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门生

澳门银河娱乐场官方网

类别:科幻游戏 作者:莫麻公子 书名:道门生

    只见皂袍童子一声惊呼,慌乱之间手中玉如意一挥,一道看似柔和的白光将二人瞬间笼罩。

    两人修为超过这童子一大截,可当身形陷入白光之时,如若陷入泥潭,无法自拔,不禁脸色大变。

    而这时,皂袍童子左手那张毫不起眼的符箓屈指一弹,向着二人激射而来。

    “呼哧!”

    就见到符箓碎裂,化作一股黑烟四散而开,将二人的身躯包裹。

    并没有猛烈的炸响,也没有地动山摇。

    黑烟如若无物,轻盈笼罩了方圆十余丈。

    可东方墨以及公孙羽分明从那黑烟当中感受到一股强烈的危机感。

    黑烟持续了约莫十余个呼吸才逐渐消散。

    此时两人的身形终于显露出来。

    只见两人嘴角,鼻孔,耳洞,以及眼角当中均钻出了一缕鲜血。

    鲜血方一流露,就被冻结成表面泛黑的坚冰。

    两人衣衫破碎,浑身上下冒出一股淡淡的黑气,气息萎靡大半,一副瑟瑟发抖的样子。

    若不是关键时刻,二人都祭出了保命的手段,恐怕下场比这还要凄惨。

    没想到仅仅一张符箓,就能够将两人瞬间重伤。

    东方墨眼皮狂抽,还好刚才没有什么过分举动。

    下一刻,就见到两人身躯一震,同时瞬间暴起,一不做二不休,对这童子宝物的窥视之心,以及方才那差点夺命之仇,化作了滔天的怒火。

    早已将公孙羽的提醒抛在脑后。再次向着那童子冲了过去。

    那年轻男子尚未临近,只见他手中海螺爆发出一道耀眼的金光,下一刻一股光柱对着皂袍童子轰然而致。

    皂袍童子本就没有什么斗法的经验,只见他再次将手中玉如意挥舞起来,一道白光闪过,轻易地将那金色的光柱抵挡。

    而这时,另一个长袍少年也已经栖身而近,拿出了一只尺许长度的毛笔,对着虚空连连勾画,不多时,一张黑色的大网从天而降,对其当头罩下。

    皂袍童子连连后退,可那大网如影随形一般。

    见此,便伸手从怀里掏出了一把精巧的匕首,对着那从天而降的大网一挥。

    一道看似微薄的刀气自下而上一撩,可下一刻,就将那气势汹汹的大网轻易切成了两半。

    长袍少年大吃一惊,往日里高阶法器都难以破开的大网,在这匕首面前,竟犹如脆弱的宣纸一般不堪一击。

    再看这匕首,也是一件法宝。

    这一下,长袍少年还有年轻男子终于动容了。

    与此同时,皂袍童子落在远处,伸手一抓,手中出现了十来张毫不起眼的符箓,仔细一看,和方才那张一模一样。

    两人大惊失色,一张都差点要他们半条命,十余张在手,可谓神挡杀神,佛挡杀佛。

    不知不觉间,两人终于惊醒过来,宝物虽好,也要有命拿呀。

    “住手!”

    恰在此时,一旁的公孙羽连忙出声制止。

    他之前可是亲眼看到有五个人围攻这童子,可此人虽说实力一般,宝物却层出不穷,五人最终都落得重伤逃走的下场,更不要说他们两人了。

    听到公孙羽的话,两人不知不觉间就慢慢后退。

    而皂袍童子只是气呼呼的看着他们,并未轻举妄动,仿佛只要别人不招惹自己,自己也不会主动出手的。

    “别管那小子,这道士身法诡异,你们堵住两头,助我杀了他再说。”

    公孙羽再次出声,可他的话语刚刚落下,就感觉到背后一道凌厉的破风声传来。

    豁然转身,只见一道黑色的剑芒当头落下,伴随着一声轻盈的剑鸣之音。

    竟是东方墨先下手为强。

    看到这剑芒的一瞬间,公孙羽眼前陡然一花,剑芒似乎化作了上百道,虚虚幻幻难辨真假,脑海中更是出现一抹恍惚。

    关键时刻,只见其腰间一只铃铛突然发出铃铃的脆响,公孙羽猛然醒转过来。

    看着头顶不足两尺的剑芒,手中洞箫一竖,发出一阵呜呜声。

    一股蘑菇云形状的音波向着那剑芒迎去。

    “嘭!”

    虽然音波将那剑芒当下,可由于距离太近,加之公孙羽猝不及防,此时后退了四五步才停下。

    “别插手!”

    身旁两人就要赶来相助,公孙羽连忙出声。

    两人眉头一皱,却并未妄动,而是继续分处两旁,异常警惕的注视着东方墨,以及那皂袍童子。

    东方墨嘴角翘起了一丝莫名的笑意。

    见此,公孙羽心中陡然升起一丝不秒之感。

    下一刻就感觉脚底突然钻出了数百根藤蔓,藤蔓相互缠绕,编制成一个囚笼的形状将其禁锢其中,只是一个呼吸,一根根狰狞的木刺疯狂生长,对其周身刺去。

    公孙羽大惊,此时洞箫发出一阵急促的呜呜声,一圈圈的音波激荡来,犹如海浪一般,一浪高过一浪。

    见此,东方墨不以为意,这将近大成境界的枯牢术,唯有火系术法能够将其克制一二,一般的术法又怎能对其奏效。

    果然,只见一圈圈的音波轰在枯牢之上,只是发出梆梆的干硬声响,不少藤蔓虽然裂开,可下一刻又开始愈合生长起来,并未造成任何实质性的效果。

    下一刻,东方墨双手一划,拉出一个半圆,在其面前一圈浓郁的木灵力滚作一团,随即成百上千的木刺,形成一把巨剑的形状,对着公孙羽呼啸而去。

    公孙羽眼中露出一抹骇然,尚来不及反应,就被上千道木刺尽数淹没,身躯化作了一片血雾。

    一切发生实在太快,可谓电光火石之间。

    东方墨嘴角刚刚一扬,只见那团血雾突然消散,在原地飘飘然落下了一张黄白相间的符箓。

    见此,心中陡然一跳。

    “糟糕!”

    只是一瞬间,就感觉到身后一股极其厚重的力量袭来。

    转身一看,一股化作实质的音浪几近面门。

    关键时刻,只来得及在身前凝聚出一层青蒙蒙的罡气。

    “嘭!”

    东方墨的身形倒飞了出去,砸在地上,体内气息翻滚,张嘴就吐出一口鲜血。

    同时耳中一片嗡鸣,只觉得脑海异常的沉重。

    “并不是就你会这一招。”

    这时,却看到公孙羽的身影突兀显现,露出一抹讥讽,趁着东方墨还未彻底醒转过来。

    其身形一花,出现时,已经在其身前,手中一道黑芒闪过,向着其脖子切去。

    关键时刻,东方墨心中升起一股强烈的危机,一咬舌尖,就看到一道黑芒近乎落在脖子上,浑身寒毛根根竖起。

    其双手猛然一拍,身形弹射而起。

    “噗!”

    可他身形即使再快,肩头依然窜起了一道血花,随即感觉到一阵火辣辣的疼痛。

    仔细一看,那黑芒竟然是一截光溜溜的长鞭。

    东方墨身形爆退,想要拉开了和公孙羽的距离。

    可公孙羽脚下一点,身形出现时就已经在他面前。

    同时手中长鞭毫无花哨的再次对其面门抽去。

    见此,东方墨手中连连指点而出,在公孙羽脚下冒出了几节藤蔓,将其脚踝缠绕,同时挥手间几道木刺袭去,借此阻挡的一瞬间,终于落在了远处。

    这时,公孙羽一击不成,并未乘胜追击,只见他轻易化解眼前攻势,伸手一招,远处那张黄白相间的符箓飘然落在其手中,随后极为珍重的收了起来,贴身放在怀中。

    “哼!若不是早有防备,还真要着了你的道了。”

    一想到之前东方墨猝不及防之下的凌厉攻势,差点让他阴沟里翻船,公孙羽心中依然有些后怕。

    “哼!你以为你就能够稳操胜卷了吗!”东方墨眼睛一眯。

    “哦?难不成之前那种超越大成境界的术法你还能再来几次不成。”

    公孙羽有些不屑。

    “你可以来试试看!”

    见此,东方墨嘴角一扬,此时拿出了一张黄色的符箓,拍在受伤的肩头,止住了鲜血。

    “你以为我不敢!”

    语罢,只见公孙羽手身形一动,再次袭来。

    东方墨眼中闪过一丝冰冷的杀机,随即脚底一跺,化作了一片青影,出现时已经在公孙羽的身侧,手中拂尘拧成了一股麻绳,旋转着,对其绞杀而去。

    公孙羽手中光溜溜的鞭子一抽,瞬间打在拂尘之上。

    “啪!”

    可这时,原本凝成一股的拂尘,突然间炸开,化作了漫天激射的拂丝,向其周身四处穿透而去。

    公孙羽微微一惊,不过动作不慢,只见他手中长鞭挥舞成一股密不透风的黑色罡气,密集的拂丝激射,落在罡气之上,发出叮叮的声响,却不得寸近。

    身处罡气当中,公孙羽不退反进,轻而易举的将拂丝击散,迎头向着东方墨撞来。

    他有信心,只要这长鞭化作的罡气,触碰东方墨一丝,就能将他重伤。

    可东方墨似是早有所料,手臂一抖,拂丝刹那散开。

    与此同时,只见又是上千道木刺呼啸而出,并且木刺之上竟然是呈现一种凝固的墨绿色。

    从其上传来的一股股压迫之力,使公孙羽再次大惊失色。

    “怎么可能!”

    没想到东方墨这种术法居然还能够施展,不过当看到远处东方墨脸色有些苍白之后,这才微微好受一些。

    就见他往胸口一模,拿出了那张黄白相间的符箓,对着符箓一捏。

    与此同时,利剑入肉的声音响起,密集的木刺将其身形尽数湮没。

    而此刻,东方墨眼角一瞥,却不着痕迹的看向身侧。

    往腰间一摸,将一只黄色的葫芦抓在手中,一把拍开葫芦塞子。

    对着身侧一抖。

    一股黑风嗡嗡作响,钻了出去。

    这时,公孙羽的身形刹那逼近,原本想打东方墨一个措手不及,可刚刚显露出身形,还未来得及欣喜,就感觉到脸上一股黑风拂面,似乎有些麻痒的感觉。

    只是一瞬间。

    “啊!”

    一道撕心裂肺的凄厉惨叫传来。

    只见公孙羽手中长鞭落在地上,双手捂着脸颊在倒在地上不断翻滚。

    东方墨看的清楚,黑风当中,其手掌以及脸颊,居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开始消融,露出猩红的血肉,眼珠,最后是森森的头骨。

    只是数个呼吸,从其头颅开始消融至脚底。

    最终只剩下了一身空空的长袍盖在地上。

    一切实在发生的太快。

    惨叫声惊动了身侧的另外仨人。

    尤其是当长袍少年还有年轻男子,看到公孙羽的*居然这般“消失了”,眼中露出一丝莫名的恐惧。

    这时,那股黑风从公孙羽的长袍当中钻了出来,向着就近的东方墨袭去。

    东方墨早有准备,身形一晃就向着最近的长袍少年逼近。

    见此,长袍少年心中一跳,还以为东方墨操纵着那股黑风向他袭来。

    刚才公孙羽惨死的场景还历历在目,只是一个念头,就抽身爆退,向着远处夺命而逃。

    东方墨并未追去,果断转身,冷眼看向那年轻男子。

    年轻男子同样大惊失色,想也不想的向着另一个方向逃遁。

    至此,东方墨终于松了口气。

    可那股黑风并未停止,而是向着皂袍童子逼去。

    皂袍童子显然也没有见过这样的场景,此时不管三七二十一,手中符箓就要伸手对着那股黑风弹射而出。

    “罢手!”

    东方墨一声大喝,将那童子吓了一大跳,有些惊疑不定的看了过来。

    只见东方墨手中葫芦举起,法力一注,一股吸力传来,将那股黑风缓缓地吸了进去,而后将葫芦塞子盖上。

    这才摸了摸额头的汗珠。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其他书友在看:我的虚拟游戏 娱乐掌控者 天幕神捕 杀神永生 通天仙路 最强厨神崛起 网游之黎明王者 无敌强化系统 寒门首辅 崛起于帝国时代
热门推荐:龙图案卷集 快穿之打脸狂魔 帝师 被隔壁直男看上怎么办 大导演 韶华为君嫁 王府小媳妇 农家乐小老板 过门 我的贴身校花

如果您喜欢,请把《道门生》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道门生第92章 虫威初现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道门生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