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行道,逆向爱

澳门银河娱乐场官方网

类别:近代现代 作者:梦筱二 书名:单行道,逆向爱

    经过几天的调养, 蒋慕铮的身体恢复的差不多, 程亦还一直赖在医院里,据说是看上了一个新来的小医生。

    “程亦什么时候出院?”洛飒问蒋慕铮。

    蒋慕铮正在给她吹头发,没听清楚,“你刚说什么?”

    洛飒提高声音:“我说程亦什么时候出院,我们一起吃顿饭。”她现在最感激的人除了傅延博就是程亦。

    傅延博把蒋慕铮和程亦他们找回来, 而程亦在十多天的黑暗日子里都陪着蒋慕铮。

    没有他们俩, 蒋慕铮或许就真的再也回不来。

    蒋慕铮关掉电吹风,房间瞬时安静下来, 他说:“程亦现在没时间跟我们啰嗦。”

    洛飒猜测着:“他不会真要追那个美女小医生吧?”

    那医生今年刚毕业, 长得很恬静。

    蒋慕铮:“哪还用追,那小女孩本来就对他崇拜的不行。”

    洛飒说:“跟程亦还挺有夫妻相。”

    蒋慕铮收起电吹风,把她抱在怀里:“改天程亦出院了,让他请我们吃饭, 要不是我非让他住院修养几天,他哪有机会遇到那个医生。”

    “请一顿不行,至少连请一个月。”

    蒋慕铮笑:“你的心怎么比我还黑。”

    他低头啄啄她的唇:“今天宝宝有没有动?”

    “动了几下。”

    “我摸摸你的肚子。”

    “只许摸肚子。”

    “我肯定只摸肚子啊, 我是那种好色的人吗?”

    “好不好色你心里没点数啊。”

    过了两分钟。

    “蒋慕铮,你干嘛!”洛飒踹了他一脚。

    他的手顺着小腹一路向下,放在了她的腿间。

    蒋慕铮一副无辜的样子:“我没干嘛呀, 你又不是不知道, 我远视眼,太近了,我看成是你肚子了。”

    “......”

    洛飒又踹他一脚, 蒋慕铮一直在笑,不敢太闹腾她,他起身,把她放被窝里:“我去洗澡,你要无聊,先看看书。”

    拿了一本育儿书给她。

    洛飒把书放一边:“一会儿你读吧,不想看。”

    蒋慕铮手指拂过她的双眼:“是不是还疼?”

    “不疼了,没事。”她催他:“你去洗澡吧。”

    其实眼睛还是不舒服,前几天哭的太厉害,这几天一直酸胀,她也不敢乱用眼药水,每天就用热毛巾敷敷,但比前几天好多了。

    蒋慕铮的唇很轻的在她眼睛上亲了亲,看看她,又亲了几下,这次去了浴室。

    洛飒倚在床头,眯上眼,将自己放空。

    这几天的噩梦总算过去了。

    只是傅延博和爸爸还一直在忙活,具体什么事情她不太清楚,听到蒋慕铮和爸爸谈话时,说目标人物已经确定了。

    她侧脸,看向浴室那边。

    他清晰的身体轮廓勾勒在玻璃门上,他在这里,整个家就是满的。

    浴室里热气腾腾,镜面蒙上了一层水汽,看不清里面的自己,蒋慕铮凭着感觉在刮胡子。

    半个小时前,他接到冯啸咏的电话,说一切尘埃落定,西南边境可以暂时安稳几年了。

    一个庞大的贩毒制毒集团,不可能一网打尽,但内部全部被打散,几个重要人物落网,可以说是大获成功了。

    两年多的努力,那么多人的付出和牺牲,在今天算是圆满了吧。

    这个消息对他和程亦来说,是最大的欣慰和褒奖。

    其实他和程亦也并没有做太多,只是告诉那边卧底的人,大老板长什么样,在集团以什么身份出现。

    剩下的,全是他们在拼命。

    前几天死里逃生回来时,他见到洛飒在警队大院门口哭的泣不成声,他的心像刀子割的一样,所以以前头儿说,碰什么都别碰爱情,特别是像他们这种不知道死亡什么时候就到来的人。

    回家的路上,洛飒一直抱着他的腰,黏在他怀里,生怕他消失不见。

    他都不敢说真话,说了怕她会怪他,会恨自己的爸爸。

    后来洛飒说:“我都知道。”

    他装傻:“知道什么?知道我今天回来?”

    洛飒:“知道你和程亦不容易,为了帮我爸爸,把命差点都搭上。”

    沉默许久,他问:“怨不怨我没跟你说实话?”

    洛飒静了几秒:“没有怨不怨的,就算我知道了你去那边是为了打探一些消息,可能也不会去阻拦吧。”她实话实说:“但肯定心里是不情愿的。”

    之后她又问:“以前你跟程亦,每次都是这么凶险吗?”

    他点点头:“有时候比这还危险,明知道去了后可能再也回不来,但还是要去。”

    洛飒又收紧放在他腰间的手,她说:“我知道这个和平的时代还是有卧底和特工的,他们不容易。”

    他说:“这个社会,太平的一面,都是你们在经历,所有不太平的一面,有另一批人在经历。你们不知道他们是谁,因为你们的生活离他们很远,也接触不到这些。他们没有真实的名字,生的时候在拼命,死了,就这么没了。”

    就像曾经的他和程亦。

    洛飒突然仰头,浅笑着对他说:“向你和程亦,还有很多很多的奋斗在隐蔽战线的无名英雄致敬。”

    他低头咬咬她的下巴:“以后就跟你们一样了,做一个普通人。”

    洛飒不满道:“做我们普通人不好吗?”

    “挺好的啊,朝九晚五,老婆孩子热炕头。”

    “去你的!”

    “哈哈。”

    浴室的水还在哗啦啦流着,一屋子的白色雾气。

    “蒋慕铮?”

    “怎么了?”蒋慕铮回忆的思绪被打断,回神后关掉剃须刀,打开浴室的门探出头:“洛洛,怎么了?”

    “没什么,以为你晕在里面了。”

    蒋慕铮坏笑:“等不急了就直说。”

    洛飒:“...........”

    五分钟后,蒋慕铮裹着浴巾出来。

    “你怎么不穿衣服!”

    “穿了还得脱,多麻烦。”

    洛飒转过去背对着他开始装睡。

    忽的背后一阵风,随即被他揽进怀里,紧贴着他的胸膛,他舔舔她的耳垂:“一个多月了,你真不想我?”

    洛飒佯装不懂:“前几天不是说过了吗?” 她说过分开的那十几天她有多想他,也是被他逼着说的。

    蒋慕铮低声说:“我现在还想听一遍,想不想?”

    他几下就把她身上的睡裙脱去,两人肌肤相贴,他一只手臂给她枕着,一手握在她的胸前。

    不断的摩挲。

    “想不想我?”

    他又问一遍。

    洛飒:“嗯?你说什么?我远视耳,靠太近我听不见。”

    蒋慕铮:“......”他亲着她的脖子,在她耳后说:“别以为你有了护身符我就不敢拿你怎么样,一会儿肯定让你求饶。”

    “你敢!”

    几秒后,洛飒啊的一声尖叫。

    他的速度太快,手从胸前直接到了腿间。

    蒋慕铮轻轻揉着最软的地方,他说:“我在海上快冷死时,就想念你这里,很暖。”

    洛飒:“...流氓。”

    他自己的呼吸也加重,沙哑着声音:“你也想我是不是?”

    洛飒没吱声。

    他笑,说:“我的手湿了。”

    洛飒反手锤他两下。

    蒋慕铮自己有了反应,将她在被子里翻过身,面对着她,吻上她的唇,洛飒顺势勾着他的脖子。

    蒋慕铮的舌直接探进她的嘴里,他真快想死她了。

    这几天他身体没恢复,她也情绪不太稳定,终于憋到今天。

    “要不要?”他用舌尖勾着她的唇。

    “嗯。”

    洛飒被他撩的也受不了。

    蒋慕铮不敢太用力,小心翼翼的进入。

    终于在她身体里时,他才感觉自己活过来了。

    她的温度她的湿度,都是他渴望的...

    因为洛飒的肚子越来越大,蒋慕铮几乎每次都没有尽兴,各种顾忌,但是偶尔隔三差五的吃点肉,也能满足好几天。

    蒋慕铮真的过上了朝九晚五的生活,公司里的很多事俞钰都替他处理了,俞钰处理不了的,四哥也会帮忙。

    他每天最重要的任务就是接送洛飒,哄洛飒开心。

    有天洛飒下班坐到车上时,蒋慕铮在摆弄相机。

    “刚买的?”洛飒问。

    “不是,从我大侄子家抢的。”

    洛飒:“...你们两个从小打,现在还打啊?”

    蒋慕铮:“现在只有我打他的份,他不敢打我,我是他叔叔,他打我就是不尊老。”

    洛飒:“那你也没爱幼啊。”

    “他又不是三岁!”蒋慕铮调试好,对着她拍了一张,回看后效果不错,他说:“这个相机是我大侄子刚买的,我先拿来用用,好用我就留下来,不好用我再给他。”

    洛飒看他特别感兴趣的样子:“你要喜欢我买给你。”

    蒋慕铮:“不用,我就是看我大侄子太傻了,每次送媳妇的礼物都是相机,都好几百部相机了,还继续送,你说他是不是缺心眼?就算他媳妇是摄影师,他也不能十几年来一直都送相机吧?我拿来是想让他再买其他礼物送媳妇。”

    说着,他叹口气:“我那傻侄儿,我都不知道他是怎么混到媳妇的,真怕她媳妇哪天嫌弃他傻,就一脚把他给踹了。”

    洛飒:“......”

    忍着笑,转脸看向车窗外。

    摄影师最喜欢的自然就是相机,每次都送相机那是情调啊。

    唉,她家傻子看谁都傻。

    回到家后,蒋慕铮就迫不及待的给她拍照。

    还让她侧身站着,把小腹露出来。

    洛飒配合着换上露脐装,但还是忍不住提醒他:“现在肚子太小,你拍了也没意义。”

    蒋慕铮:“对我来说有意义,以后我每天都帮你怕,一直到你生,把上百张照片摆放在一起,你就能看出你肚子是怎么样一天天变大的。”

    他嘚瑟道:“我大侄子他们懂摄影又怎么样?他们肯定想不到这么有意义的做法。”

    洛飒浅笑,朝他勾勾手指头。

    蒋慕铮嬉皮笑脸贱兮兮的样子:“你用直勾勾的眼神看我,我都有点怕。”

    洛飒:“......”

    真想踹他两脚。

    蒋慕铮凑过去,“要跟我说什么话?”

    洛飒轻踮着脚尖,在他唇上印了下。

    蒋慕铮可会赖人了:“你竟然勾引我占我便宜啊。”忽的话锋一转:“算了,看你长这么好看,我认倒霉。”

    用手撑着她的后脑勺就深吻上去。

    从衣帽间一路吻到床上。

    甜蜜幸福又简单的日子总是过的很快。

    秋去冬来。

    洛飒也到了预产期,但孩子迟迟未入盆,脐带还绕颈,他们决定剖宫产。

    定了手术的时间后,他们提前入院。

    这几天在医院花园闲逛时,总会看到程亦的身影,他下了班后就会来医院等女朋友。

    蒋慕铮开玩笑说:“过几天我要去非洲,陪我一起啊?”

    程亦指指耳朵:“年纪大了,耳背。”然后指指门诊大楼:“我去接人了,明天我们一起来看洛洛。”

    说完急匆匆跑了。

    洛飒忍不住笑了出来,她踢蒋慕铮一脚:“你吓唬他干嘛,恋爱中的男女,智商都是负数的,他还真以为你让他一起去呢。”

    蒋慕铮幽幽道:“我就是证明一下,我不算傻。”还有比他更傻的。

    洛飒:“............”

    午后的眼光正暖,他牵着她的手在花园里慢悠悠晃着。

    “过两天就要见到宝宝了,你猜是男孩还是女孩?”蒋慕铮侧眸看着她。

    “女孩。”

    “为什么?”

    “我感觉是啊。”

    蒋慕铮笑,他也希望是女孩啊。

    做梦都想着呢。

    手术那天,所有人都到了。

    蒋家老老少少,一共来了十几口人。

    俞钰和冯啸咏也来了,洛飒的舅舅舅妈,还有俞洋也到了。

    洛飒第一次感受到这么一大家子的温暖,眼睛都湿了。

    蒋慕铮抵着她的额头:“马上就做妈妈了,不许激动。”

    洛飒点点头,做了个深呼吸。

    平复好心情,洛飒一一与他们打了声招呼。

    蒋慕铮大侄子家的孩子刚过百日,没想到他们夫妻俩把孩子放在家里也过来了。

    还有他二侄子一家,小不点刚会走路,在房里摇摇晃晃的走着,到处招惹别人,占了便宜后还哈哈哈大笑。

    小米家的儿子最大,嘴巴特别甜,一直趴在洛飒的床边,嚷嚷着要亲亲,被蒋慕铮扯过去好几次,让小米好好教育教育,说这孩子长大了肯定是个小祸祸。

    那孩子趁蒋慕铮不在意,又溜到洛飒身边,还拿唐果给洛飒吃,洛飒说马上手术不能吃东西。

    小屁孩说那就等手术后再吃,先留着。

    洛飒被逗乐了。

    正好是周六,周璇带着江毅皓也过来,但被蒋慕铮堵在门外,不让进。

    所有人都:“.............”

    跟一个十多岁的孩子计较,不是傻子是什么?

    只有洛飒知道,江毅皓在圣诞节那晚亲了她一下,蒋慕铮到现在都记仇呢。

    不过最后江毅皓也冲进来了,还给她买了束鲜花,是玫瑰,把蒋慕铮气的翻白眼。

    江毅皓说:“警花阿姨。”

    洛飒打趣他:“不叫姐姐了。”

    江毅皓挠挠头:“其实我也不想叫你阿姨。”

    洛飒开玩笑:“那就叫姐姐。”

    江毅皓:“姐姐也不想叫了。”

    “那想叫什么?”

    “叫丈母娘行吗?”

    “............”

    蒋慕铮听到了,他提着江毅皓的耳朵走向外面的厅里:“你还想什么呢!”

    江毅皓求饶:“爸,松手啊。”

    “.........”蒋慕铮气的笑了出来:“江毅皓,你这都跟谁学的,啊?”

    “跟你学的!”江毅皓揉揉耳朵:“我在我爸手机上看到你们群聊了,你问他们第一次见老丈人怎么办?有叔叔说直接喊爸。”

    蒋慕铮差点被噎死,踹了他两脚。

    病房是套房,家人都在外面闲聊,洛飒在里面。

    周璇走进去,坐在床边:“我姐现在抓心挠肺,正在路面上执勤呢,一直在骂你们队长,说你们队长跟她对着干。”

    洛飒笑:“队长肯定故意安排她今天执勤。”

    周璇也笑:“谁让她天天没事就怼你们队长,不过她午休时肯定会跑过来。”

    洛飒问她:“你呢?准备什么时候结婚?”

    周璇:“春天吧,冬天太冷了,我都不想动。”

    洛飒笑问:“周叔叔同意你跟江东廷了?”

    周璇:“算是勉强同意了吧,他第一次去我家时,见到我爸就直接喊爸,把我爸差点吓到,后来我爸就没了脾气。”

    洛飒:“喊爸这么管用啊?”

    周璇:“不是喊爸管用,是厚脸皮管用。”

    洛飒眼神示意她身后有人,周璇刚回头,江东廷的吻就落了下来,他说:“谁脸皮厚?”

    周璇耳根红了,拍他:“公共场合,你注意点行吗?”

    但心里美滋滋的。

    洛飒拿手臂遮住眼:“我喊保安赶人了啊。”

    后来江东廷被进来的蒋慕铮赶到了外面的客厅。

    马上就要到手术的时间。

    他与她十指相扣:“一会儿进手术室我陪着你,不用害怕,等我们从手术室出来,你就是我孩子的妈,我就是你孩子的爸。”

    洛飒嘴角扬了扬,含住他的下唇轻轻咬了下,又轻柔吮吸。

    蒋慕铮呼吸不稳:“洛洛,你故意的吧,今天这笔账我记好了,你生过孩子后,我慢慢跟你算。”

    洛飒圈住他的脖子,把脸埋在他脖子里,没人知道她有多喜欢这个男人。

    蒋慕铮一直待在手术室里,从洛飒打麻药到孩子出生,每一幕,都像是刻在脑海里、心脏上。

    当听到软软的新生儿的啼哭声,医生说:“是个倾城的千金哦。”

    他眼泪一下子就掉了出来。

    洛洛是局麻,意识蛮清醒的,他俯身,哑声跟她说:“我们的宝贝女儿跟你长的一样好看。”

    其实他只是匆匆一瞥,就被护士抱过去。

    洛飒擦擦他的眼泪,她自己也哭了。

    女儿洗好包好,护士抱过来:“恭喜啊,可漂亮了。”

    蒋慕铮都不知道要怎么抱,颤颤抖抖的,终于看清了宝贝的样子,眯着眼睛,浓密的黑发,可爱的鼻尖,肉嘟嘟的小脸蛋,虽然一点也看不出好看,但在他心里还真就是倾国倾城。

    他亲了又亲。

    放在洛飒边上跟洛飒碰碰头。

    洛飒还要在手术室观察,护士问他是他自己把宝宝抱出去,还是她抱给他们家人。

    护士和医生都是和四嫂认识,四嫂也在外面等着,他说:“你帮我抱出去吧,谢谢。”

    他留下来继续看着洛飒。

    蒋慕铮眼角还是湿的,这辈子所有的幸福、喜悦和激动,全是眼前这个女人给他的。

    这一生的幸运,从遇见她开始。

    他双手搓搓脸,接下来,他要开始奶娃哄老婆的日子了。

    新手爸爸自然是不称职的,被陶尹凡和俞钰各种嫌弃,后来干脆什么都不让他靠边。

    他拿着宝宝的小手,怎么亲都亲不够,宝宝醒的时候,他就会捏捏她的小脸蛋。

    被捏的流口水了,宝宝好像不高兴,小腿乱蹬。

    “你干嘛呢!”啪的一下,被陶尹凡打了一巴掌。

    蒋慕铮:“......”从小就被打,有了孩子了,还是被打。

    “你的任务就是伺候洛洛,这里没你啥事了。”陶尹凡把他赶出了婴儿房。

    蒋慕铮郁闷的又回了卧室。

    “被嫌弃了?”洛飒幸灾乐祸。

    蒋慕铮给她倒了杯糖水:“哪有,是我看不惯她们笨手笨脚的,眼不见心不烦。”

    洛飒笑了出来。

    蒋慕铮黑着脸,凑到她脖子处轻轻咬着。

    “你烦不烦!”洛飒推他。

    蒋慕铮亲的越凶,手也放在了她腿上。

    “不行的。”

    “我知道,就亲亲。”他亲着她的唇角:“还要过多长时间?”

    “两个月。”

    “............哪个医生说的!我明天找她去!”

    洛飒:“......”

    她身上有伤口,蒋慕铮也不敢压着她,从她身上起来,给她整理好衣服:“等到春天时,我们去潜水吧。”

    洛飒心情不错,她笑说:“我有潜水证。”

    她把玩着他的手,“希望赶紧出月子,春天快点到来。”

    蒋慕铮:“急什么,我再伺候你几个月。”她现在洗漱他全部包了。

    洛飒左盼右盼,终于到了五月份,她身体恢复的差不多,因为奶水少,几乎少的可怜,宝宝六个月时,就断了奶。

    洛飒这才想起:“我们什么时候扯证啊,要给宝宝上户口。”

    “不急,一周岁内上户口都行。”

    洛飒:“......”

    蒋慕铮把她搂怀里:“过段时间吧,等我们从海南潜水回来的。”

    洛飒也就由着他,知道他一直挺郁闷的,因为什么惊喜都没给她,她就怀孕了。

    她说不介意的,婚礼简单点就行,可他就是不依,说别的女人有的,她一样都不能少。

    去国外潜水她还要打申请,不知道啥时候能批,挺麻烦,后来蒋慕铮就把潜水的地点改在了海南,她说哪里都一样。

    海水都是漂亮的。

    周五洛飒请了一天假,加上周末,一共三天的假期,他们去了海南。

    她说:“这算是提前透支蜜月旅行吗?”

    蒋慕铮:“蜜月旅行去瑞士,带你滑雪,到时候你提前几个月就打申请,今年休年假我们就去。”

    “好,正好去看看爸妈。”蒋父蒋母都住在那边。

    洛飒对潜水其实已经没有那么大的期盼,这次一心想来,只是想跟他一起畅游海底。

    以前除了教练,大多时候都是她一个人潜水,或是跟不认识的人。

    所有装备都穿戴和挂配好,这次是全面罩潜水,蒋慕铮还让人配上了对讲机,洛飒猜想大概上次他在海上漂了几天,有心理阴影了,所以不管干嘛都要带上类似手机一样的装备。

    在岸上,蒋慕铮还跟她自拍了张照片。

    因为带着面罩,蒋慕铮没法亲她,只摸摸她的面罩。

    蓝天白云,阳光海风。

    他与她十指紧扣走向海边。

    洛飒忽然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也许上辈子,他们也这样走过。

    蒋慕铮与她一起,向深海游去。

    洛飒一直都觉得,最美的景色,莫过于海洋世界。

    她一直向前游着,还在想有没有运气遇见鲸鲨,来个合影。

    回神时,就不见蒋慕铮在身边。

    洛飒转身,他就在不远处,隔着两三米。

    “前边那小孩,你老公喊你回来了。”

    洛飒笑:“找踹是吧!”

    蒋慕铮看着她:“洛洛,我爱你。”他喉间轻滚,顿了几秒才调整好呼吸,他说:“大海为证,希望下辈子,下下辈子,再下下辈子,你仍然叫洛洛,我也叫蒋慕铮,我们还能遇到,然后你还要给我生个漂亮的女儿,我还会跟你一起来这里。”

    准备了那么多话,一时紧张都忘了。

    他做了个单膝下跪的姿势,晃晃手里的戒指:“洛洛宝贝,嫁给我吧。”

    洛飒眼泪掉在面罩里,那枚戒指跟她那枚粉钻形状一样,但比她的那个钻石要大一圈,他竟然订做了两枚。

    难怪她在家里时提出要去扯证,他拒绝了,原来他想等求婚后再去领证。

    这个傻子啊。

    她哽咽着:“老公,我愿意。”

    蒋慕铮嘴角扬了扬,他朝她游过来,把那枚戒指套在她手指上,两人碰碰面罩。

    他牵着她,在海底转了转,又向海面游去。

    珊瑚、不知名的美丽小鱼,都是他们幸福的见证。

    冲出海面,他把面罩拿下,又把她的也拿下,一手揽腰,一手箍着她的大腿,将她高高举起。

    他仰头,深邃的眼神直达她的眼底,他说:“刚才喊我什么?”

    “老公。”

    她双手搂住他的脖子,低头,用力缠绵的吻着他。

    这一生,遇见他,被他爱着,是有多幸运。

    执子手,愿还有来生。

    (大结局)

    作者有话要说:  完结啦,撒个花~

    感谢各位侄女两个多月的陪伴~

    我自己也对五叔和洛洛不舍,愿他们一切都好,愿你们所有人跟他们一样幸福~

    *

    下一本要开的是《移情别恋了》,一个不一样的女主,让人又爱又恨,她坚强独立,双商高,她有时特别善良,但大多时候心是冷的,她特别现实,眼里只有钱...

    至于男主,在女主看来,她怎么都捉摸不透他。

    这文的女主和男主都不太好写,等我全文存稿再发~大概最早会在十二月初~

    喜欢的姑娘们可以去我的专栏提前收藏~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其他书友在看:总有人治得了你 一个烂尾引发的桃花债 前夫为皇[星际] 异闻鹿笙 重生之歌神嫁到 影后饲养宠物手册 [盗墓/全职]无需壮阔 [重生]影后级白莲 提灯映桃花 保全专家
热门推荐:龙图案卷集 快穿之打脸狂魔 帝师 被隔壁直男看上怎么办 大导演 韶华为君嫁 王府小媳妇 农家乐小老板 过门 我的贴身校花

如果您喜欢,请把《单行道,逆向爱》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单行道,逆向爱79|番外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单行道,逆向爱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