅读网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其他书友在看:民国假淑媛[穿书] 来自情敌的恩宠 攻略不下来的男人[快穿] 天下大佬我儿砸[快穿] 万能法师的捞金日常[古穿今] 五音不全[电竞] 穿越到离婚以后 我有穿书光环 男友他是心理医生 暗桩
热门推荐:魔王 渣受生存手册[快穿] 绝对臣服[足球] 足坛巨星 这锅我不背 古董下山 不要物种歧视 爱你怎么说 BOSS作死指南 地球上线

如果您喜欢,请把《轻狂》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轻狂127 舔海行动2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轻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