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第一蠢徒

澳门银河娱乐场官方网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易人北 书名:天下第一蠢徒

    贺志道按捺下这个疑问,心想可能老祖在这孩子身上发现了什么吧,毕竟他的修为和神识都不如老祖宗们甚多。

    想到当初他的长孙一慈虽然测出资质极佳,可因为他们缺少更精细的法器,竟无从得知一慈的灵根到底是什么,以至于耽误了他好几年。

    这次傻十一说不定也是因为家中测试资质的法器力有不逮……

    他出生时不是脑子某处堵塞了嘛,现在通畅了,说不定灵根就出现了!

    贺志道越想越觉得有可能,一想到家中将再出现一名具有修真天赋的孩子,这位当代贺家家主的心脏竟然微微跳快了一点。

    “你不傻了这是好事。不过我怎么听说你昨晚回去就对你父亲不敬了?”贺志道本来就不打算对这孩子做什么,如今开口更见慈和,那语气跟慈祥的祖父和调皮心爱的小孙子说话一模一样。

    “他……!”贺十一做出惭愧又愤怒的小模样,捏着小拳头很不服气地低下头。

    “他是你父亲,就算他做得再不对,你也不能对他不敬。”贺志道眼中微微闪过一丝笑意,贺家的孩子可以无能,但不能无种。他的三子让他十分失望,但三子所生的孩子倒颇有贺家风骨。

    贺十一听家主爷爷两次提到不敬这个词,忽然有点明白了对方的意思,对方似乎不打算以此为由狠狠教训他?否则就不会是用不敬这个词,而会是用犯上或动手等更激烈却也更明确的词语。

    果然他的家主爷爷接着就说道:“你以前没有上过家学,也没人教你礼仪廉耻,你曾经做过什么也只是‘父之过’。但过去是过去,你现在既然已经不再愚钝,那自明日起就去府中家学好好读书,不要再做出触犯家规的事情,你可明白?”

    贺十一大大吐出一口气,又赶紧憋住,抬头偷看了眼家主爷爷,又迅速低下头,口中结结巴巴地道:“明明明白,谢谢……家家家主爷爷。”

    听到十一说话如此结巴,贺志道心中微感可惜,这孩子还是没恢复利索,不过他已经听周大夫说过这孩子的详细病情,知道他这种情况将来会慢慢好转,倒也不是特别担心。

    “孩子,你跟我来。”贺志道从蒲团上站起,示意小十一跟着他。

    十一心想家主爷爷如果真想杀他也不至于费这么多工夫,大大咧咧地跟在他屁股后面,走路时还不时东张西望。

    家主虽然没有回头,但对后面小十一的言行一清二楚,他以为那孩子只是在瞧稀奇,却不知十一是在记路和寻找最好的逃跑路线。

    没办法,职业习惯。

    他上辈子干的都是卧底,到哪儿都缺乏安全感,不管进入哪里都会先给自己找好退路和安全通道。

    而这点谨慎也不知救了他多少次,这个优良习惯从此就长在他身上了。

    “看什么呢?进来。”贺志道停住脚步。

    十一迅速弹飞爬到他手背上的小蜘蛛,快步跑上走廊。

    贺志道推开面前小楼的门,当先走了进去。

    贺十一站在门口往内探看了一会儿,这才迈过高高的门槛走入里面。

    屋中什么多余摆设都没有,只最中间有一个奇怪的水池。

    水池不大,水质清澈,似由一整块的脸盆大石头挖掘而成,石盆上方立了一根两尺长拳头粗的柱子,柱子又圆又直,没有任何花纹。

    贺十一绕着水池走了一圈,还抬头看了看家主爷爷,眼中充满好奇。

    这是啥?

    贺志道好笑,亲自抓过小孙子的两只小爪子往水池里按去。

    贺十一抬着头,傻乎乎地问:“要要要洗洗……洗手?”

    “对,好好洗,不洗干净不准拿出来。”贺志道的手并没有接触池水,只抓着幺孙的手腕把他的手按进水池里就放开。

    贺十一莫名所以,乖乖低头洗手。其实他的手很干净,但家主说要洗那就洗吧,也许这只是焚香沐浴的简化版?家主要带他去见某位更加重要的人物或者去见某个重要物品?

    贺志道在十一洗手的时候,紧紧盯住立在水盆上方的那根圆柱。

    圆柱什么反应都没有。

    贺志道等了好一会儿,不得不死心,这孩子仍旧还是没有任何修真天赋。

    “好了,你可以把手拿出……等等!”贺志道眼睛瞪大,死死盯住水盆。

    只见刚才还平静的水纹此时突然就如沸腾一般冒起大量气泡。

    贺十一也吓了一跳,赶紧就要把手拿出来。

    贺志道想都不想伸手就把两只小胳膊牢牢按住,不让他的手离开水盆。

    “爷……”

    “等等,乖孩子,再等等!”

    水泡咕嘟嘟冒个不停,而且有越来越沸腾之势。

    贺志道盯着圆柱看,可圆柱仍旧没有反应。

    “咦?”

    贺十一身边突然出现一名看起来比家主还年轻的中年文士。

    中年文士满脸兴味地盯着水盆。

    贺志道看到中年文士,忙对他行礼:“见过允祖。”

    贺十一转头好奇地看向中年文士。

    贺志道想要提醒十一给老祖行礼,允祖抬手,示意不急。

    又等了约两分钟,十一有点不耐烦了,他的手还要洗多久?当然,这时他已经知道这不是洗手那么简单,说不定就是什么测试,而现在他身上出现了某种家主他们都没有想到的异象。

    “志道,你怎么看?”允祖示意十一可以把手拿出来了。

    十一呼口气,提出双手用劲甩了甩,又赶紧对允祖磕头行礼问好。

    允祖受了他的礼,单手把十一浮浮托起。

    十一脸上露出惊奇之色。

    贺志道看着他的小孙子,摇头,“禀告允祖,这种情况我乃第一次所见。”

    “不说你,我也是第一次看到。孩子,你过来。”允祖没等十一自己移动脚步,就已经把他抓到自己面前。

    允祖的手在小十一身上快速摸过一遍,沉吟,“这孩子倒是习武的材料。”

    是吗?贺十一有点高兴。是不是骨骼非常清奇根骨极佳?

    “你把手再放入水盆中。”允祖示意。

    十一乖乖把小爪子又重新放入水盆。

    这次水盆里的水表现得更加激烈,竟是十一刚把双手放入水盆,那水激荡得都要荡出水盆。

    “有意思!”十一身边又多了一人。

    贺志道口称“容祖”。

    “表示修真天赋的圆柱没有任何显示,可这盆里的水却反应如此激烈,奇妙!太奇妙了。”容祖连声感叹。

    “这事在我们家修真族谱里可有记载?”允祖问。

    负责管理修真族谱的容祖摇头,“从未看过这样的事情。”

    两位老祖想不通,把小十一抓过来,翻来覆去检查了一遍又一遍。

    贺十一:救命!骨头被捏得好痛!

    “文柏善视,等他回来让他再看看这孩子。”

    “只能如此了。”

    两位老祖终于肯放过十一,允祖还笑眯眯地摸了摸小孩的脑袋,从怀里掏了两枚扁扁圆圆像是小如意扣的玉石送给他,说是给他的见面礼。

    允祖都掏了东西,容祖也不好什么都不出,在身上摸了半天,颇为肉痛地拿出一张纸符,“给,这是神行千里符,用时贴肉贴到腿脚上,能让你日行千里。”

    十一笑眯了眼,接过纸符和如意扣,向两位老祖结结巴巴地道谢行礼。

    两位老祖送完礼物就像来时一样突然不见,十一张大嘴。

    贺志道拍拍小家伙,笑:“你运气不错,竟然能让两位老祖宗一见你就送了你见面礼,除了一慈,其他孩子可没你这个运气。”

    真哒?十一憨憨傻笑,把两样礼物小心翼翼地放怀里揣好。

    “你知道允祖送你的是什么吗?”

    “不……”

    “那是灵币,一枚就可换百两黄金。”

    这次,十一的嘴巴是真正张大了。亲娘哎,发财了!

    贺志道看他这模样,忍不住弹弹他的脑门,“你那枚神行千里符,虽然只能行千里,超过千里路程就没用了,但这样一张符,用灵币买也要两枚。”

    那不就是四百两黄金?十一用力捂紧了胸口,极致的幸福感快要让他晕倒了!

    他明天就找人把这些见面礼都卖啰!不不不,不能卖,四百两黄金太打眼,就算卖了,他那个爹如果让他上交,他也没办法一点不交。还是留着吧,说不定什么时候就能保命。

    不晓得孙子差点打算把老祖送的见面礼都给卖掉的贺志道也送了些东西给十一,不过他送的就比较实在,全是十一去学堂能用到的文房四宝和习武护膝护腕类。

    贺志道在目送小十一离去后,立刻开口:“诸位老祖,您们看出什么了吗?”

    之前的话音传入他耳中,“这孩子以凡人之躯竟能承受一枚上品养元丹,虽说养元丹本身就药性温和,又分成十数次给他服下,但其中蕴含灵气也不是普通人可以承受。刚才用震魂器测试他,我感到有一股能量从他身体里反射回来,我的灵魂也似被迫接受了一次震魂,这大概就是秀杰所说的诡异能力了。这两件事加在一起,我以为此子……可惜。”

    “可惜什么?你看那水盆里的水沸腾成那样,那孩子身上没鬼才怪。”容祖的声音。

    贺志道凝眸,“这么说这孩子还是有问题?可他身无灵根,那些能保住灵魂进行夺舍的大能又怎么会看得上一具凡躯?”这也是他不怀疑这孩子被夺舍的最大原因。

    允祖说话了:“就是这个道理,令我百思不得其解。也许这孩子不是被夺舍,只是身体有某些特异之处,不一定与灵根有关,可惜我们家虽持续五百年,与真正的修真世家相比仍旧见识太少。你不是让他去学堂了吗,今后且让人注意他一点。”

    贺志道:“是。”

    之后,正在等待好消息的贺秀杰被他的家主父亲大大斥责了一通。

    贺志道怒斥他所谓十一被夺舍之说完全是他的臆测,并警告他绝对不准把此事在外面乱说一字。

    而不管贺秀杰怎么辩驳,他的家主父亲就是不相信他。

    他的家主父亲甚至劝告他,让他对十一好一点,也别再做给家里丢丑的事情,更隐隐警告他别再拿孩子的月例钱。

    这种劝慰和警告让贺秀杰没脸至极,也让他对幼子的恨生到了一个新的高度!

    那小子明明就是夺舍而来,为什么你们都不相信?

    他的家主父亲甚至还说出就算十一真是夺舍邪魔,只要他没有不利于贺家的行为,那么让他在贺家待到成年也没什么。相反如果他是一个正常小孩,天天被亲生父亲这样排斥并冤枉,那好孩子也会变成仇家。

    听听!这是家主应该说的话吗?敢情对贺家没有不利就是邪魔也能收留?可那邪魔明明已经对他这个贺家三爷不利!难道老祖宗和家主们都没看到吗?

    贺秀杰总觉得贺十一会杀了自己——他和贺十一已经势不两立,而他又在背后偷偷告了其一状,以那邪魔的性子,事后必定会报复回来。

    贺秀杰还不想死,眼看在家主这里无法,那么他只有另想办法,总之一定要抢在那邪魔之前动手。

    就是不知雇佣他人杀死那邪魔,会不会让伤害反弹到他这个雇主身上?

    贺秀杰思虑再三,打算先试一试。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其他书友在看:无疆 万妖帝主 绝品仙尊在澳门银河娱乐场官方网 天下第九 前方有鬼 大劫主 剑侠情缘传奇 我的猎杀时刻 遮天 凡人修仙传
热门推荐:异世流放 论神殿的建立 一指成仙 丹宫之主 蛊真人 女帝直播攻略 天下第一蠢徒 采石记 神医废材妃 素女寻仙

如果您喜欢,请把《天下第一蠢徒》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天下第一蠢徒第九章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天下第一蠢徒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