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门生

澳门银河娱乐场官方网

类别:科幻游戏 作者:莫麻公子 书名:道门生

    又是一年多的时间过去,这一日,东方墨正盘坐在枯骨当中,气息平稳,呈现规律的三吸一吐状态,随着其呼吸吐纳,周身一阵阵木灵气荡漾开来,生机一片。

    下一刻其豁然睁开了双眼,眼中一抹淡淡的青绿之色闪过。

    只见其手掌一抬,在面前骨堆中豁然钻出了密密麻麻的嫩绿木芽,足有数十上百之多,木芽飞速生长眨眼间化作了人高,将其身形包围,更有蜿蜒生长的趋势。

    中阶术法枯木逢春,这一年多的时间,已经从小成,练至将近大成的地步了。可无中生有,直接催发草木生机。

    随着东方墨的动作,几个呼吸间,木芽化作足有小腿粗细的藤蔓,摇摆不定,其上布满荆棘木刺。

    不多时,藤蔓更是蜿蜒缠绕成一间囚笼的形状,将其禁锢,狰狞的木刺将其周身封死,距离皮肤不过半寸的样子,难以动弹一分。

    看着面前的囚笼,一根根藤蔓以及木刺上,闪烁着金属般的色泽,其上传来一股冰冷的凝固感。

    东方墨有信心,这枯牢术,一般的低阶法器怕是难以击碎,即使是中阶法器,一时半会儿也休想破开。

    随即嘴角翘起了一丝冷笑,手指轮动,猛然一掐。

    囚笼上密密麻麻的木刺,尖锐中泛着冰冷的光芒,下一刻便激射而出。

    “咻咻咻……”

    刹那间将其身影刺的犹如马蜂窝一般,千疮百孔。

    可下一刻,囚笼中“东方墨”的身影化作了片片灵光。

    十丈之外,朦胧青光一闪,一道身形犹如鬼魅一般,无声出现。

    这同样是近乎大成境界的移花接木,可以化作一道灵身,起到绝对的迷惑效果。

    两年半的时间,三种中阶术法接近大成,其余低阶术法,包括木遁之术在内,已经达到了大成的地步。

    而其修为更是冲破了六阶,达到七阶巅峰。

    他没有料到经过了一年多的时间,还在一整条灵脉的帮助下,其修为也只是堪堪提升了一阶,达到了七阶巅峰,实在难以想象后续的突破将困难到哪种程度。

    可值得庆幸的是,虽然其修为还不到八阶,法力却是达到了一种不可思议的浑厚地步,相信普通八阶弟子,绝对不是他的对手,即便是九阶,他也不会惧怕。

    而在这两年半的时间,那颗黑色的异卵,已经被他用灌灵之术将其中的死气近乎全部清除,可让他不解的是,始终有最后一缕死气,犹如跗骨之蛆,不管他用什么办法,始终难以抹去,根深蒂固一般。

    不过感觉到异卵之上越加强大的生机,东方墨终于松了口气,当初骨牙断定若是不采取手段的话,这异卵顶多一年的时间就会真正变成一颗死卵,还好那种情况如今没有发生。

    唯独遗憾的是,当初在术法阁所选取的那本关于刻画符箓的符法之基,东方墨在坊市购买了大量的兽皮符纸,朱砂,狼毫,还有兽血,准备修炼制符之术。

    原本以为经过海量的练习,一定能够成功。可在这两年间,经过不断的摸索,刻画,才发现他根本就不是那块料,就连最基本的挚笔急而不乱都做不到,更别说之后的种种繁琐步骤了。

    反复数百上千次,依然未能成功,用骨牙的话说,他就是烂泥扶不上墙,气的将剩下的材料全部烧成了飞灰,从此也打消了制符的念头。

    这一日,正当他屏神静气,将两团墨绿色的生机灌注进异卵当中时,突然感觉到储物袋中传来一阵异动。

    只待将生机灌入其中后,才收了功法,伸手向着储物袋中一探,取出了一面黑漆漆的令牌,正是那面内门宗牌。

    只见这宗牌之上,闪烁一阵光芒,随即光芒汇聚在半空当中,化作了寥寥十数个字。

    “筑基期以下,所有内门弟子,速回宗门。”

    见此,东方墨眉头微皱。

    进入内门之

    需要接取任务才能外出宫门了,所以他才能够在这地底灵脉安心修炼两年多的时间。

    如今两年过去了,的确是应该回去一趟。

    于是伸手一抓,将那叶状的小舟拿了出来,看似随意一扔,小舟便飘在水面。同时其身形一晃,立在其上,脚下法力猛然注入,小舟就向着洞口飞驰而去,不多时便冲出了暗河。

    在离开暗河的刹那,东方墨突然感觉到一阵刺眼的光芒,微微眯起了眼睛,好一会儿才逐渐适应。

    两年半的时间,一直待在昏暗狭小的地底,此时出来,顿时有种久违的空旷之感。

    虽说四周灵气没有在暗河当中充沛,可胜在有着一股子干爽。

    深深吸了口气,驾驭着小舟向着密林而去,不多时便离开了大湖,身形一跃,踩在地上,脚踏实地的一瞬间,心中再次被一种安稳感觉填满。

    将小舟收了起来,转眼拿出了一只八边形的罗盘,正是当初乌必察死后,从其身上得到的八角罗盘。

    东方墨法力猛然注入罗盘当中,只见其上两根指针摇摆不定的转动。

    见此,其心中一喜,随即将法力缓缓引导,下一刻指针指向了东南方向的某个位置。

    见此,东方墨手指一掐,猛然一指点。

    与此同时,八角罗盘一颤,发出嗡嗡的声响,东方墨就感觉体内法力洪水一般宣泄,足足十来个呼吸,即使是其体内法力浑厚异常,也被抽空了近三分之一,罗盘这才恢复平静。

    下一刻,罗盘之上突然一阵并不耀眼的白光显现,将其身躯瞬间包裹,随即白光一颤,连带起身躯豁然消失。

    远在数百里之外,此时平静的虚空突然一阵扭曲,就像被生生撕开了一道裂缝,裂缝当中,白光一闪,一道人影踉跄而出。

    当人影站定时,定眼一看,正是东方墨。

    在被白光包裹的一刹那,他就像是进入了某个暗无天日的空间当中,只觉得周身极为的安静,落针可闻一般。

    约莫数个呼吸,便见到前方一亮,随即其身形豁然冲出了那道亮光,出现时,便在此处了。

    东方墨四下打量,将同样得自乌必察的兽皮地图拿出来,稍微对比一番,下一刻便露出大喜的神色。

    若是地图上显示的不错的话,此处距离方才所传送之地应该相距三百里左右。

    不过跟他之前用罗盘指针确定的位置,还是相差了约莫三四里的样子。

    东方墨暗自点头,看来骨牙说的没错,想要催动这法宝着实需要耗费庞大至极的法力,而且催发的时间更是长达十数个呼吸,传送的最终距离也有一定的偏差。

    不过即使是有这些难以弥补的缺陷,东方墨也尤为的欣喜,这罗盘对他来说绝对是一件至宝。

    在接下来的时间,东方墨并未连续使用罗盘进行传送,而是每当法力全部恢复之后才会再使用一次,如此,只是过了数个时辰,便回到了太乙道宫。

    比起当初他用了数日的时间,快了何止一筹。

    到了此地,东方墨自然是直奔妙音院而去。

    当走进妙音院入院大殿之时,不知道是否是巧合,值守的又是穆紫雨。

    见到东方墨的时候,穆紫雨明显楞了一下。

    “你是……东方墨?”

    “呵呵,穆师姐,多日不见,师弟着实挂念的很啊!”

    “东…东方师兄,可真会说笑。”

    穆紫雨俏脸一红,有些不敢直视东方墨,不过还是好奇的偷偷瞟了他几眼。

    暗道东方墨变化可真大。

    这也难怪,两年半的时间,东方墨的身量拔高了数寸,近乎成年男子的身量了。当初只能够达到穆紫雨的胸口,现如今已经快要和她一般高。

    而且其身上的气息悠长,修为让人捉摸不透。

    加上不知是否是功法有成的缘故,其脸庞虽说没有多大的变化,只是稍微成熟了一些,可眼中似乎有着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深邃。

    黑色的瞳孔不时就会闪过一缕光芒,若是在以前,难免会觉得那眼神有些猥琐,可如今非但没有那种感觉,反而觉得极为与众不同。

    是以穆紫雨才没有第一时间将他认出来。

    “某非师弟我身上有什么东西吸引着师姐不成。”

    东方墨挺起了胸膛,看向穆紫雨打趣道。

    到了如今,他已经算是高高在上了,虽说心中没有一丝的高傲,可因为年龄还有修为的增长,是以对待穆紫雨的时候,有着一股平等视之的态度,说话自然不会如以前那般顾及。

    “哪有!”

    闻言,穆紫雨更是脸红,不敢直视东方墨。

    “看来是我多想了。”

    “对了,敢问穆师姐不知道此次宫门召集筑基期以下的内门弟子是为了何事?”东方墨神色正了正,出声问道。

    闻言,穆紫雨脸色终于缓和了一些,媚眼一转,道:

    “具体是何事我也不知,不过长老有吩咐,让我等转告诸位内门师兄师姐,只要回到宫门后,便静等通知,不可随意离去。”

    “原来如此,那我这就不打扰了,该日再来和师姐好好叙叙旧情,告辞。”

    说完,也不管穆紫雨红的快要滴出水来的样子,径直就走进了大殿,向着自己的洞府而去。

    既然宫门会通知的话,那么也不急于一时。

    不多时,东方墨便回到了洞府,就要推开阁楼的大门,却发现一旁的门槽处有一只玉简。

    心中略微疑惑,不过还是将那玉简拿了起来,随即推门而入。

    四下打量了一番,发现其中并无变化,依然保持着离去时的样子。

    于是走进正堂,端坐在蒲团之上,将玉简贴在额头,其中数十个字符顿时钻进了脑海。

    留下玉简的人竟然是南宫雨柔,而其中的话所要表达的意思也极为简单,便是要他回到宫门后去找她有要事相商。

    数息之后,东方墨放下了玉简,眼珠子一转,想到当初南宫雨柔可是还欠他一个人情,便打算还是去一趟。

    而且说不准南宫雨柔这次要见他,十有*和宫门的召回有着一些联系。

    一路舟马劳顿,便在洞府静静修炼调整了一夜,只待第二日便起身前往南宫雨柔所在的洞府。

    约莫小半个时辰,东方墨四转八绕便来到了一处颇为幽静之地,四下是一片青翠的松林,隐隐透过茂密的松叶,能够看到琼楼一角。

    穿过松林之后,终于来到了一处颇为古朴清幽的阁楼,到了此地,东方墨看见阁楼的大门虚掩着,更是听到其中传来一阵银铃般的娇笑声,听这声音不是南宫雨柔还能是谁。

    于是毫不见外的一把推开了大门,人未至,却开口哈哈一笑:

    “南宫师姐多日不见,别来无恙啊!”

    随着大门敞开,就要向里走去,可左脚刚刚抬起一半,却生生的顿住了。

    同时一声惊呼:

    “风娘皮!”

    只见正堂当中,有两个绝色女子正相对而坐,其中一人冷若冰霜,还有一个则一脸的温稳笑意。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其他书友在看:我的虚拟游戏 娱乐掌控者 天幕神捕 杀神永生 通天仙路 最强厨神崛起 网游之黎明王者 无敌强化系统 寒门首辅 崛起于帝国时代
热门推荐:龙图案卷集 快穿之打脸狂魔 帝师 被隔壁直男看上怎么办 大导演 韶华为君嫁 王府小媳妇 农家乐小老板 过门 我的贴身校花

如果您喜欢,请把《道门生》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道门生第69章 宫门急召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道门生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