荆楚帝国

澳门银河娱乐场官方网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贰零肆柒 书名:荆楚帝国

    nbsp;   这或许就是赵国的天命。如果当年先君武灵王未死于沙丘,真的率领赵军从云中郡南下攻秦,同时联合韩魏顺汾水出汾阴,逆渭水至咸阳,那历史也就不一样了。可惜时间不能倒转,赵国的命运似乎在三家分晋、定都邯郸时便已注定,不管后人如何努力,再也无法更改。

    赵粱越来越清楚的感觉到赵国将亡的气息,但另一国家已经看到了灭亡。

    二月,刚刚接受完南阳郡不久的秦国突然伐韩,领兵之将竟然是南阳郡郡守腾契。这是个天大的笑话,腾契明明按韩安的意思投秦,没想一投秦他就叛变,成为秦国伐韩的急先锋。

    一份又一份飞讯发往四国,一个又一个使者急驶出新郑。身为韩王安的宠妃,芈芩只能泣告于熊荆,请他发兵救韩。只是韩国已经贿秦,既然贿秦,楚国自然不救。

    “王弟……,呜呜呜……”芈芩抽泣,韩钲和张良跪在她身后,也皆垂泪。

    “芩媭,王弟救不了、救不了啊!”熊荆无奈的摊手。韩国本打算左右逢源,如果当年韩国抱着宁愿得罪秦国,也要与四国相盟的决心,也就不会是今日这个下场。

    “臣只请大王发郢师相救。”相比于不善言辞的韩钲,张良的请求非常聪明。抵达郢都的他很快就熟悉了楚国的政制,知道各邑都有出兵的权力;也熟悉楚人的性情,一旦郢师发兵,为保护领兵的熊荆,其余县邑的楚师必会跟谁。

    “韩国贿秦在先,若出兵救之,魏国如何,赵国又如何?”熊荆知道这个刚刚加冠的文弱青年就是张良,但他并没有给他特别的礼遇。“韩王贿秦,以为秦人能存其国祚。秦人食言又求救于楚国,朝秦而暮楚,不佞如何相救?”

    “哇……”熊荆话音刚落,芈芩又是大哭,她没有留在明堂,而是掩泪冲了出去。

    “来人!跟着芩媭。”熊荆看着芈芩冲出去很是不安,担心她想不开。

    “大王不救敝邑,任由秦人得敝邑之地,魏国危矣。”张良继续游说。“若魏国失上蔡郡,秦楚相邻,楚国亦危矣。鄙邑韩王贿秦有错,然对错与否,当以楚国得失计之,今……”

    “正因人人计利求利,各国方争相贿秦,然后终为秦国所灭。”熊荆觉得自己不喜欢张良。人与人是讲究气味或者缘分的,有些人第一眼看见就觉得是同类,有些人刚接触便会敬而远之,保持距离。并且,只在初次见面有这种感觉,见多了气味混杂,就感觉不出来。

    “与规矩相比,利益得失可有可无。”熊荆继续道。“不佞曾言,贿秦者不救,这便是楚国的规矩,也是天下的规矩。韩王若有血气,便应与秦人死战到……”

    “大王!”明堂门口人影一闪,项燕与勿畀我登阶而至。

    “何事?”熊荆看到两人齐来猜到应该是出了大事。

    “是韩国……”看到张良和韩钲在,勿畀我欲言又止。

    “禀大王,韩王降秦矣!”讯报并不是什么机密,项燕也知道这几日芩公主日日哭诉请大王出兵救韩,因此当着韩使的面直言相告。

    “降秦?!”熊荆错愕,秦军兵临新郑才几天,韩国这就降秦了。

    “啊!敝邑…降了…秦……”张良和韩钲也是震惊不已。两人都担心远在韩都的家人,怕破城后秦军斩首记功,家中老弱无存。现在大王降秦,新郑安然无恙,家人应该无恙。张良、韩钲不自觉松气的表情让勿畀我鄙视,两人很快揖礼退出了明堂。

    “韩人如此,焉何不亡!”张良、韩钲出去时没有半点悲哀,也不见嚎哭,项燕叹了一句。

    “韩国既已降秦,魏王该大骇吧?”熊荆笑了笑,说起了魏国。

    韩国贿秦献地南阳郡,以祸水东引,魏国是恨得牙痒痒的。可再怎么恨,韩国一旦灭亡,魏国便首当其冲。韩境距离大梁不及百里,虽有一道长城、外加圃田泽隔着,但秦国从北面、西面两面包围大梁,魏王魏增怕睡觉都不安稳了。

    “信陵君前几日还在游说臣劝大王出兵救韩,而今……”唇亡齿寒,信陵君魏间忧早就在郢都活动了,尤其是游说项燕,可他怎么也猜不到,未等发兵,韩王安就降秦了。

    “秦军攻魏否?”天下局势再变,秦国的战略方向又一次模糊,熊荆因此再问。

    “秦军若伐魏国,何以腾契领军灭韩?”项燕指出了最重要的地方。

    “秦国若伐魏国,鸿沟诸水道当阻塞也。”勿畀我也不认为秦军要伐魏国。

    “那还是伐赵?”熊荆默默道。他倒希望秦国伐魏,伐魏赵国就解脱了。时至今日,韩魏两国的存亡对天下大局没有太大的影响,真正能影响天下局势的,是赵齐两国。

    “以臣之所见,当是伐赵。”项燕道。“只愿赵国出塞击秦……”

    “赵使已经相告,赵国马匹不足,无法击秦。”廉舆又返回了郢都,他带来的第一个消息就是赵国国内马匹不足,无法出塞击秦;第二个消息就是赵王想娶大自己四岁的芈倾,弄得芈倾跑到正寝来哭诉。赵迁确实是赵王,可他是倡妇之子,芈倾不愿意嫁。

    “此事确不可行。”三国不加入击秦计划,赵国自然独木难支,项燕对赵国取消计划并不意外。“然另有一事须告之大王……”

    “何事?”项燕神色变得凝重,与韩国降秦相比,这才是一件大事。

    “春后至今未雨也!”项燕呼了口气,说出这段时间以来他一直忧虑的事情。

    “未、未雨?!”熊荆出乎意料的想笑,可还是忍住了。祭祀春神很久了,现在正是春种时节,每日都是阳光明媚,确实好像没有下过雨。粟虽然是耐旱作物,可刚种下去也要有雨水的滋润,不然没办法成活。

    熊荆还在担心春旱耽误春种,项燕又道:“臣闻赵国亦是未雨。”

    “赵国也是未雨?!”熊荆终于知道事情的重要性了。赵国去年粮食就不够,今年如果春旱影响耕种,粮食再不够,单凭三国输运的一千万石粟,今年又要饿死不少人。

    “召……、召……、召工尹刀!”熊荆连续转折了三下,才想起要召见何人。

    “大王,此时造海舟已不及也。”项燕知道熊荆为何召工尹刀。海舟建造已经停了,全楚国大大小小的造船厂都在造几吨重的内河舟楫。熊荆要马上开造海舟,好多运点粮食给赵国。

    “为何不及?”去年十一月以前,各船坞已经铺下来龙骨,一艘饕餮级运货海舟大约是两万个工日,三百名工人两个多月就能造出来。

    “便是今年下水三十艘海舟,也不过多运三百六十万石粟米,杯水车薪也。”项燕道。他只是提出了问题,并没有办法解决问题。“或许是臣多虑,楚国不雨,赵国乃雨也。”

    项燕只是期望,然而他的期望并不准确,三天后楚天便乌云密布,电闪雷鸣间郢都下了第一场春雨。春雨贵如油,王宫之内、闾巷之中一时人人大喜。

    在太卜观曳的建议下,二月祭祀媵魝(饮食神)的规模大了一倍,以谢媵魝教导楚人先民播种五谷,生火烹食,脱离茹毛饮血生活的恩德。楚国下雨,赵国也下了几场雨,唯有秦国一直未雨,一时间人人盛传天弃秦国,故而不雨。

    在秦王赵政看来,关东诸多对秦国有一种刻骨铭心仇恨,最开始是藐视,污蔑秦人是夷狄,后来又说秦国是虎狼之国——虎狼当然不是凶狠、威猛的意思,而是畜牲、禽兽的意思。所谓‘天弃秦国,故而不雨’,赵政根本不信。秦赵是同一片天空,秦国大旱,赵国也大旱,秦国地动,赵国也地动。怎么可能赵国下雨,秦国就不下雨呢?

    “大王,今日未雨也。”在赵政的命令下,赵高天天报告是否下雨,今天又未下雨。

    “哦。”赵政已经习惯不下雨了,闻言只是轻轻的哦了一声。大概是明堂外的阳光过于明媚,他放下手中的竹简问道,“今日是……”

    “禀大王,今日是巳日。”赵高谄笑。“渭水之畔全是游人,彀击彀、人肩摩、连衽成帷、举袂成幕。臣以为不下雨可也,咸阳几十万人挥把汗便是雨了。”赵高说完,见赵政高兴忙问道:“大王,今日乃上巳,是否郊游一日?”

    赵高说的有趣,赵政呵呵笑起,再看堂外那一片阳光明亮无比,似乎还带着春天的气息,他收起来简牍,笑道:“也罢。今日便休息一日……,王后何在?”

    与素来懒政的熊荆不同,赵政极为勤勉,一年三百六十多日几乎无休,每日批阅的竹简据说要以石计量。这么多竹简,早上视朝结束要到晚上十点、十一点才能看完。如果召见相关官吏询问细节,那就要忙到半夜。

    每日除了给华阳祖太后、太后赵姬问安,赵政几乎足不出宫。今天竟然同意休息一日,赵高真是喜出望外。他赶忙让人去找王后芈蒨和王子扶苏,但这个时候,王后的车驾与华阳祖太后一起,早就出城了。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其他书友在看: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浴血兵锋 新生帝国 极品庶子 回到明朝当暴君 山沟皇帝 崛起军工 蜀汉的复兴 抗日之超级壮丁 华氏春秋
热门推荐:龙图案卷集 快穿之打脸狂魔 帝师 被隔壁直男看上怎么办 大导演 韶华为君嫁 王府小媳妇 农家乐小老板 过门 我的贴身校花

如果您喜欢,请把《荆楚帝国》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荆楚帝国第五十六章 未雨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荆楚帝国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