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府小媳妇

澳门银河娱乐场官方网

类别:澳门银河娱乐场官方网澳门银河官网 作者:笑佳人 书名:王府小媳妇

    方氏在九华寺的大殿上完香,便领着丫鬟下了山,路上仔细留意着外面的动静。

    她跟陈朔约好了,陈朔安排人扮作走投无路要卖孩子,她假装路过买下凝珠当干女儿,以后含珠进侯府替替他们照顾阿洵,由她来照顾招人疼的凝珠。

    没走多久,就听前面有妇人呼救,方氏挑开窗帘看看,果然瞧见了衣衫褴褛的凝珠,娇娇小小地跪在妇人身边,扭头朝马车这边望来,小脸白白净净,一双杏眼哭得跟核桃似的,可以想象这两晚小丫头自己住时有多害怕。

    方氏心疼极了,忙命车夫停车,她要下去接人。

    谁料刚下去,忽有马蹄声传来,伴随着喊母亲的声音,方氏大惊,转身看,真的是长子文庭,可是两个儿子去洛阳请名医了,明明写信说三日后回来的,怎么提前了?

    “娘,我提前回来了,听说您来了这边,就过来接您。”周文庭隔了几步远翻身下马,深深吸了一口气才看向路旁跪着的小丫头,平静而疑惑地问,“这是……娘想买她?”

    八岁的凝珠不认得他,紧张地望着方氏。

    方氏忙道:“是啊,她过不下去,要卖女儿,我在车上看这孩子乖巧可怜,模样……”

    周文庭知道母亲会说凝珠模样像自己的小姨母,所以他及时打断道:“嗯,正好我身边缺个丫鬟,就让她给我当丫鬟吧。”说着不给母亲反应的机会,将腰间的荷包放到了妇人身前,伸手就要去扶凝珠起来。

    上辈子他回来时,母亲已经收了凝珠当干女儿,导致他连诉情的机会都没有,等她与齐智离开京城,他想不明白齐智为何会被调走,去找母亲表兄要个答案,才知晓了她真正的身份。三天前他忽然在洛阳客房醒来,一切都回到了他十五岁这年她即将进周家大门的时候,周文庭便下决心,这辈子绝不再与她错过。

    只要不是兄妹,他们之间就没有阻碍了。

    给这个陌生人当丫鬟?

    这跟姐姐方氏告诉她的不一样,凝珠害怕,怕自己再也见不到姐姐,眼泪又落了下来,无助地望着方氏。

    方氏那个心疼啊,拍开儿子的手,将小丫头拽到了自己这边,搂在怀里道:“让个孩子给你当丫鬟,你也真狠得下心,想要丫鬟回去我送你十个八个,这丫头合我眼缘,我要收她当干女儿。走,咱们去车上坐,不理他。”

    方氏决定耍横,扶着凝珠上了车。

    周文庭没有阻拦,却在母亲上车前将人拉到了一旁,坚持道:“娘,我就想要她当丫鬟,年岁大的心思活泛不老实,小厮们伺候的不够尽心,您就别跟我抢人了。”

    方氏不依,坚决不许。

    母亲不许,周文庭也耍赖不让她上车,跟见到了心爱的宝贝似的,拒不松口。

    方氏真的快气倒仰了,没料到平时懂事稳重的长子撒泼起来竟然比小儿子还气人,眼看马车里的小姑娘担心地往外望了一眼,方氏没办法,只好将儿子又往远处扯了扯,简单地将事情原委告诉了他。

    周文庭早有准备,假装沉思片刻,低声道:“娘,既然如此,凝珠更应该给我当丫鬟。一来她只是我名义上的丫鬟,平时穿戴教养咱们照样会教给她,我也不会真让她伺候我,二来如果她成了母亲的女儿,将来免不了出门做客,遇见的人越多,越容易出差错,在她姐姐取得姑父信任前,咱们不能冒险,必须步步谨慎。而做了我的丫鬟,凝珠既可以避免没必要的应酬,又能随我去侯府做客,少不了她们姐妹相见的次数,您说是不是?”

    方氏迟疑。她提出认凝珠当义女,外甥心里并不愿意,怕姐妹同时在京城出现容易出事,实在是看不得姐妹俩哭得那么伤心才答应的,现在儿子的这个法子确实更稳妥,只是,含珠愿意吗?凝珠会不会觉得委屈?

    知道她担心什么,周文庭再次保证道:“娘,只要咱们将凝珠照顾得好,她姐姐不会多想的。”

    方氏想了想,道:“我先跟你表哥他们商量商量,要是含珠不愿意,就还认作女儿。”

    周文庭点头同意。

    没什么好担心的,含珠事事以妹妹的安全为先,绝不会拒绝这个提议。

    含珠确实没有反对,柔声讲道理给妹妹听,凝珠信任姐姐,乖乖地点头。

    接下来几日姐妹俩还是在一起,对周家人熟悉了,含珠更加放心,楚倾回来那天,含珠默默看了妹妹一眼,无声嘱咐她听话,然后就上了马车。

    当天凝珠就搬去了周文庭的院子,周文庭住东屋,安排她住后院。

    姐姐走了,大公子不用她干活,凝珠躲到床上偷偷哭去了。

    “为什么哭?”周文庭在床边看了一会儿了,见小丫头哭得发抽,跟上辈子姐姐走后一样难过,他却比上辈子更心疼,坐到床边,将小丫头转了过来。

    凝珠吓了一跳,看见是他,不想在他面前哭,伸手抹泪,“大公子……”

    “喊我大哥。”周文庭拉住她手,温柔地替她擦泪,“阿凝只是我名义上的丫鬟,是做给外人看的,私底下的时候,你喊我大哥就好了,我也把你当妹妹,你有什么伤心委屈都可以告诉我,不用将我当外人。”

    他嘴角含笑,明亮的眼睛里是跟姐姐看她时一样的温柔亲昵,凝珠突然不怕了,怯怯地问:“真的可以喊你大哥吗?”

    周文庭笑着点头,“当然,不过不能让旁人听见。”

    秘密往往能让两个人更亲近,凝珠看着面前俊朗的少年郎,乖乖地点头。

    “那你哭,是想姐姐了吗?”周文庭熟练地摸了摸小丫头脑袋。

    凝珠揉了揉眼睛,又点了点头。

    “过几天我就带你去看她。”周文庭低头看她,看不够。

    凝珠心里高兴,还是点头。

    周文庭笑了,“你怎么只知道点头,不会说话了?”

    凝珠破涕为笑,仰头看他,“大……大哥对我真好。”

    周文庭目光在她脸上流连,柔声道:“以后会对你更好,好了,看你哭得脸都花了,先洗把脸吧。”

    凝珠本能地又要点头,对上少年会笑的眼睛,有点不好意思,低头穿上鞋子,去那边洗脸。

    周文庭坐在床上看不远处的小姑娘,长长地舒了口气。

    都安排好了,接下来,只需要等她长大了。

    五年后。

    周家的庄子上,周文庭翻身下马,再伸手去接马上的小姑娘,“下来吧,我扶你。”

    凝珠刚刚被他抱着跑了一圈马,小脸红扑扑的,信赖地俯身,由周文庭撑住她腋窝将她提了下去。双脚落地,凝珠习惯地要往里走,一抬腿才发现腿酸得厉害,差点跌下去。

    “慢点,我先扶你走两步。”周文庭稳稳搀着她,不放心地道。

    凝珠摸了摸大腿里侧,小声抱怨道:“下次再也不骑马了,一点都不好玩。”

    周文庭笑着听着,并没当真,小姑娘的喜好变来变去,现在是吃到苦头了,过几天忘了疼肯定还想骑。

    走了几步,凝珠腿不酸了,丢下兄长,她先去屋里沐浴,刚刚出了一身汗,黏糊糊的不舒服。

    周文庭目送她进屋,他也回房沐浴更衣。

    一刻钟后,周文庭先去了厅堂,桌子上丫鬟们已经摆了一盘水灵灵红艳艳的樱桃,周文庭捏了一颗,酸甜可口,想到凝珠最爱吃樱桃,就吩咐小丫鬟再去洗一盘,然后打发丫鬟们退下去,别在旁边碍眼。

    凝珠绞干头发才过来,进屋先看到了那两盆樱桃,情不自禁笑了,快走几步坐到兄长下首,“大哥怎么不吃啊?”说话时自己捏了一个放进嘴里。

    周文庭笑着陪她吃,吃着吃着目光就停在小姑娘唇上挪不开了。

    樱桃红,她的唇更红,樱桃刚洗过,她也刚洗过,身上有淡淡的女儿香飘了过来。

    周文庭突然口渴,但他不想喝水。

    可是她……

    十三岁了,不小了,至少可以定亲了,他不急着做旁的,但好歹得让她知道他的心意,别再只把他当哥哥。

    想要又怕她不喜欢,不做点什么心头又有把火往全身肆虐,脑海里天人交战,终于在她无意沾了樱桃汁在嘴角时,周文庭忍不住靠了过去。

    他挨得太近,凝珠一边嚼刚送进去的樱桃一边看他,渐渐地发现了兄长的不对劲儿,那眼神,好像跟姐夫看姐姐时有点像。凝珠心里没来由发慌,含糊不清地问,“大哥看我做什么?”

    “你这里沾了樱桃汁。”周文庭指着她嘴角道,声音低哑。

    凝珠恍然大悟,紧跟着为自己的胡思乱想脸红发烫,垂眸,伸手就要擦。

    “我帮你。”周文庭一把攥住她手,语气不容拒绝。

    他俊美的脸近在眼前,凝珠突然很紧张,紧张地什么都忘了。

    周文庭喉头滚动,刚要随心所欲,发现她一边腮帮子鼓着,想也不想就道:“把籽儿吐了。”

    凝珠习惯听他的话了,赶紧扭头吐籽儿,吐完了,她转过去,想让他松手她自己擦嘴,谁知眼前俊脸一晃,紧跟着就有陌生的有点清凉的软贴到了她唇角。

    凝珠瞪大了眼睛。

    周文庭看见了,见她没有生气没有躲避只是呆呆的,他像是得到了鼓励,再也压抑不住两辈子的想念渴望,猛地将她搂到怀里。

    她本能地挣扎,开口时却被他趁虚而入,陌生的感觉,像是羽毛在她心尖儿上撩。

    凝珠没了力气,小手抓着他衣襟,随波逐流。

    他好像在罚她,罚她吃了太多的樱桃,所以现在他把她的唇当成樱桃,一遍又一遍地要。

    可她不是啊,她有点疼了。

    “大哥……”趁他亲到了别处,凝珠急着喊停,不懂他为何要这样做。

    “凝珠,嫁给我吧。”一经打断,周文庭理智恢复了过来,埋在她肩窝平复,然后他抬起头,捧着她发烫的小脸,又亲了她一下,“凝珠,我喜欢你,我不想当你大哥了,想娶你为妻,你呢,你喜欢我吗?”

    凝珠杏眼里如蒙了一层水雾,透过那水雾,她看到了男人幽深的黑眸。

    可她不懂他怎么就喜欢她了,也不懂为何心跳的那么快。

    她美丽的眼睛勾人的魂,周文庭忍得辛苦,捧着她脸又问了一遍,“凝珠喜欢我吗?”

    凝珠不知道,只有脸越来越红。

    “你不说话,我就当你默认了。”周文庭挨得她更近,几乎脸贴脸。

    他的唇快要碰上她,凝珠想到那身体不受控制的感觉,慌了,推着他道:“我,我要问问姐姐,还有舅母……”

    “不用问她们,只要你愿意,我就能娶你。”周文庭现在就要她回答,盯着她慌乱的杏眼,手心里都是汗,“凝珠,你喜不喜欢我,你真的不知道吗?那我刚刚亲你,你喜不喜欢?”

    凝珠脸登时更红了,羞于回答,也不敢看他,小姑娘紧张地闭上了眼睛。

    周文庭怔住,看着她紧闭的眼绯红的脸,心里得了答案,他笑,再次压住她唇。

    她那么喜欢跟他在一起,怎么会不喜欢他?

    上辈子他输在自己的迟钝上,他都不清楚是否喜欢她,她单纯简单,更不会往旁处想。

    这辈子他早早占了她的心,她定会喜欢他,回去他再告诉母亲,母亲那么疼凝珠,没了身份的阻隔,肯定也会高兴他讨了如此好的儿媳妇给她。

    这世她的幸福,由他来给。

    作者有话要说:定王的零点左右发吧!

    谢谢姑娘们的地雷,么么哒~

    王小鳯扔了一个地雷

    木美扔了一个地雷

    咸鱼不粘锅扔了一个地雷

    栗子不是荔枝扔了一个地雷

    桃桃桃桃子扔了一个地雷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其他书友在看:玄黄龙吟诀 蚀宠娇妻 伪古惑群体之征战二十年 无爱婚姻 邪眸武神 大建筑师 霸道总裁带球跑 《综漫》雾风随行 乔夏的秘密 女王的厚黑狂兵
热门推荐:龙图案卷集 快穿之打脸狂魔 帝师 被隔壁直男看上怎么办 大导演 韶华为君嫁 王府小媳妇 农家乐小老板 过门 我的贴身校花

如果您喜欢,请把《王府小媳妇》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王府小媳妇221|文庭番外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王府小媳妇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