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宠来袭:爹地,妈咪又跑了

澳门银河娱乐场官方网

类别:澳门银河娱乐场官方网澳门银河官网 作者:沐小英 书名:萌宠来袭:爹地,妈咪又跑了

    他的眼睛湿润润的,不过努力藏着,怕人看出来尴尬。

    “聂先生,孩子们可爱么?”院长问。

    “太可爱了,院长,我可以跟小朋友一起玩下那个电动车?”

    “当然可以!欢迎!”院长没想到聂总这么有爱心!

    好啦,聂容凛和谢晚滢的爱情故事到此结束,下面是秋淮瑾的儿子秋善宇的爱情故事:

    山上的摄像机对准了善宇,其余的镜头也锁定了预定区域。大战在即!每个人不由自主地屏住了呼吸,静静地期待这激动人心的一刻!

    善宇紧了紧腿上的绷带,亲切地拍拍马头“看你的了,宝贝!”

    大白马用欢快的啼声回应着主人,似乎在说,“没问题,主人!”

    “好样的!”

    善宇飞身上马,在离瀑布口不远的地方停下来,在瞅准方位后,他朝副导点了点头。副导猛得一挥手中的旗帜,大声喊道,“开拍!”

    一声令下,善宇奋勇地向前冲去,速度越来越快,人与马几乎融成了一体,化成一道黑影,直刺远方。

    瀑布的声音越来越清晰,河道越来越短,带着声声清脆的马蹄和勇不可挡的锐气,狂飙的铁骑如利箭般直刺崖口……

    善宇此刻不敢有半点的松泄,整个特技的关键在于起跳的一瞬,过早或过晚直接导致动作的失败,甚至命丧河谷。

    为了万无一失,剧组人员事先在起跳点放了一块石头。可现在快到悬崖了,善宇愣是找不到那块性命攸关的石头

    难道自己跑偏了位置,还是湍急的河水已把石头冲走?不可能,所有的细节自己全都细心检查过,不会错的……

    稳住!这个时候,一定要稳住!多找些地方,不放过任何细节,自己一定能成功的。

    离崖口还有10米,5米,4米……

    在这千钧一发的一刻,那块“希望”的石头终于跃进了眼帘,找到了,终于找到了,刚才的水太大了,远远地看不清,骑到近处才看清楚。

    善宇猛拉缰绳,枣红色的马儿展开四蹄,在悬崖口高高跃起,象一团燃烧的火,象是一颗火红的星,在宽广碧绿的山谷间,在巨型瀑布的水幕间,在广袤无垠的时空里,不可思议伸展、飞腾、穿越……

    一切是这样美不胜收!

    瀑布口、对面的山峰、两旁的侧岭、半空的直升飞机、湖面上……,不同位置的摄像机一起拍下了这珍贵的画面,无论那个角度,都壮美异常。美仑美奂的瀑布绝景和勇士冲天气概交相辉映,无论那景、那人、那马,都让人感动地流下眼泪。

    善宇和马紧紧贴在一起,马虽有点紧张,但透过体温,它能感到主人的存在,所以并没有恐慌,加上前期的一些强化训练,空中姿势保持得还算稳定。

    而此时的善宇呢?连他本人也没想到自己现在是在空中,在急速地下滑!他看不清周围的景物,耳旁只有“嗖嗖”的风声。身体仿佛急剧地凝固,被难以抗拒的力量压缩成一个点,扯成一条线。气势滔天的瀑布在急速的下坠中仿佛也遁去了身影,感觉到的只有巨大的失重!

    或许在此刻,即便是叱咤风云的将军,也会吓得失去颜色。

    善宇承认,如果在半年前,他宁愿失去所有的财产,也不愿体验如此的惊险。

    可云惠让这一切全变了,如果这一跳能唤醒那份沉睡的爱,如果那份爱能不再从身边溜走,即便让他选择一百次,他也愿意,即便让他失去一切,他也愿意……

    为了征服他和云惠间最后一道篱笆,为了让所有的怀疑与猜忌在爱的光影下散去,他愿意……。

    爱象圣火般在他心中燃烧,他克服了最初的恐惧,再也感觉不到刺骨的寒风和可怕的失重,他的身体不再是一个点,而是全部。

    那爱仿佛注入全身的血液,整个感觉竟会如此不同。

    “原谅我吧,云惠,我爱你”,善宇在心里反复地祈祷……

    令人眩目的下落终于结束了,善宇听到了脚下的水声,可入水的一刹那,他的感觉很不好,所有的精力在迅速地枯竭。整个身体同马一起在水中迅速地下沉、下沉……

    巨大无边的水域世界展开那柔软、充满诱惑的臂膀,贪婪把他往下拽,善宇感到自己再也没有力气与它抗争。

    那水竟如同云惠一样温柔,或许她就在下面等他。

    在水的咒语中,善宇失去了所有的斗志,身体一个劲地往下沉……

    “不争气的家伙,有种你就别回来!”,父亲秋淮瑾气不过,从门口追了出来,随手抓起的杯子也狠狠地扔了出去,砸在墙院的栏杆上,摔得粉碎。

    善宇小心地躲过飞来的碎片,仍旧头也不回地向外奔。

    开门、点火、踩油门,善宇以最快的速度发动了车,飞也似的开出了门,由于速度太快,险些撞在墙上,父亲在后面仍然不依不饶地骂着。

    加速、加速,善宇拼命地踩着油门,车子仿佛快要飘起来一样,在街上急速闪过。他要把所有的烦恼和不快统统抛在脑后,他要逃离所有熟悉的街区和院落。

    可无论他怎样加速,怎样狂奔,越来越多的烦恼却一个劲地涌上心头,死死地缠住他……

    为什么在父亲眼中他永远是个不争气的家伙?为什么自己所做的一切,父亲都要反对?而哥哥无论做什么都会得到父亲的赞扬。

    为什么要自己去经营父亲的银行?哪儿不是有哥哥吗?公司不是早就传说由哥哥继承,既然如此,为什么还要多此一举,让他干天生不愿干的事情?

    他好容易在证券场上混出点名堂,现在家里又出来阻拦,说风险大,一不小心就会血本无归,难道哥哥为房产四处放贷,风险就不大吗?还不是怕他超过哥哥。

    现在就连婚事父亲也要干涉,为什么一定要早些结婚?哥哥不是已经为他生个了大胖小子吗?现在可好,一见面,父亲就催促这事。

    虽然已经过了二十五,不过还不至急着找女友,都什么年代了,谁还会早婚?再说,谈恋爱又不是在超市买东西,能速成吗?缘分这东西是急不来的,如果父亲一天到晚在后面逼的话,还不是把自己往“火坑”里推吗?他才不想随随便便找个女生呢。

    从小到大,总是这样,父亲的意见老是和自己相反,真是郁闷!

    正想着呢,前面一个女生突然横穿马路,善宇一个急刹车,虽然没撞到人,可是自己的头却被车前的饰物狠狠地撞了下,差点撞出血来。

    怎么搞的?今天怎么这么背运?一碰到父亲,就事事不顺,父亲这里以后还是少来为妙。

    一天后,在公司的办公室里,善宇目不转睛地盯着屏幕,上面的股票象喝足了酒似的,疯也似的往上窜,善宇的心里乐开了花,初略地估计,不到半年,他帐上的资产已经翻了翻。

    对于这次行情,他和尚浩好好地赌了一把,那家伙一定输得很惨吧。为了狙击这波行情,听说尚浩不惜借债做空,可还是被善宇击了个落花流水,踏空的他一定追悔莫及。

    两人可是说好的呀,输的一方要请客,这次自然不能放过他。

    正巧附近一家豪华的酒店在搞开张,鞭炮响得正欢。善宇扭头一看,好家伙,好气派的酒店呀!不如中午就在那里尝尝鲜。

    虽然见识过不少的豪华饭店,可是从踏进地毯的那一刻,善宇与尚浩立即被它独有的气韵迷住了。

    院落中央,喷泉完全融入了柔和与美妙之中,优美的旋律刚从音乐匣中流出,立刻幻化成了一幅幅跳跃的图案,每个人都不禁为之魂牵梦绕。

    加上透明悬浮的天花板,富丽堂皇的水晶灯,气势豪华的浮雕,幕墙上大型瀑布,置身其中,仿佛来到异国的花园,人们快要忘了到这是来吃饭的,不是来赏风景的。

    两人挑了一个优雅地方坐下,在这样优雅的环境中,品尝着一道道的赏心悦目的法国菜是何等的美妙:堪萨斯的鹅肝酱、芦笋浓汤、诺曼底的干贝、白酒法国蜗牛、红烩肉杂拌、草莓黄瓜,法国奶酪、伯根第地区的古老红、白葡萄酒……

    在美酒与佳肴双重享受下,善宇与尚浩不禁陶醉起来,身子仿佛象奶酪一样在暖室里松软地化去。

    他们兴奋地谈论起自己的生意和股票(在最后的一刻,尚浩还是听取了善宇的忠告,留了半仓,所以并没有输光),但谈得更为投机是各种玩乐和享受。

    正当尚浩绘声绘色讲叙一次妙不可言的艳遇时,大厅的一角突然响起了一阵轻微的骚动,这在高雅的地方倒不多见。它象一阵轻柔的风,飞一般滑过华丽的走廊,向整个大厅扩散,所有人情不自禁地“卷了”进去。

    他们转过头,好奇地打量那边,眼前的美景让他们惊呆了。

    楚楚动人的影坛新秀云惠不可思议地出现在他们眼前!和他们在同一个饭店用餐!

    尽管这家五星级的饭店不乏商务领袖和社会名流。可是客人们还是被这位少女独有的气质打动了,真是倾城倾国、魅力四射呀!难怪她会有那么高的票房和人气。

    “天下竟有这等妙不可言的*!”

    “不知道得到她的男人会何等幸福,一定像古代骑士一样对她忠心耿耿”,善宇眯起了眼,目不转睛地盯着她。

    “看,还有小玉!秀宇!导演华飞,制片人明依也来了!我的天,影视公司的豪门几乎全到起齐了,真是众星捧月呀!喂,善宇,听说,云惠刚出道不久,还没有男友呢,感不感兴趣?善宇,你的桃花运一向很不错!”

    “真的吗?云惠这样的女生倒不多见,我要用鲜花征服她”,善宇随手从桌上采了一朵,拿在手里把玩。

    尚浩在一旁不禁笑了起来,“不会吧,善宇,现在可是在21世纪,谁还会用这么土的方法去追女生?还是一位大明星呢!”

    “放心吧,我一定能赢得美人归”,善宇陶醉在馥郁的花香之中。

    尚浩不解地看着这个“另类”。

    善宇微微地笑了笑,“尚浩,你不觉得生活很无趣吗?当你还沉醉在证券场、房产商或是跑马场时,我却对这种生活厌倦了。我要用这古老的土方来刺激一下我沉迷已久的生活,试试我的运气。”

    “善宇,你真会开玩笑,用花去追女人?这种老掉牙的方法真的很土,我只是在天方夜潭或是愚人节的故事里才听说过。善宇,是不是喝多了,所以才胡说八道,还在摇头呢,你说你很清醒?那么敢不敢玩场游戏?”

    “钱越来越多,生活却越来越没乐趣了,好吧,我就用这种土法和你玩一把。”

    “玩什么呢?押上你在江滨大道的公寓怎么样?”

    “一言为定。”

    “好一笔买卖呀,善宇,趁早收回你的话吧,我不想趁酒醉时打你主意,我敢担保,你会输得很惨。”

    “那也未必,这方面,我也不差哟。来,再干一杯。人生无常,要及时行乐呀,谁知道以后的事。”

    正当两人酒兴正酣时,门角再一次响起了轻微的骚动。

    “又来了什么大人物?”

    “我的天,是大名鼎鼎的詹姆士。,公牛座,爱用左手的左撇子。他直奔云惠的包厢,华飞导演亲自迎接,好家伙,里面一定有明堂。善宇,在这儿等着,我装作上厕所,上前看看,没准有什么爆料呢。”

    善宇一个人坐在松软的扶椅上,把玩着手中的酒杯,透过晃动的杯子,善宇望见了远处的云惠。

    那美丽的影子在美酒的折射中不断形变、幻化,那是什么?醉熏熏的他分明看见了一座金矿:一座价值不菲的公寓!善宇得意地笑了起来,美酒原本红润的色泽也变得混浊起来。

    正当他得意之际,服务生从包厢出来,随手关上了门,那闪动的金矿一下子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尚浩那张有些红肿的脸。

    “善宇,我看我们还是别进行这场游戏了,一切已经结束了。”

    “为什么?”

    “有一个不幸的消息,华飞导演现在做起了月下老人,将詹姆士介绍给了云惠。这位小仙女开始有白马王子了,多少少男少女将会心碎。为云惠和走运的詹姆士干杯,或许他们本来就是天生的一对。让我们的游戏见鬼吧!”

    “尚浩,继续下去,就算有詹姆士,我也要得到云惠。”

    “有没有搞错?善宇,他可是詹姆士!排行第四的大明星,为他倾倒的女生成千上万!”

    “所以这才更刺激,也更能显出我的实力。”

    “善宇,不是我小瞧你,在詹姆士面前,你没有获胜的可能。”

    “为什么这么说?是詹姆士魅力无穷,还是云惠高不可攀?”

    “不幸的家伙,都让你说着了。现在你还敢不敢继续?”

    “当然敢,在你的眼里,詹姆士是只公牛,可在我眼中,他只是个笨蛋,这个便宜我占定了。”

    “那好,就这样定了。不过得立下字据,一年为限。”

    “没问题。”

    “今天是2月17日。”

    “情人节才刚刚过去三天。”

    “好,就在明年的情人节。”

    “这在好不过了”

    签完字,善宇将剩下的美酒一饮而尽,“一切会象风一样顺利。我一定要得到云惠,让她成为我的小公主。这真是一道法国大餐呀,或许我可以一箭三雕呢。”

    “一箭三雕?”

    “不明白?”

    “第一雕自然是云惠,那第二雕呢?”

    “战胜詹姆士。”

    “大块头詹姆士知道这事,一定会活活气死。那第三雕呢?”

    “掏空你的口袋。”善宇伸出手,夸张地做了个掏食的动作,看见尚浩满脸的不高兴,善宇收住手,亲热地拍了拍尚浩的肩,“开玩笑的,你放心,我不会那么凶的,毕竟我们是好朋友。”

    虽然只是个玩笑,尚浩鼻子都气歪了,他朝善宇歪歪扭扭的背影狠狠地空击过去,“这家伙想问题就是简单,该死的善宇,这回你输定了”,尚浩拿着善宇的协议,一脸的嘲笑,“小子,无论如何,你都斗不过我的。”

    午饭后,云惠和朋友们一起谈笑着走出饭店,外面突如其来的寒风让她顿生凉意,她不禁抱起了双臂。

    “怎么有点冷?”

    细心的詹姆士殷勤地给她披上一件外衣。

    云惠回头对他甜蜜地一笑,“谢谢”。

    沉浸在幸福中的云惠哪里知道一场疯狂的游戏正朝她袭来。

    终于收市了,善宇的股票取得了完胜,几乎大半的股票都封在涨停板的位置。

    善宇的感觉就像坐上了火箭,拼命地往上窜,这感觉真是棒极了。前几天在大盘即将启动之际,他和恩泽全仓杀了进去,现在挣了个盆满钵满。

    浓浓的酒劲又冲了上来,反正收市了,处在幸福旋涡之中的善宇再也支撑不住,一头扎进沙发里睡着了。

    一小时后,算完帐的恩泽兴冲冲地来到了善宇的办公室,准备和他好好庆贺一番,可是仔细一看,这家伙躺在沙发上呼呼大睡呢。仔细闻闻,一股酒味直刺鼻梁。

    恩泽皱了皱眉,这家伙又出去喝酒了,到现在还没醒呢,真是个十足的公子哥。

    没办法,恩泽轻轻地关上了门。

    真是一场好觉呀,都下班了,善宇还没醒来,如果不是恩泽叫他,他就要在公司“加班”睡大觉了。

    “善宇,醒一醒,都下班了。”

    善宇揉了揉眼睛,“好快呀,下班了?”

    “可不是,快起来,善宇,告诉你一个好消息,公司投资的股票平均上涨了8%,好家伙,整个儿都快涨停板了。”

    “这有什么?我早就料道了,”善宇伸了伸懒腰,和恩泽一起向外走去。

    “善宇,你真是神了,看这上涨的势头,后面肯定还有大行情,本年度的投资明星非你莫属。”

    “所以我才一直重仓嘛。”

    “真赛过巴菲特了,好家伙,喝了这么多,已经提前庆祝了?”

    “没有,跟尚浩那小子玩了把。”

    “玩了把?”

    “哦,不是,是……,是签了一个合同,对了,恩泽,你能不能帮我一个忙?”

    “我们之间还有什么忙不忙的,善宇,有事尽管说。”

    “我想把公司交由你来管理。”

    “什么?这怎么可以?公司投资的股票怎么办?”

    “没事,我们相处那么久,我的投资风格你都很清楚,现在的行情又这么好,公司交给你一定不会错。”

    “为什么要这样,善宇?”

    “因为……,因为我有更要紧的事要做,求求你了,好兄弟,帮我一个忙,好不好?”

    “别闹了,善宇,难道还有比公司股票更重要的事情?”

    “我的好兄弟,我们不是双经理制吗?公司不是还有你吗?放心,接下来的一年肯定是个大牛市,持股应该问题不大。如果真有什么问题,可以来找我呀。”

    “可,可……”

    “好兄弟,就帮我这次吧。我有桩大买卖要做,做成了,就一本万利。”

    “大买卖?”

    “要暂时保密的,事成之后再告诉你吧。就这么定了吧,好兄弟,公司的事就拜托你了。”

    “……”,还没等恩泽反应过来,善宇就笑嘻嘻地跑远了。

    这家伙,够调皮的,跑出老远,还回头来冲他挥手呢,“等我的好消息!”

    究竟怎么回事?恩泽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善宇这家伙在搞什么鬼?神神秘秘的。

    算了,人家是大公子哥,整个公司都是他的,没准他又瞅准了什么大买卖。

    一周后,云惠所有的资料都收集完了,报纸、杂志、照片象小山似的堆在面前,连善宇也吃了一惊。他本想大致了解下情况,没想到媒体上到处是她的资讯。

    善宇叫苦不迭,他最讨厌文字,要不是为了这小丫头,他才不会读它们呢。

    他随手拿起一张报纸,大幅的玉照扑面而来,立即吸引了他。那优美的身段、明静的面庞、清纯的眼睛、迷人的微笑……,那气质就象山峦间静静流淌的清泉,就象黑夜里缓缓起伏的月光,一切与生俱来,每个人都会被她独有的气韵所倾倒。

    近期影评也是好评如潮。别看她年纪不大,可演起戏来却细致入微,感人肺腑。她主演的片子屡屡轰动全国,为人津津乐道,不少影评家都说未来的影后非她莫属。

    不光演艺超群,更重要的,云惠还有颗金子般善良的心灵。成名之后,她一直关心公益,免费为许多的社团作形象大使。在复杂的演艺圈,她能远离绯闻,亲近公众,有着良好的人缘。人们说她是真正的小公主。

    善宇本以为像云惠这样的女孩最多是个花瓶,可当读完所有资料后,连他也不禁暗自钦佩这个“亲善公主”来。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其他书友在看:你好:上官律师 半路劫心记 隐婚巨星:老婆,心尖宠 重生初中:穆少,你老婆又黑化了 竹木楠香 无限之神源系统 清宫引:九爷万福 国民男神是女生:战少,限量宠 甜追99计:国民校草引入怀 本港风情画
热门推荐:龙图案卷集 快穿之打脸狂魔 帝师 被隔壁直男看上怎么办 大导演 韶华为君嫁 王府小媳妇 农家乐小老板 过门 我的贴身校花

如果您喜欢,请把《萌宠来袭:爹地,妈咪又跑了》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萌宠来袭:爹地,妈咪又跑了第171章 尴尬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萌宠来袭:爹地,妈咪又跑了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