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年万里觅封侯

澳门银河娱乐场官方网

类别:架空历史 作者:漫漫何其多 书名:当年万里觅封侯

    “哦对, 还有一事。”冯管家压低声音道, “别庄的人让太子放心, 他们将两个小主子看顾的很好,原黔安王殁了的事,没让他们知道, 京中这些乱七八糟的事, 也绝不会传到他们耳中。”

    郁赦点点头,“嘴都严实些, 把双胞胎看好了,若不巧真被他们知道了什么, 不管他们如何闹,没我的命令, 绝对不许他们返京。”

    冯管家忙点头, “是。”

    “还有。”郁赦看了一旁的钟宛一眼,尽力自然道, “阖府上下,每人赏银十两。”

    “十两?!”冯管家吓了一跳, 他顿了下笑道, “太子可能不知道, 昨儿个立储的圣旨下来时已经赏过了,管事的每人八两, 仆役们每人二两,都千恩万谢的,家将们都恨不得阉了自己, 回头入宫接着伺候太子和少爷呢!”

    郁赦欲言又止,摇头道,“同这没干系,不用多问,每人十两,赏了就是。”

    钟宛觉得有点丢人,低头喝茶。

    冯管家无辜的看看郁赦再看看钟宛,想想昨夜的事,老脸一红,“哦!是,也是个大喜事,那老奴先替大家谢过世子了。”

    郁赦满意了,他又道,“别庄那边也别落下,赏。”

    冯管家答应着,提议道,“那这么说,黔安王府,也该赏的。”

    郁赦心情好了些,意犹未尽道,“宣璟那边也赏赐一二?”

    钟宛:“……”

    钟宛实在忍不下去了,插嘴道,“这事儿和无辜的宣璟有什么关系吗?为什么要赏赐他?”

    冯管家干巴巴道,“五殿下可能会不大乐意……”

    郁赦闻言敏感的皱眉,“他敢不识抬举?他是看不得我和归远好?”

    冯管家绝不敢违背郁赦心意,忙大声道,“他不敢!!!”

    冯管家正色道,“就是真看不得,五殿下也不敢说什么!”

    郁赦脸色稍缓,悻悻,“若不是时机不对,这都值得大赦天下,赏赐宣璟一二,他该感恩戴德。”

    冯管家闭眼拍马屁,“那是那是!这样普天同庆的好事,五殿下该跟着高兴的,这下五殿下以后可不能再说旁人做什么都不带着他了,有太子时时想着他呢!”

    钟宛痛苦捂脸,没眼看了。

    郁赦虽还是觉得不够正式不够热闹,但碍于如今生死关头上,也只得如此了。

    冯管家领了命去了。

    郁王府别院在开库房赏银子,朝中风雨飘摇,涌动多年的暗潮汇聚成了滔天巨浪,终于把深埋于地下的陈年污浊全明晃晃的抛到了大日头下。

    崇安帝听了安国长公主向他传来的消息,昏死过去,待他再醒来已过了两天两夜,崇安帝彻底说不出话来了,双腿全都动弹不得,只有一只左手还能费力的比划两下。

    两天两夜,说长不长说短不短,但已给了郁幕诚足够的时间。

    先帝当年是如何宠爱幼子宁王的,有眼睛的人都看得见,更别说先帝不止一次的同宗亲和老臣们暗示过,将来会立宁王为太子,崇安帝忌惮这些旧人,自登基后,将前朝老臣罢官的罢官,遣散的遣散,宗亲们他奈何不得,只能暗暗削减宗亲手中权柄,后来将宣瑞远送黔安时,也顺便打发了不少他觉得碍眼的宗亲。

    多年来种种苛待,宗亲们面上不敢说什么,不少人心中早已怀恨。

    崇安帝成了废人,郁赦告病不出府门,听说也不太好了,此消彼长,皇权式微之时,必有人趁势而起。

    那些得了郁幕诚的保证想要在此刻分一杯羹的人马上多了起来,迅速汇聚成党。

    从第一个人开口伊始,众人突然就大了胆子,开始明目张胆的为宁王喊冤,借着查宣琼之事,大翻特翻当年旧案,势要还宁王一个清白。

    钟宛在府中听着种种消息,心中一丝波澜也无。

    当年崇安帝大权紧握时,当年钟宛陷在狱中苦苦挣扎时,这些人没为宁王说过一句话。

    八年之后,这些人好似如梦初醒,突然想起自己也是同宁王骨肉相连的至亲,摇身一变,长出了一身浩然正气。

    有人要为宁王翻案,就必然也有人要维护皇权。

    崇安帝多年来紧握大权,虽把持朝政专行独断,但也确实将内阁紧紧的攥在了自己手心里,阁臣们都是由崇安帝一手提拔上来的,如今又拿着郁赦的继位诏书,自然不肯由着宗亲一派闹腾。

    自崇安帝倒下,两派渐渐泾渭分明起来,随之矛盾一步步激化,不过半月,已是剑拔弩张,水深火热,彼此都恨不得将对方一口吞了。

    乌烟瘴气之中,安国长公主见了一次郁赦。

    那日宫门口一别后安国长公主尴尬非常,实在不知道该如何面对郁赦,听说郁赦病的起不了床,安国长公主起先只命人送了些药材来,又过了几日,她亲自往郁王府别院来了。

    安国长公主原本不抱什么希望,但郁赦见了她。

    安国长公主不安的看了看钟宛,“子宥,我有话要同你单独说……”

    “不必了。”郁赦坐下来,平淡道,“上次的事若不是钟宛听到了,过后有人添油加醋的学给他听,我百口莫辩,公主还是当面说吧。”

    钟宛跟着坐了下来,想了想,没开口。

    这一年来,郁赦每见安国长公主一次,就必然会伤一次心。

    若不是怕漏了什么要紧事,若不是怕安国长公主心高气傲不肯同自己说话,钟宛其实是想自己来应付她的。

    安国长公主看看两人,“罢了,反正我同你说了,你转头也要告诉他。”

    安国长公主想了片刻,道,“今日,借着他们来回撕扯吵闹,倒是让我意外查明了一件事,此事同你我都有关,我来告诉你一声,免得你我还糊涂着。”

    “七年前,有人造谣生事,对我说,当日我自己那个孩子,是皇帝暗中施计,害我没了的。”

    安国长公主苦笑,“我当时气疯了,打了你,又让你去郁府宗祠跪着,从那之后……咱俩的母子情谊,彻底断了。”

    “后来查明了,那孩子确实是我自己不小心没了的,但我一直不知,到底是谁放出这种流言来,先害了我,又害了你,今天终于知道了。”

    安国长公主看向郁赦,惨淡一笑,“你信吗?是皇上,是我的好皇兄,你的亲父皇。”

    钟宛脸色骤变,郁赦怔了下,随即嗤笑一声。

    “是真的。”

    “当日,宁王已经死了,留下的几个孩子也被皇上扔到了那贫瘠之地自生自灭,皇帝再没任何顾虑。”

    “钟家彻底败落了,宁王府死的死走的走,没人再能翻腾他和小钟妃的那些烂事儿了,他不再担心你这个身世不详的孩子会害了他,又因为子嗣凋零,他想认回你了。”

    “皇帝当日就已有了立你为储的念头,几个儿子里,唯你最成器,他心中其实早有选择,但……”安国长公主失笑,“但你我母子情分深厚,你是个好孩子,很孝顺我,也很敬重郁王。”

    “儿子不能成了别人的,儿子若能继位,也不能尊外人为父母,皇帝怕将来我和郁王干涉朝政,想彻底断了你我之间的情分,让你只依赖他一人,但这要怎么断呢?”

    “最好的结果,就是我亲自将你推给他,最好的法子,就是以我自己那个薄命的孩子为由,引我发狂。”

    “果然,我怒火冲天,对你种种冷待,按着皇帝原本的计划,这会儿他会重新将你接入宫中,瞒下他和小钟妃的龌龊事,编一个故事,把你是他亲子的事娓娓道来,让你顺顺当当的认他为父皇。”

    “这也是为何我后来能查清孩子是自己不小心流掉的,因为原本的结果,是我查明真相后追悔莫及,但再也无法修复同你的关系,你失了母亲,才会进一步的同皇帝亲厚。”

    “可偏偏,中间又出了个岔子。”

    安国长公主紧紧攥着帕子,“郁幕诚知道了。”

    “宣琼还好好的在那呆着,郁幕诚怎么肯让皇帝立你为储?他插了进来,抛出无数线索,引着你,勾着你,让你把当年之事查了个清清楚楚。”

    “如若不然,你当时那么小,怎么可能查的那么明白?”

    安国长公主痛苦道,“皇帝的如意算盘落了空,一不小心,全完了……”

    那件事后,郁赦脱胎换骨,成了另一个人。

    纵然早就隐隐猜到了,听安国长公主这样说出来,钟宛还是禁不住气的双手发抖。

    好好地子宥,就这么被这些人一刀又一刀,伤成了现在这样。

    “这些年孩子的事让我耿耿于怀,阴差阳错的同你情分断绝,更是我心头之大恨。”安国长公主起身道,“到现在知道这些,我一时竟不知该狠谁了,不管是帮皇兄还是帮郁王,我如今都心有不甘,子宥……我是真的累了。”

    安国长公主自嘲道,“反正闹到今日,我两边都帮过了,无论你们将来谁继位,就算是碍着自己的情面,也不至于杀了我,罢了,我不管了。”

    安国长公主走前疲惫的转身看了郁赦一眼,“当年……郁王纳妾,又接二连三生下庶子,你为了我几次顶撞他,我同你说,不必多言,你说……”

    安国长公主道,“你说,身为人子,怎么能不维护母亲?”

    “可后来……”安国长公主流泪,“你生不如死的时候,我明知不是你的错,却由着你被伤了这么多年,子宥……是母亲不好,竟没想着要反过来护着你。”

    钟宛喉间剧烈哽咽,那现在说这些还有什么用?!

    安国长公主终于走了。

    钟宛深吸一口气,走到郁赦身边小心的拉起他的手,不等钟宛开口,郁赦淡然一笑,“无妨。”

    郁赦看着钟宛,失笑,“真没哄你,不知怎么的,这次我一点儿也不难受了。”

    钟宛顿了下,忍了又忍,眼泪蜿蜒而下。

    钟宛低头,无声哽咽。

    “明白了,是你代我难受了。”郁赦掏出帕子来替钟宛擦了擦,低声道,“有件事,我早就想同你说了,但时机未到,空谈许诺都没什么意思,今天……我感觉时机终于到了。”

    钟宛抬眸看着郁赦,嘴唇微微动了下。

    两人目光交汇,郁赦意外的一怔,低声道,“你其实早就猜到了,是不是?”

    钟宛紧紧的攥着郁赦的手腕,哑声,“你再、再好好想想。”

    郁赦洒脱一笑,“早就想好了。”

    安国长公主对外称病,从乱局之中抽身而退,闭门不出。

    三日后,透过郁慕诚的人证物证,崇安帝当年勾结小钟妃鸩杀先帝的事水落石出,勾结庶母也罢了,杀父弑君的铁证赫然摆在了众人面前,阁臣们辩无可辩,宗亲一派扬眉吐气,接着义愤填膺,势要为先帝讨一个说法。

    郁慕诚行事周密又小心,凡是涉及当年之事,只称“听说”和“料想”,再将证物抛出,所有的事都由其他人查出,问到他头上,郁慕诚就矢口否认,只说多年来他早就怀疑,但兹事体大,他一直未敢彻查。

    合着多年来,他什么都不知情,却总能鬼使神差的拿到证据。

    所有人都清楚郁慕诚在说谎,但崇安帝一派的人奈何不得他,宗亲们更是指鹿为马,一时间郁慕诚竟成了大忠臣。

    一切都在按照郁慕诚期待的发生着,崇安帝被气昏几次又活了几次,虽拖拖拉拉的一直死不了,但也权柄尽失,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曾经最倚重的臣子放手施为。

    压死崇安帝的最后一根稻草,是先帝的一件遗物。

    内务府开了宫中陈年库房,找出了一件旧衣。

    先帝死后,这些东西不是烧了就是随葬了,恰巧就漏下了这么一件衣裳,因被宫人错手放进了书箱里,被存放了起来。

    旧衣上沾着点点药渍,是先帝病重时呕吐沾在上面的。

    经太医和年老仵作们检查,药渍中确实有毒。

    崇安帝的人一直咬死了称先帝确实是病重而亡,这件旧衣一出来,众人百口莫辩。

    几位执掌京中兵权的将领都是纯臣,起先还合力弹压宗亲一派,所以纵然宗亲们如何猖狂也无法逼宫。但如今崇安帝弑君的罪证确凿,几位纯臣一时竟不知该如何是好。

    崇安帝执掌皇权,众人理应誓死效忠,但先帝就不是皇帝了吗?谋杀先帝之人,又该不该继续效忠?

    僵持之际,黔安官员禀告,说寻到了原黔安王的踪迹,原黔安王宣瑞确是崇安帝派人暗杀的,只是有老天庇佑,宣瑞大难未死。

    崇安帝先杀先帝,再冤杀宁王,如今竟连宁王嫡子也不放过,重重恶行终于让宗亲们忍无可忍,宗亲们誓要迎宣瑞回京,储君之事,要重新再议。

    走到这一步,崇安帝一派已无计可施。

    郁慕诚虽还出不了宗人府,但他一点也不担心了。

    就是还要被软禁一段日子又如何?宣瑞想要继位,先要放了自己才行。

    郁慕诚殚精极虑了数月,终于尘埃落定,他彻底放下心来了,宗人府中郁慕诚每日茶饭好生吃着,心绪平和,养足了精神,静候宣瑞进京打最后一场翻身仗。

    但这次,老天没再眷顾他。

    宣瑞失踪了。

    “不、不可能。”郁慕诚不愧在朝中沉浮多年,练就了一身的好功夫,他听罢钟宛的话脸色如常,轻轻摇了摇头,“你不必骗我了。”

    钟宛静静地看着郁慕诚,“不信就算了,我走了。”

    “慢着!”郁慕诚手指无意识的动了动,“你方才说……说他失踪了?什么叫失踪?怎么会失踪?”

    钟宛淡淡道,“失踪就是失踪了,从头到尾都是郁王爷你叫唤的欢,言之凿凿的说宣瑞还活着,你有什么证据?”

    郁慕诚急切道,“宣瑞就是证据!”

    钟宛道,“可他如今生不见人死不见尸,宗亲们慌乱不安,所有人都被你的空谈害了。”

    郁慕诚愣了下,语调不稳,“他明明没死!是我的人将他救下了!我怕宣瑞再受皇帝暗杀,暗中派人护送他入京!我的人明明一直说宣瑞好好的!”

    钟宛静静地看着郁慕诚,没说话。

    郁慕诚突然看向钟宛,片刻后,他全明白了。

    钟宛看着郁慕诚瞬间变得苍白的脸色怜悯道,“郁王爷,贪心太过了吧?”

    “你原本是有机会把宣瑞彻底抓在掌心的,但为了让我和子宥离心,你特意放了子宥的人跟着,好在宣瑞出事之后让我迁怒子宥。”钟宛一语道破郁慕诚心事,“万一宣瑞真有个好歹,将来若有人追究,你还能赖到郁赦头上,一石三鸟,是不是?”

    郁慕诚脸上血色尽褪。

    “走到这一步了。”钟宛沉声道,“你还不忘害他。”

    郁慕诚倏然看向钟宛,质问道,“你们半路截杀了宣瑞?钟宛,罔宁王当年如此疼爱你,你为了让郁赦继位,就是这样对宁王的儿子的?!”

    钟宛懒得解释了。

    郁慕诚飞快思索片刻,心中突然又想起一人来,突然高声道,“来人!来人!!”

    “晚了。”钟宛冷冷道,“我来这里就是为了告诉你,皇帝马上就要驾崩了,子宥已经入宫了。”

    郁慕诚这会儿还真正没明白“晚了”是什么意思,他不管钟宛,彻底失态,起身厉声叫人。

    同一时刻的宫中。

    崇安帝蜡色的面孔中透着青色,他竭力的张着口,吐出一口气后半晌“呼哧”一声,才能再吸进一口气来。

    寝殿外跪了一地的人,众人呜咽不止。

    寝殿内,郁赦站在床头,漠然的看着崇安帝。

    外面一个老太监跌了进来,喜形于色,“皇上!皇上!宣瑞那逆贼确实是死了!根本就找不回来了,宗亲们都慌了!”

    崇安帝瞬间睁大了眼,他看向郁赦,费力的把他还能动弹的那只手摸到枕头下,拿了一封诏书出来。

    崇安帝抖着手,将诏书扔到床下,又费力的接过老太监递给他的笔,在被子上鬼画符般写道:登基,时间不多了,别等他们回过神来,去找……

    崇安帝气力耗尽,跌坐回床上,写不下去了。

    郁赦捡起地上的诏书,打开细细看了一遍,片刻后低声道,“我就知道。”

    “为何一直攥在手里,为何迟迟不肯交给我。”郁赦摊开诏书,淡淡道,“皇后的人选都定好了?”

    郁赦低声喃喃,“我若要登基,就必要娶你替我选好的皇后,是不是?”

    崇安帝死死的盯着郁赦,眼中露出一丝快意。

    纵然宗亲们浑水摸鱼,张牙舞爪的闹了这么多天又如何?国不可一日无君,自己一走,马上就要有新帝继位,宣瑞都找不见了,谁还敢对郁赦说半个不字?

    纵然郁慕诚蛰伏多年又如何?到头来,这不还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纵然郁赦桀骜不驯又如何?他要这龙椅,就得连着皇后,一起接下。

    虽没能断了钟宛入仕的可能,但郁赦的婚事上,崇安帝绝不肯让郁赦顺着自己的心意胡来。

    伺候崇安帝的老太监胆战心惊道:“太子,皇上之前说了,怕您糊涂,将来为了钟少爷不肯娶皇后,所以……要替您安排好,皇后母家势大,配的上您,想来您也不会轻忽怠慢,如此……对谁都好。”

    郁赦一笑,“最后的诏书上,还要摆我一道。”

    崇安帝安心的喘了两口气,重新拿起笔,在被子上画:那个孩子,捏在你手里,很好,但也别再耽误时间,宗亲们,马上就会想起他来,别让他们……

    “放心。”郁赦将诏书叠好,“宗亲们就算回过神来想起宁王还有这么一个儿子,也见不到他,抢不了他。”

    郁赦漫不经心道,“宣瑜会一直在我手里。”

    崇安帝以为郁赦终于妥协了,刚要点头,忽然察觉出有些不对。

    崇安帝嘶哑的呜咽了几声,左手剧烈抖动。

    郁赦一笑,“都没想到吧?”

    “宗亲们把我本要做的事都替我做好了,剩了我很多麻烦。”

    郁赦轻声道,“但所有人都只会盯着宣瑞,都忘了,宁王还有一个儿子。”

    “宁王已经翻案,那他的两个儿子其实都一样了。”

    崇安帝明白郁赦要做什么了,急喘不上气来。

    郁赦又将诏书细细的看了一遍,自言自语道,“这些年,所有人都在把我往深渊中推……”

    “我是你们所有人的棋子……你明知道我若娶了皇后会失了钟宛,会生不如死,但你为了这点血脉,还是要逼我,让我在你身后,仍受你摆布。”

    “我在这深渊中本已认命,但钟宛突然跳了下来,不只是跳了下来,他还想拉着我,一起爬上去。”

    郁赦看向崇安帝,“你该谢他,若不是他,这个结局会更可怖。”

    崇安帝目眦尽裂,厉声嘶吼。

    “郁慕诚他们觉得自己对宣瑞先有救命之恩,后又拥立之功,可以放心的把宣瑞捏在手里。”

    “宣瑞和钟宛有解不开的心结,同我更是新仇旧恨说不清,他若继位,自然不会放过我们。”

    “所以我不能让他回京,但……宣瑜呢?”

    “比起那些他认都认不全的宗亲,他是不是更亲近亲手将他带大的钟宛,和我这个将皇位拱手让之的堂兄?”

    “放心,我不会将宣瑜当傀儡,我会好生栽培他,教导他,等他成年,真的能执掌天下的时候就把一切都交给他,我同归远,也就算真的把这身债还清了。”

    “我不会在受困于过往,归远也不必再觉得对不起宁王。”

    “我们俩干干净净,再也不欠谁的了。”

    郁赦站起身,头一次心平气和的同崇安帝说话,“父皇,从始至终,我就没想过要这皇位,我只是想……”

    宗人府中,钟宛看着失魂落魄的郁幕诚,哑声道,“子宥只想尽他所能……”

    “将二十年前就错位的浩荡齿轮,拨回到原有的位置上。”

    ——完——

    作者有话要说:  终于写完了。

    16年就在写的一本书,删删改改,和最原始的版本相比已经是另一本书了,但很开心,这是我心里最完整的一个故事,整体基调在几次调整后欢脱了不少,是我最满意的一个版本。

    故事有一点点的沉重,尽力的想写的轻松一点,一希望两个主角过的不要那么苦,二是觉得两个主角都足够强大,特别是钟宛,无论境遇有多糟糕,他都能给自己找着乐子的。

    现在回顾整个故事还是觉得有一点点的心酸,真的,太喜欢太喜欢两个主角了。

    想说的话原本有很多,但现在觉得该说的文里已经都说过了,不再啰嗦,祝福看过这篇文的所有读者,都能积极,乐观,纵然遇到一时坎坷,也能顺利跨过。

    马上2019了,祝所有读者开心,平安。

    我们下篇再见。

    谢谢支持

    鞠躬

    (好久没写长篇了,太累了,休息几天后更新番外,大家番外见~)

    (,下篇文大约在19年年中开坑,预收文案已经放出了,专栏第一篇就是,希望大家可以收藏一下,爱大家)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其他书友在看:大富婆 僵尸男友 冷清总裁缠上我 天下第一悍妇 千金谋 无双 大唐驯夫计划 军枭,辣宠冷妻 百媚千骄 名门相妻
热门推荐:龙图案卷集 快穿之打脸狂魔 帝师 被隔壁直男看上怎么办 大导演 韶华为君嫁 王府小媳妇 农家乐小老板 过门 我的贴身校花

如果您喜欢,请把《当年万里觅封侯》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当年万里觅封侯104、104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当年万里觅封侯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