撒野

澳门银河娱乐场官方网

类别:澳门银河娱乐场官方网澳门银河官网 作者:巫哲 书名:撒野

最新网址:www.lewengu.com


    如果不是蒋丞发火了,这件事顾飞大概永远也不会说出来,烂肚子里就行了,偶尔反个胃都会觉得胳应,更别说是这么说出来,还是说给蒋丞听。

    不过既然说了,他也就没有太多隐瞒,除了那天还被小冰那帮人拿来开赌局这种不太重要的细节。

    他害怕的事儿很多,有些根本觉察不到,甚至在潜意识里害怕了很久了,才会突然惊觉。

    他害怕蒋丞会同情他,会心疼他,会产生某种要救他于水深火热当中的念头,或者“我绝对不能伤害他”这种绳索一般的想法。

    蒋丞是个天真而冲动的人,他很喜欢蒋丞这样的性格,却也会害怕这样的蒋丞,太过天真,太过一无反顾。

    无所牵挂来,就该无所牵挂走。

    这里的一切本来就是不该出现他路上的风景。

    西红柿鸡蛋面算是他的万能食谱,味道不怎么样,李炎说过,这东西是神器,无论怎么做都好吃,又补充说明但在你身上有时候会失效。

    今天应该算是失效的,顾飞情绪不是太好,尝味儿的时候连咸淡都没太尝出来,不过也许是蒋丞拍了几个小时照片,还生了一通闷气,所以饿了,这会儿吃得还挺愉快。

    “你是不是要带顾淼过去了?”蒋丞吃完面,把筷子一放,揉着肚子一脸满足地问。

    “嗯,”顾飞点点头,起身准备拿了碗筷去洗,“你下午接了潘智自己吃吧,我今天晚上得跟我妈聊聊。”

    “我洗,”蒋丞按住他的手,“跟你妈聊什么?”

    “这几天晚上都没回来,”顾飞说,“不知道是不是又找到此生中最后的至爱了,我得在她出门之前把她堵在家里。”

    蒋丞叹了口气:“娘要嫁人啊。”

    “真能嫁了就好了,”顾飞说,“现在没去当个小三儿破坏别人家庭我就谢谢天了。”

    顾飞看了看时间,这会儿顾淼应该已经收拾好在家等着他了,他过去亲了亲蒋丞:“那我走了啊。”

    “快滚吧,”蒋丞在他腰上掐了掐,“快从我眼前消失。”

    “枕头收起来,”顾飞说,“潘智要是睡了那个枕头,咱俩就得约架了。”

    蒋丞头往后仰着,闭着眼笑了半天:“知道了,潘智肯定睡沙发,让他睡床他都不答应的。”

    “那我走了。”顾飞又亲了他一下。

    “嗯,”蒋丞应了一声,“我能跟潘智去看电影吗?有时候我俩实在无聊了就会去看电影。”

    “能买中间隔一个人的票吗?”顾飞问。

    蒋丞笑了起来:“靠。”

    “我走了啊。”顾飞看了看手机。

    “说了三遍了,”蒋丞说,“十遍之前你能从这个门走出去吗?”

    “能啊,”顾飞笑着过去把自己的包拎上了,“走了。”

    “嗯。”蒋丞偏过头看了看他。

    他走出了门外,关门的瞬间又把脑袋探了进去:“真走了啊。”

    “我操,赶紧走,”蒋丞瞪着他,“我他妈想揍你。”

    顾飞退出门外,把包放在地上,然后猛地冲进了屋里,蒋丞还仰着头靠椅子上,他冲过去一把掀开蒋丞的衣服,对着他肚子咬了一口,然后又飞快地冲了出去,把门一关。

    拎着包往楼下跑的时候他听到了蒋丞打开门冲着楼道里吼了一声:“操!”

    顾飞一直跑到了楼下还想笑,正想着往楼上窗口那儿看一眼,刚一转头,就看到一个什么东西从楼飞了下来,干脆利落地落在他脚边弹开了。

    他眯缝眼睛看了一看,是一颗白色的小石头。

    “我靠。”他笑着抬起头。

    蒋丞趴在窗台上,手里像是抓着一把小石子,估计都是从窗台边那个花盆儿里拿的,顾飞刚抬起头,他马上一扬手,又是一颗石头砸了过来,很准确地还是落在了他脚边。

    “哎!”顾飞往后退着,他没想到蒋丞不用弹弓就用手扔也能打得这么准。

    不过在他退了一段之后,似乎就离开了射程,蒋丞比划了一下没有把手里的石子儿扔出来。

    他笑着从兜里掏出了眼镜戴上,想看清蒋丞的表情。

    刚把眼镜戴上,就看到了蒋丞手里多了一条皮筋,用两根手指一挑,就往他这边瞄了过来。

    “操!”顾飞转身就跑。

    跑了两步,一颗石子儿打在了他屁股上,劲儿不大,但这个位置实在是……他边跑边转过头。

    蒋丞站窗口那儿,胳膊一抬,往脑袋上拢了个心。

    顾飞感觉自己一路回到家,嘴角都带着笑。

    潘智的电话打过来的时候,蒋丞正蹲在出站口外面的树下边儿咬着一袋吸吸冰嘬着。

    “到了?”他接起电话。

    “马上,”潘智说,“你已经出来了吧?”

    “我在出站口蹲了十分钟了。”蒋丞说。

    “我操,”潘智满怀深情,“我真是太感动了丞儿,万水千山也阻隔不了我们的爱……”

    蒋丞挂掉了电话,继续嘬着吸吸冰。

    因为只有两天时间,所以潘智基本什么也没带,就背着个包从出站口跑了出来。

    蒋丞站起来冲他挥了挥手,潘智张开胳膊抡着腿就对着他冲了过来。

    他迅速侧了一下身,摆了半个马步扛住了潘智带过来的强大冲击力。

    “想了我没!”潘智喊。

    “不想。”蒋丞说。

    “就喜欢你这么口是心非。”潘智说。

    “想。”蒋丞又说。

    “就喜欢你想什么就说什么。”潘智马上说。

    “过来的时候旁边是不是坐着美女你说了一路啊,”蒋丞看了他一眼,“这会儿都停不下来。”

    “是没少说,但不是美女,是个大姑,话太多了,”潘智叹了口气,“隔着走道把那边的人都说睡着了,就转头跟我说,我一看这一排就我一个睁着眼儿的了,也找不着机会闭上,只好陪着……渴死我了,给我嘬一口。”

    潘智伸手拿走了他手上的吸吸冰,狠狠一口,什么也没嘬出来就嘬了个响儿,他非常痛苦地拧着眉:“我操这满怀希望一口下去什么也没有是什么感觉你能体会吗爷爷!”

    “走,”蒋丞笑了,“先请你喝够了。”

    火车站附近也没什么高端的地方,蒋丞找了个小卖部买了两瓶可乐,跟潘智一块儿坐门口的小凳子上慢慢喝着。

    “哎……”潘智灌了几口之后舒服地叹了口气,然后盯着他看了半天,“红光满面啊爷爷。”

    蒋丞看了他一眼没说话。

    “跟我们这种单身狗明显不一样了。”潘智说。

    “我是单身狗的时候也跟你这种单身狗不一样。”蒋丞喝了口可乐。

    “是,英俊的学霸单身狗……对了,”潘智把可乐瓶子伸过来跟他的瓶子碰了一下,“生日快乐。”

    “谢谢。”蒋丞说。

    “我包里有个你喜欢的东西要送你,”潘智回手拍了拍自己的包,“要不要猜一下。”

    “套套。”蒋丞想也没想。

    潘智正仰脖子喝着,一听这话直接呛了一口,低头咳了半天,接过蒋丞递来的纸巾把脸上的可乐都擦了才抬起头:“我操,你现在很奔放啊爷爷。”

    “不是我奔放,”蒋丞笑了,“是觉得你一直很奔放。”

    “我最近改邪归正了,”潘智缓了缓,“不是套套,再猜。”

    “笛子送过了应该不会再送,改邪归正之后送了我一支笔……”蒋丞想了想,啧了一声,“你不会送我一套五三吧。”

    “我没那个觉悟,”潘智说,“一会儿到你那儿了再给你看。”

    回到出租屋,潘智从包里拿出礼物的盒子,蒋丞才知道他为什么要等到回屋了才拿出来。

    这粉色的心型盒子,加上一圈红色带水钻的小心心,再加上中间一个巨大的蝴蝶结……潘智要在大街上把这东西拿出来,他都不好意思伸手接。

    “你这什么品味啊?”蒋丞发出了由衷的感叹。

    “这是对我失宠的抗议!”潘智捧着盒子,“对你重色轻友的抗议!对你无视咱俩多年隔辈儿情的抗议!对你……”

    “谢谢。”蒋丞打断他,从他手里把盒子拿了过来。

    盒子挺大的,他晃了晃,里面的东西很沉,一晃的时候在里头撞得盒子咚咚响,这动静和这重量,他差不多猜到了是什么。

    掀开盒盖一看,果然,是一把弹弓。

    “我靠,你他妈好歹拿东西垫一下啊,一点儿诚意都没有。”蒋丞笑了起来,盒子里什么都没有,就光身一把弹弓放着。

    “雷暴,反曲腕托,304钢和紫檀手柄的完美结合,让你体验户外暴击的快感……”潘智跟背书似的,“怎么样,喜欢吗?”

    “喜欢。”蒋丞拿起弹弓掂了掂。

    “皮筋我给你买了,这么霸气的得用点儿好皮筋吧,”潘智从包里拿出了一个袋子,里面是一圈皮筋,“北极星的,你以前是不是说过这个好用?”

    “嗯,”蒋丞接过袋子往里一看就乐了,一个粉底儿红心还带钻的盒子也就算了,连皮筋买的都是骚紫色,“你最近是不是遭遇了什么不可言说的痛苦?”

    “几十块的不得挑个特别的色儿么!还买橡胶色的怎么体现它的价值啊!”潘智指着袋子,“这个,一拿出来,人就知道,哦哟高手,皮筋都是基……”

    “基佬紫是吧,”蒋丞往沙发上一靠,笑得不行,“孙子,我发现你真是活腻味了啊。”

    “没,真没,爷爷你看我真诚的目光,”潘智坐到他旁边,“我第一次听基佬紫这个称呼还是从你那儿听到的呢。”

    蒋丞笑了笑,拿了皮筋出来,用手拉了拉:“谢谢。”

    “这么客气,一遍遍的,”潘智懒了个懒腰,“生分了。”

    “没,”蒋丞说,“非常真诚的,而且你过来,我特别高兴。”

    “真的?”潘智很满意地看着他,“请了几天假陪我玩?”

    “不用请假,”蒋丞说,“我们还在放暑假。”

    “我操!”潘智喊了一声,“没补课?”

    “还有一星期才开始补课,”蒋丞看了他一眼,“羡慕啊?”

    “我当然羡慕了,我又不是学霸,”潘智想想又挨到他身边,“不是,那你们这样是不是进度就慢了啊?”

    “肯定慢啊,”蒋丞拿了剪刀剪了一截皮筋,慢慢往弹弓上装着,“自己看书呗。”

    “对了我给你带了一堆卷子,还有资料,都是学校自己弄的,买不到,我本来想着去复印,不过老袁给了我一套,让我寄给你的。”潘智扯过包,从里面拿出了一撂复习资料放到他腿上。

    这一堆的东西放腿上一搁,沉甸甸的,蒋丞猛地一下觉得很踏实。

    这种踏实估计一般人理解不了,不仅仅是面对一个高考,更多的是这些东西带来的方向感。

    晚上没什么安排,确切地说,潘智来这两天,他都没有任何安排。

    不过潘智对于玩什么也没有任何要求,他俩以前就经常旷了课也没地儿可去,找个街边花坛一坐就能愣上一天。

    潘智对吃什么也没要求,想了半天就说还想吃上回那家的炒年糕。

    “叫顾飞一块儿吧?”潘智拿出手机,“带上他那个小美人儿妹妹?”

    “他今儿晚上有事儿,不用叫了,”蒋丞说,“咱俩自己吃。”

    “行吧,”潘智把手机放回兜里,想了想又压低声音,“你俩现在住一块儿吗?要不我一会儿去酒店?”

    “没住一块儿。”蒋丞说。

    “跟我就不用装了吧,”潘智往卧室里看了看,“上回来还是一个枕头,现在都是双人枕头了。”

    蒋丞这才想起来忘了按男朋友的要求把枕头收起来了,本来他觉得自己脸皮已经宛若城墙,大街上说套套都没有一丝犹豫,但这会儿猛地被潘智这么一说,他突然有些不好意思。

    一看那个枕头……虽然他跟顾飞还没来得及在这个老板娘夸下海口说很扛造的枕头上干过任何事情,但这张床就如同流氓现场,一眼看过去,顿时就浮现出种种不堪入目的流氓镜头,让他心虚得扭头就打开了房门:“走吧,吃饭去。”

    吃炒年糕的时候,他要让老板拿了啤酒,毕竟跟潘智久别重逢……似乎没多久,总之就是别了又重逢吧,应该喝点儿。

    “白的吧,”潘智说,“你现在是一个成年人了。”

    “大热天儿喝什么白的,”蒋丞咬开了一瓶啤酒瓶的盖子,放到潘智面前,“再喝晕了晚上怎么聊天儿。”

    潘智笑了笑:“在这儿待了这么久,我以为你上来就得喝白的呢。”

    “这点儿时间不足以影响我。”蒋丞给自己也咬开一瓶,喝了一口。

    “挺好的,没等受影响呢,就该走了。”潘智点点头。

    蒋丞举着瓶子的手顿了顿。

    “怎么?”潘智看到了他这个细微的停顿,“明年考完试,你不就走了么。”

    “嗯。”蒋丞应了一声。

    潘智夹了一块年糕放到嘴里,过了一会儿才又抬头看着他:“丞儿,你不会是不想走了吧?”

    “没,”蒋丞回答,“怎么可能。”

    “那就好,”潘智低头又吃了两口,“谈恋爱归谈恋爱,残存的理智还是要有那么一点儿的。”

    蒋丞笑了笑:“你觉得我只剩残存的理智了吗?”

    “理论上是不会,”潘智看着他,“但是我也不知道你真谈恋爱了是什么样,我就是有点儿担心。”

    “放心吧,这个不用担心。”蒋丞说。

    “嗯,”潘智笑着点点头,“要不你顺带让顾飞也加把劲吧,考一个学校没戏,考一个城市也好点儿吧,到时你俩就不用上演含泪挥别异地恋的戏码了。”

    蒋丞没有说话。

    潘智的话说得他心里突然一紧,挺平常的一句话,任何人说出来都不会有什么奇怪的一句话,却突然让他很害怕。

    “怎么了?”潘智看着他。

    “没。”蒋丞摇了摇头。

    “你俩没出问题吧?”潘智问。

    “没。”蒋丞回答。

    这回轮到潘智沉默了,看着他估计是不知道该问什么了。

    “我没想那么远,”蒋丞说,“也不是没想,就是没太细想。”

    “不是,爷爷,”潘智有些茫然,“也不是太远吧?就一年了啊。”

    “很久。”蒋丞说。

    “……哦,”潘智张了张嘴,想说什么但是又没说出来,过了一会儿才拿酒瓶晃了晃,“明天你是不是带我去看你拍照片?”

    “嗯,”蒋丞点点头,“不过有点儿无聊。”

    “有女模特吗?”潘智问。

    “有,”蒋丞扫了他一眼,“都挺漂亮的。”

    “那怎么会无聊呢,”潘智立马微笑着说,“多么有聊,万一碰上一个有缘的……”

    “然后异地恋么?”蒋丞斜了他一眼。

    “异地就异地啊,我又不像你似的,”潘智点了根烟,把烟盒放到他面前,“也没谁想着能天长地久吧,谈个恋爱嘛。”

    “渣男。”蒋丞继续斜眼儿瞅着他。

    “……行吧我渣男,”潘智有些无奈,叼着烟愣了很长时间才跟下了决心似地看着蒋丞问了一句,“你不会是真想着天长地久吧?跟顾飞。”

    蒋丞没说话,也拿了根烟点上了,抽了两口之后他弹了弹烟灰,什么也没弹下来:“不行么?”

    “可能吗?”潘智反问。

    这话大概也就因为是潘智说出来的,他才没有一杯子直接扣过去,反倒是被他这一句话问得心里都抖了一下。

    潘智是铁子,一般谁也不会放弃情商这么说话,只有潘智才敢跟他这么直来直去的。

    吃完饭跟潘智散了会儿步,回到出租屋,洗完澡俩人往沙发上一摊,就都不想动了,吃饭时的话题他俩没再继续聊,也没法再聊。

    于是就闲扯,他跟潘智之间废话很多,看个电视他俩都能就某个傻逼情节连说带乐地聊上半小时。

    “睡吧,”蒋丞感觉都聊累了才拿过手机看了一眼,发现都过了12点了,“明天上午拍照,九点我就得到地方。”

    “给我拿你那个单人枕头吧,”潘智直接往下蹭了蹭躺倒在沙发上,“别让我再拿毛巾被卷了。”

    蒋丞笑着进屋给他拿了枕头:“不跟我一块儿睡床吗?”

    “不了,”潘智啧了一声,“万一顾飞半夜查岗多尴尬啊,我一个直男。”

    蒋丞转身进了屋,坐到床边的时候,潘智又在外面说了一句:“丞儿,我之前那个话吧,说得可能有点儿不合适……”

    “没。”蒋丞说。

    “我就是有点儿担心,你吧,”潘智停了停,“你不能什么事儿都跟考试复习一样……是吧。”

    蒋丞没说话。

    “晚安爷爷。”潘智说。

    蒋丞坐在床边一直没动,困得很,但是感觉躺下了也睡不着。

    他拿过手机,点开消息看了看,没有顾飞的。

    把俩人所有的聊天记录翻了一遍之后,蒋丞觉得眼睛都快睁不开了,他倒到枕头上,给顾飞发了条消息。

    -你想过以后的事吗

    一直到他睡着,顾飞也没有回复。

    都要开始做梦了,蒋丞迷迷糊糊地翻了个身。

    说好的留一根神经呢?

    啧。

最新网址:www.lewengu.com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其他书友在看:念再竹镜寒 我为佞臣操碎了心 殿下,王妃又去赚钱了! 农家色女:乡野痞汉太撩人 来自炼狱的男人 西北望长安 沉婚 点翠夫人 夜少萌宠小娇妻 逍遥兵王
热门推荐:我有药啊[系统] 敛财人生[综]. 修真聊天群 快穿之打脸狂魔 我真是大明星 美人记 六零时光俏 重生空间之田园归处 娇宠令 头号炮灰[综].

如果您喜欢,请把《撒野》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撒野第82章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撒野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