折腰

澳门银河娱乐场官方网

类别:澳门银河娱乐场官方网澳门银河官网 作者:蓬莱客 书名:折腰

最新网址:www.lewengu.com


    小乔一吓,被他吹着了炙热鼻息的一块耳朵根儿和脖颈上的皮肤唰的竖起了一根根的寒毛,急忙往后仰,尽量避开他的压制。

    “夫君怎的了?我不明所指。”

    她应声。其实略微心虚,声音也就没那么多底气,有点飘。

    她的眼睛已经渐渐适应了昏暗。虽然不是看的依然不是很清楚,但能清晰地感觉到,他在盯着自己。

    片刻后,魏劭终于慢慢地坐直了身体。两人中间距离空了出来。

    小乔呼出一口气,这才发觉自己一只手还摁在他一边的大腿上。

    他大腿肌肉扎实,精瘦感觉的那种硬。隔着层薄薄的衣料,也不知道是自己手心还是他的皮肤,总之热乎乎的,赶紧缩了回来,手脚并用地要爬进去,才爬下他的腿,就爬不动了,不知道怎么搞的,一片衣角还被他的脚给压在下面。

    小乔试着扯了下。

    也不知道他是故意,还是腿真的有那么沉,纹丝不动。

    小乔又扯了下。

    “夫君,你压住我衣角了。”她轻声提醒。

    片刻,魏劭仿佛从鼻子里冷冷哼了一声,腿微微抬了抬。小乔得以解脱,急忙爬进去躺下来,睡在了最靠里的一侧。心里不禁暗暗吐槽了起来。

    因男尊女卑,通常女子出嫁前,接受的教导里其中有一条,就是日后夫妻同床,遵男睡内女睡外的次序。

    这个男的,大约是习惯使然了,两人同居第一晚开始,他就倒在外侧不进去。小乔不好赶他进去,自己就睡里头了。

    偏他臭毛病还这么多。

    她真的更喜欢睡外头,空间大,上下也方便!

    ……

    魏劭感到大腿一松,她把手收了回去。

    那块被她手心按过的地方,好像也没那么热了,迅速凉却下去。

    他还坐着不动。额头刚才撞了的那块,到这会儿还是隐隐有点痛。明天说不定就起乌青了。

    刚才他分明听到她在笑。

    再往前,自己刚回来进门时,因为酒喝的确实有点醉,脚步不稳停在门口暂时醒神时,她看着一脸的关切,嘴里让仆妇们来搀扶,自己就杵在跟前不过来。

    以为他看不出来,她脸上的关切,分明也是做出来的。

    真要这么关切,过来扶一把,手就会被自己给拗断吗?

    男人难免总这样,娶了个妻,哪怕自己再不待见,下意识也是要求妻子对自己死心塌地。

    魏劭就是这样一个大路俗货。

    刚才小乔要是真走过来扶他,他还未必会让她碰。

    但她看着不动,那就是她的问题了。

    他要是没理解错,乔家是为了向自己示好,才主动嫁了个女儿过来的。

    难道在出嫁前,就是这么教导她来侍奉自己的?

    魏劭瞄了眼床榻里侧的那个身影。

    她这会儿缩在最里头,跟只猫似的一动不动,从头到脚,透出股老老实实的劲。

    魏劭这才觉得心里稍微舒服了点。再次摸了摸自己额头,一个仰身倒回在了床上。

    仰下去的时候,他忽然想起刚才她被自己绊倒扑跌过来时的一刹那感觉。

    前头,好像还挺软的。

    ……

    第二天早上,魏劭醒了。

    昨晚喝的实在太多,宿醉了一夜,现在醒来,还是微微有点头疼。

    他睁开眼睛,立刻看到一张脸,目光一定。

    短暂的茫然过后,意识很快清醒了。

    不知道怎么回事,睡了一觉醒来,和这女人就睡成了面对面,靠的还挺近,就剩一肘的距离了。

    其实更严格的说,是他自己往里翻身,结果朝她靠了过来。

    她睡的依旧还很沉,长发略微凌乱地覆在脖颈一侧,有几丝儿还沾在了她唇上,两边脸庞睡的红扑扑的,眼睫毛卷曲着,透着股俏皮的劲儿。

    魏劭视线在她脸上停留了一会儿,几乎是出于男人的本能,自然就往下,看了眼她已经有点松开的衣襟。

    虽然才同住了没几个晚上,但魏劭早就留意到,她睡觉时衣襟总是掩的严严实实,好像自己会对她做出什么似的。

    他感到有点可笑,为她这种幼稚的举动。

    但这会儿,她的衣襟既然是自己松开的,他便顺道看上一眼也是无妨。

    魏劭因为这个念头,心里好像忽然生出了一种报复似的小小快感,瞄了眼她从衣襟里露出来的生的极是精致的锁骨下方的几寸之地。

    下头慢慢有点胀的难受起来,想去解手。

    这时,小乔的眼睫毛微微动了动。

    魏劭迅速收了目光,翻了个身朝外。

    小乔睁开眼睛,看到魏劭背对着自己还睡着。揉了揉眼,目光落到帐外的窗上,脑门一下就清醒了。

    她起晚了!睡过头了!天已经大亮了!

    这会儿再去徐老夫人那里问早安,铁定是迟了!

    她真的挺想尽量在魏劭祖母跟前给她留个好印象的。就算原本没这个想头,昨天见面过后,这个念头仿佛也不是那么遥不可及了。

    可是却这么倒霉,徐夫人昨天刚回来,自己第二天的早上就睡成了一只猪!

    她睡晚也就算了,可是春娘怎么就没来敲门提醒。难不成这西屋里的人全都睡死了过去……

    小乔欲哭无泪,弹簧似的一下从床上坐了起来。

    魏劭睁开了眼睛,回过头,皱眉看着她手忙脚乱从自己腿上一脚就翻跨了过去:“怎么了你这是?一大早的,后头有狼在追你不成?”

    “迟了!起晚了!去祖母那里问安要迟了!”

    小乔顾不上他了,下了地,哭丧着脸回头道了一句。

    魏劭这才慢吞吞地翻身坐了起来,理了理自己的衣襟,唇边露出一丝讥笑:“至于吗?去晚了些,祖母会吃了你不成!”

    你当然没事了!

    小乔心里嘀咕了一句,有些怨他。要不是昨晚他回的太迟,临睡前又折腾了一番,自己早上也不至于睡过了头。

    小乔没再理会他,掩上衣襟匆匆去开了门,春娘和服侍盥洗的仆妇们果然在外头廊上已经站了一地。春娘看到小乔,立刻低声道:“女君莫急。是老夫人那边方才传来了话,说知道男君昨夜吃酒回来晚了,你二人不必早起过去问安,婢才没叫门的。”

    小乔这才稍稍松了口气,让人进来服侍梳洗。

    魏劭仿佛故意和她作对似的,动作慢的离谱。她一个女人都已经收拾好了,他还在那里穿外衣,系条腰带也要好久,看的一旁的小乔两眼冒火,恨不得上去拍他一巴掌。好容易收拾妥了,他又吃了几口端过来的早点,这才看了眼小乔,慢条斯理地道:“走了。”

    小乔跟着他走了出去。

    这会儿离正常的问安辰点已经过去了差不多整整半个时辰。太阳也升上了北屋的屋脊。两人在仆从的一路注目之下来到了北屋,不是昨天的那间正堂,徐夫人在她平常活动的一间起居室里,里头人还不少。除了朱夫人、郑姝,连魏俨也在。他一身精神,正陪在徐夫人身侧说说笑笑,听到仆妇报说魏劭和小乔来了,停了下来,转过了头。

    不止他,屋里剩下所有人的目光也都齐刷刷地看了过来。

    魏劭一脸坦然地走了进去,小乔垂下眼睛,跟他站到了徐夫人面前。

    她已经觉察到了一旁朱夫人盯着自己的目光,没法形容的酸爽。

    “祖母在上,受孙媳妇一拜。”小乔行礼,“实在是孙媳妇无礼,祖母归家次日,竟就怠惰至此。恳请祖母责罚,下回再不敢了。”

    “无妨,”徐夫人显得很和气,“是我叫人不用吵你们的。可吃了?要是没吃,这里还有热的早羹,你二人去吃便是。”

    “来时用过了。孙儿谢过祖母疼爱,体谅孙儿昨晚回的迟。下回再不敢了。”魏劭也笑道。

    魏俨哈哈笑道:“还是怪我,昨晚硬留仲麟一起吃酒,许久才放他走。恐怕他回去路都不认得了。早上还能起来,可见弟妹照料的好。外祖母要怪,就怪我吧。”

    小乔没抬眼,却感觉到他说话时,目光扫了眼自己。

    徐夫人微笑道:“你们兄弟许久没见,坐下来一起吃酒也是应该的。只是下回,不许再吃多。免得伤身。”

    魏俨与魏劭齐齐应是。兄弟两人陪着徐夫人又说了会儿过几天的寿筵。徐夫人叫他二人不必铺张,略办便可,也就散了,依次告退。魏俨魏劭与管事议事,走了,小乔便也回了西屋。

    北屋里,徐夫人将朱氏留了下来,叫郑姝也退了出去,屋里只剩下了婆媳二人。

    朱氏陪着跪坐在一侧,见婆婆半晌不说话,因畏惧了她大半辈子,此刻心里便些不定,迟疑了下,终于试探着笑道:“过两日就是婆母大寿,这几日阖府忙着,我那边也不得空闲,人虽赶,心里头却是高兴。”

    徐夫人微微笑道:“不过是个小事。照我本来意思,也不必这么操办。你们非不听,我也只能随你们,免得背后被你们埋怨不肯成全孝心。”

    朱氏陪笑道:“哪里的话。确实是小辈们的孝心。应该的。”

    老夫人点了点头,独目看向朱氏,忽然道:“我记得郑女,如今也有十□□吧。女孩儿到这年纪,再不嫁,留着也不好。你留个心,若有合适的人家,将她嫁了吧。”

最新网址:www.lewengu.com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其他书友在看:东方幸运星 婚如远客行 书穿之娇娘传 何处时光可回首 欢喜田园二月春 重生欢姐发财猫 爱你不过是场劫 男团的女助理 战神之巅峰奶爸 校草甜宠攻略:丫头,躺好
热门推荐:我有药啊[系统] 敛财人生[综]. 修真聊天群 快穿之打脸狂魔 我真是大明星 美人记 六零时光俏 重生空间之田园归处 娇宠令 头号炮灰[综].

如果您喜欢,请把《折腰》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折腰25|晨安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折腰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