炮灰逆袭系统[快穿]

澳门银河娱乐场官方网

类别:澳门银河娱乐场官方网澳门银河官网 作者:将至 书名:炮灰逆袭系统[快穿]

最新网址:www.lewengu.com


    叶斯年看着递到自己身前明黄色的圣旨,沉默了良久。

    传旨的公公以为这痴情的哥儿被陛下的体贴感动坏了,于是也没计较他发呆的事儿,反而一边伸手将人扶起一边感慨万分地道:“杜家哥儿,咱们圣上对你的痴心很是感动,这才破例允许你奔赴前线看望忠国公,所以你可一定要保重身体,万万不要辜负圣上的厚望,要和忠国公永远恩爱下去!”

    叶斯年抽了抽眼角,他真的想说自己身体抱恙实在不能长途跋涉去看望那劳什子忠国公楚越,但身为对忠国公“痴心一片”的杜清欢,他却不能露出一丝拒绝的意思,要知道,他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出了那一番话,成功塑造了痴情形象,此时哪里还有推辞的余地?

    而且这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的封建帝王,怎么忍受得了别人的欺骗?

    虽然他当时实在没想到资料中沉迷后宫美色的昏君竟然是这么一号人物……

    为自己的疏忽默哀了一秒钟,叶斯年缓缓抬起头,脸上满是心愿得了的喜悦和将要见到爱人的激动,他波光粼粼的凤眸中一点一点沁出感动的泪意,白皙修长的手指接过明黄色的圣旨,语不成声地激动道:“谢陛下恩典!”

    传旨的公公服侍当今圣上多年,想法受圣上的影响,对人间真爱抱着强烈的追求和向往,但他身为残缺之人,却早就没有了追寻真爱的资格,于是现在看到面前一见便让人心生怜惜的小哥儿即将收获真爱时,心中的感动简直要溢了出来!

    陛下真的是太英明了!他们虽然此生遗憾,但看着别人收获幸福,也是人间乐事呀!

    看着面前眼中泪意点点激动地说不出话来的小哥儿,年纪已经可以做他爷爷的公公慈蔼地拍了拍他的手,尖利的嗓音也带上了对后辈的柔和,道:“去吧!忠国公为人正直刚毅,虽然看上去对人不假辞色,但一定会好好珍惜你的!”

    叶斯年心情复杂极了,他看着面前满眼期冀祝福的白发公公,视线又扫过身旁脸色铁青的杜父和薛氏,沉默着点了点头。

    他或许会让面前的老人和宫中的陛下失望了,楚越的真爱是现在还没来到这个世界的主角受,他的真爱是尚且不知身在何处的老秦,他们注定不会如京中大部分人想的那样,会和话本中的才子佳人一般,从此幸福生活在一起……

    想到资料中面前这位公公在皇帝驾崩后自请陪葬的最后结局,叶斯年张了张口,但终究还是什么都没有说。

    有些人的命运,虽然在旁人看来可怜又悲哀,但他们自己却未必感到遗憾。

    旁观者又知道些什么呢?

    叶斯年缓缓勾唇一笑,捏紧了手中的圣旨,在公公欣悦的目光下,点了点头。

    ===================

    当今圣上不理朝政已久,虽说江山依旧稳固,但私底下百姓还是会默默腹诽这沉迷后宫美色的皇帝,尤其是他露出废太子的意思后,满朝上下更是觉得他被美色迷昏了头脑。

    但为人臣民,为了江山依旧稳固,他们也只能尽力扳正陛下突然心血来潮的不好念头。

    可以说,当今圣上在民间的形象并不怎么高大。

    但这一次却完全不一样,皇帝头脑一热之下的圣旨一出,满城称赞。

    话说那忠国公一脉自开国以来便立下战功无数,但不知是不是造下的杀孽过重,忠国公府一直一脉单传,且大都在正值壮年时战死沙场。

    说起来现在的忠国公楚越也是个可怜的,自小便没了父母,从小被祖父养大,小小年纪就进了军营,虽然有个容貌冠绝京华的未婚夫,却一直在战场上脱不开身,直到现在已经二十三四的年纪,却迟迟没有成亲。

    要知道,京中和他差不多年纪的世家公子,膝下儿郎都能打酱油了!

    想到那对美人英雄终于能够相见,京中只要对此事稍有关注的人都不免生出几分感慨与激动,就像看到话本上的落难书生闯过重重难关终于抱得美人归一样,心中都是欣慰又喜悦。

    果然有情人都是能终成眷属的!

    不说京中众人对自己和楚越见面后会如何如何的幻想,叶斯年此时却是有些苦恼。

    一方面,他觉得在说出那样一番话后再去见正主实在是颇有些羞耻,以他轮回了那么多个世界练就的厚脸皮都hold不住,另一方面,他又觉得这事儿实在是一团乱麻!

    楚越在班师回京的路上是一定会遇见穿越而来的主角受的,他们英雄救美互生爱慕,那他在旁边做电灯泡是叫什么事儿啊?!

    不行!遇到受之后他一定要想办法遁!一定要给他们留下日久生情的爱的土壤!!!

    不然自己之前不是做了无用功?!

    越想越觉得当时自己一定是脑子抽了才会在大庭广众之下说出那些狗血淋漓的台词来,叶斯年苦恼之极,却不能在人前显露出来,于是只好一边咬牙切齿一边感激涕零地收拾行李上了路。

    皇上的圣旨都下来了,薛氏原本打算好的小伎俩自然不敢再用上,于是只好一边心中怒骂一边强装笑脸给他打点行李,由于是陛下亲下的恩典,加上几乎整个京城的人都在关注,她还一点都不能苛待他,于是只能心中滴血地打开库房任他挑。

    心中烦闷的叶斯年自然不会放过她,自然是什么值钱挑什么,直气得那薛氏又是大病一场。

    =======================

    就在叶斯年心心念着要趁机遁走的时候,八卦流言已经随风迅速地传入军中,他脑子一热说出去的肉麻话语已经成了大家私底下调侃冷面将军的利器。

    又一次被打不过自己恼羞成怒的下属调侃了一番,楚越心中却稀奇地并没有多少厌恶情绪,要知道,他从来对那些恨不得贴在自己身上的哥儿小姐们都是敬而远之的。

    独自躺在帐中,想起那些人口中的调侃,楚越心中竟不自觉地涌现出一股股暖意。那个印象中容貌昳丽但性格肆意的小孩儿竟然已经成长到敢于当众对自己表白心迹的年纪了吗?

    从小身边的人就一直叮嘱自己要坚强要强大,要没有一丝缺点要没有一丝软弱,不能有一丝一毫的懈怠。

    战场之上形势瞬息万变,稍有不慎便有可能马革裹尸而还,他从来都是直面风雨的,但是现在,那个柔弱到他一只手就能掐死的小哥儿说出的话,竟然让他体会到了久违的被人小心呵护的温暖。

    那个小孩儿,说要照顾保护自己?

    被连绵战事拖得有些疲惫的心瞬间轻松了些许,原本决定立刻班师回朝的心也缓了下来。

    小孩儿要过来看他呀……

    楚越按下心中忽然而起的期待,心中下了一个暂缓行程停军修整的决定。

    唔……让小孩儿瞧一瞧自己在军中的飒爽英姿,是不是会……咳,会让自己的形象更加高大?

    夏国和陈国打了这么多年,他之前是因为除了打仗对其他毫不感兴趣所以才一直待在战场上,但是现在,他却觉得打仗也没什么意思了。

    想到那个会带着伤药看望自己的小孩儿,楚越忽地心中一动。

    说起来,自从多年前他们还是垂髫小儿时见过一次,之后他进了军队后就再也没有和他见过面了。

    记忆中的小小男童形象已然模糊,那个传闻中对自己痴心一片的小孩儿不知今日长成了怎样一副样子?

    “呵……”楚越颇有些期待地勾了勾唇,唇间溢出一阵低沉的笑声。

    帐外刚打算掀帘进去汇报工作的下属被吓了一跳,楚将军可是出了名的性子冷若寒冰,到底是谁竟然能惹得楚将军笑出了声?!

    该不会是被自己刚才的调侃气昏了头吧?!

    下属倏地打了个寒颤,看着面前的帅帐,默默地转身退了回去。

    唔……还是小命要紧。

    ================

    历经千辛万苦,叶斯年才紧赶慢赶地在半个月后到达了驻地。

    这一路上他并不是没有想过就此逃走,但他的任务是要实现人物命运的逆袭呀!就这样逃走的话,不是太过没面子?!

    而且冥冥之中,每当他兴起逃走的想法时,他总有一种会遗憾终身的预感。

    纠结又纠结,叶斯年简直怀疑自己被某人传染得精分了!

    但无论他这一路上如何纠结,最终还是站到了军营之外。

    因为大军不能入城的规定,于是楚越带着大军就在边关大梁城外驻扎,营帐浩浩荡荡地绵延到目光尽头,几乎看不清边际。

    原本哥儿是不允许进入军营的,但叶斯年有圣旨在手,倒是可以无视这个规矩。

    于是当他风尘仆仆地赶到时,见到的就是一个铜筋铁骨肌肉有力浑身是汗在阳光下亮闪闪满是男人味的肌肉猛男……

    诺大的练武场上,楚越正和手下军将酣畅淋漓地打斗以发.泄精力,周围围着一圈激动不已鬼哭狼嚎的壮硕男子,都是身着兵服的将领老兵,兴奋异常地看着将军又一次完虐程校尉……

    猛地下腰闪过他硕大的铁拳,楚越从面具下露出的眼中闪过一丝兴奋的笑意,他猛地翻身闪到程校尉的身侧,出手如电地擒住他的胳膊,配合着脚下一个猛扫,电光火石之间,那人还没反应过来便轰然倒地。

    围观的众人轰然大笑,楚越粗喘着踢了赖在地上没脸起来的程校尉一脚,道:“滚起来!今天大家的衣服归你洗!”

    程校尉像是对人生瞬间绝望了一般,夸张地捂脸痛哭:“将军我错了!!!我再也不敢开您的玩笑了!!!那些臭男人的衣服洗了会要人命啊!求放过啊啊啊啊啊!!!”

    楚越才懒得管这老油条,径直走到一旁拿起自己脱下的衣服,接过下属递过来的布巾,刚想抬手擦汗,就见下属指了指身后,低声说着什么。

    楚越身体几不可见地僵了一下,他捏着衣服的手紧了紧,抬头往人群之后看去。

    对上那双锐利又深邃满满都是男人强势气息的眼,叶斯年终于从那种男人激烈碰撞的争斗中回过神来,从楚越亮闪闪的肌肉上收回视线,叶斯年吸溜了一下口水,在心中迅速地默念了几句清心咒,这才平复下心中忽然而起的对自家老攻的思念……

    想当年秦时岳陪自己练习异能时,在自己的强烈要求下,他们也是只穿着黑色背心在训练场上打得浑身是汗!那时候,他们打得起了劲儿就朝对方扑过去纠缠在一起激烈地做.爱,那种酣畅淋漓的性.爱,让他现在想起还很是回味。

    唉……也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才能找到他?

    一直心心念念着的小孩儿突然出现,楚越罕见地有些紧张,他抿了抿唇,不再管那里还在假嚎的程校尉,在下属的示意下径直往小孩儿站的地方走去。

    他大步流星地走过去,直到距离小孩儿一两步的时候,他才猛然惊觉自己还大大咧咧地光着上身。

    身上漂亮的肌肉紧张地抖了抖,楚越心中一阵尴尬,刚想亡羊补牢穿好衣服,却不经意间看到小孩儿直勾勾盯着自己的骤然亮起的眼神……

    心中一动,楚越想起面前小孩儿曾当着无数人的面向自己表白心迹,又瞧了眼那恨不得扑上来的眼巴巴的小眼神儿,忽然觉得自家小孩儿或许和传说中对武夫敬谢不敏的普通哥儿不一样。

    下意识地,像是在雌孔雀面前开屏炫耀的雄孔雀一般,楚越非但停下了穿衣服的动作,还直接就这样光着上身朝他点了点头,深邃的目光透过面具直直望进叶斯年的眼底深处,声音低沉充满磁性:“清欢?”

    叶斯年心尖一颤,觉得自己耳朵都要怀孕了!凤眸中闪过一丝不可思议的光,他下意识地猛然抬头,情不自禁地点了点头。

    深邃的眼中划过一丝笑意,楚越显然很满意他的反应,他按捺住忽然而起的想要伸手揉一揉面前小孩儿黑色长发的欲.望,抿了抿唇道:“跟我来。”

    说罢,他径自转过身朝着自己的营帐走去,示意他跟上。

    叶斯年脚下不自觉地跟着动了动,但只是一瞬,他又有些气闷地在心中捶了捶脑袋。

    自己怎么能如此掉节操?!竟然差点把持不住地就这样牵着鼻子跟人走了!

    想到自己不知在何处的亲亲爱人,叶斯年默默做了个深呼气,一定要把持住!!!

    楚越丝毫不知身后的小孩儿正在默念清心咒,感受着投在自己背上的强烈视线,他有意无意地绷紧了脊背的肌肉,以一种看上去非常有型的姿势在前面带路。

    叶斯年咬牙切齿地跟在身后,恨不得用视线在他身上戳出两个洞来!

    这人怎么这么不讲究啊?!他可是个柔弱的哥儿啊!虽然两人早有婚约,但这不是还没过门嘛!他怎么能就这么光着上身在自己面前晃还一点授受不亲的觉悟都没有?!

    真是瞎了他的眼!!!

    叶斯年恨恨地将视线从他坚实有力的脊背肌肉上撕下来,心中忿忿地下了个决定。

    以后找到老秦的时候,一定要让他在自己面前脱光了走上一天!!

    洗!眼!睛!!!

    带着小孩儿回到自己的帐篷,楚越犹豫了一下,想到他千里迢迢赶来一定很是疲惫,忙叫人给他准备帐篷。

    叶斯年在一旁坐下,视线不受控制地移到站在帐门边和人细细嘱咐着什么的楚越身上。

    那人带着能遮住整张脸的铜质面具,整个人都显得更加威武,虽然看不清脸,但只看身材就知道他长得肯定不差,毕竟是这个世界的主角,怎么可能长得不完美?

    想到他的容貌,叶斯年这才终于想起自己千里迢迢来这里的目的,他一拍脑袋,心中腹诽自己简直被美色迷昏了头!

    颇有些不好意思地从包袱中拿出了皇帝赐的药,指尖抚过扁平瓷瓶精致光滑的表面,他忙站起身,对着向自己走来的楚越道:“楚将军,这是陛下赐的药,您要不要试一试?”

    这药他已经用系统扫描过了,不愧是皇家珍藏,显示出的结果表明,对楚越受的伤来说,这种药的效果确实很好。

    “唤我楚越。”楚越声音低沉地开了口,他站在叶斯年的身前,伸手拿起那个看上去很漂亮的小瓷瓶,修长带着薄茧的手指在他白皙的掌心划过,叶斯年不受控制地蹙了下眉心。

    他眨了眨眼,不动声色地缩回手握拳垂在身侧,努力忽略心尖仿佛被小猫粉粉的肉爪挠过时引发的战栗。

    楚越打量了几眼指间的瓷瓶,不感兴趣地撇了撇嘴,他自己是不怎么在乎容貌的,戴上面具也是免得别人总是自以为不动声色地打量自己,并没有多少毁了容貌便不能见人的感觉。

    但印象中哥儿对这个却是非常在乎的……

    楚越心中一动,原本是怕吓到小孩儿打算等他去休息后背着人自己涂药的,但对上那双仿佛盛着星光的凤眼,他忽然开了口,道:“帮我涂药?”

    话音刚落,他自己都惊讶了,他是知道自己脸上的伤的,确实十分狰狞,万一吓到了面前看上去就十分脆弱的小孩儿怎么办?

    但是……

    他有些迟疑地看了眼面前对自己痴心一片的小孩儿,心中忽然涌出一丝笃定,他觉得,或许面前的小孩儿并不会让自己失望。

    听到他的话,叶斯年悄悄翻了个白眼,心中暗暗吐槽这人真是太过霸道,但除了这些也并没有恐惧厌恶的情绪。

    笑话,想他当年宰杀丧尸如砍瓜切菜,什么样的伤眼容貌没有看过?不就是个小小的伤疤?小菜一碟!

    白皙细嫩的手指轻轻揭下了自己的面具,楚越罕见地有些紧张,他紧紧盯着面前小孩儿的双眼,不愿意放过他眼中一丝一毫的情绪。

    而叶斯年也确实没有让他失望,他不甚在意地揭下面具,但只是一瞬,他轻松的眼神就猛地一变,视线凝在了那道从左眼角延伸到脸颊的狰狞疤痕。

    手指不受控制一般抚了上去,叶斯年忽地感觉心脏一滞,有些微微地发疼,一股难言的杀意和愤怒袭上心头,他语气有些发冷地道:“谁伤的?”

    敏锐地察觉到小孩儿眼中的心疼和愤怒,楚越忽地心中一酸,莫名的有一种被人放在心底关怀保护的感觉,他张了张口,想说伤到自己的人坟头恐怕已经长了草,但到底还是不愿意打断这让自己感到心安的情绪,情不自禁地伸出手,揽住站在自己身前的小孩儿,将他搂进自己的怀中。

    靠在男人宽阔的胸膛里,掌下是男人充满爆发力的肌肉,呼吸间满是男人充满强烈侵略感的气息,叶斯年一愣,终于回过神来。

    他猛地推开男人的桎锢,眼神有些惊疑不定。

    一方面他觉得上两个世界自家爱人都只是和剧情没什么关系的角色,这一辈子应该也是那样,另一方面,他又为刚才在他怀中时心中满溢的满足感和幸福感所迷惑。

    如果这人不是爱人的话,他应该像上次碰到林琛的时候一样,心生厌恶恨不得离得远远的才对啊!

    这……到底什么情况?

    叶斯年有些糊涂了,他面带纠结地不时打量对面的楚越,却发现就这么看着对方自己实在是确认不了。

    但是……

    如果面前人不是自己的爱人也就算了,那他和谁在一起都和自己没关系,但是,如果他就是自己的爱人呢?自己还要眼睁睁地看着他英雄救美和别人在一起吗?!

    想都别想!

    低垂的凤眸中猛地闪过一片寒光,叶斯年眯了眯眼,强自忍下心中忽然而起的杀意。

    看着面前害羞地推开自己后便垂着脑袋不知在想着什么的小孩儿,楚越也十分苦恼。

    他不知道自己怎么了,竟然像是禽兽一样,非常想要将面前细皮嫩肉的小孩儿抱入怀中狠狠欺负,想要狠狠吻住他那双艳色的唇,想要将他从此藏在怀里不让任何人瞧见,甚至……想要将他按在身下为所欲为狠狠蹂.躏……

    他可以想象小孩儿的唇是多么柔软,他的身体是多么迷人,甚至,他甚至能想象出小孩儿会有的如火热情!

    可是之前,他明明对那些事情不甚感兴趣的啊!

    楚越又看了眼偷偷打量自己的小孩儿,不动声色地深深吸了口气,按捺住心中忽然而起的强烈占有欲和愉悦感,面容严肃地道:“帮我擦药。”

    叶斯年犹豫了一瞬,他还不能确定眼前这人就是老秦,但他现在是对忠国公楚越痴心一片的杜清欢,即便确认不了也只能乖乖上前,接过他手中的瓷瓶。

    因为有了面前人或许是自家爱人的猜测,叶斯年动作间下意识地带上了些许小心和怜惜,十分认真地注视着他脸上狰狞的疤痕,动作轻柔无比,一副生怕弄疼他的样子。

    楚越心中熨贴,面上却不动声色,甚至仿佛不经意地握住他的手,义正辞严地道:“已经不疼了,不用如此小心。”

    心头滑过一股亲昵的意味,叶斯年视线扫过那只被男人握住的手,银白色的指环静静环在无名指上,他垂眸抿了抿唇,这才轻轻点头,道:“嗯。”

最新网址:www.lewengu.com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其他书友在看:农家色女:乡野痞汉太撩人 殿下,王妃又去赚钱了! 来自炼狱的男人 沉婚 我为佞臣操碎了心 点翠夫人 夜少萌宠小娇妻 我的老公来自漫画 念再竹镜寒 逍遥兵王
热门推荐:我有药啊[系统] 敛财人生[综]. 修真聊天群 快穿之打脸狂魔 我真是大明星 美人记 六零时光俏 重生空间之田园归处 娇宠令 头号炮灰[综].

如果您喜欢,请把《炮灰逆袭系统[快穿]》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炮灰逆袭系统[快穿]第35章 逆袭穿越种田宅斗文(四)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炮灰逆袭系统[快穿]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