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球求生指南

澳门银河娱乐场官方网

类别:科幻游戏 作者:伴读小牧童 书名:地球求生指南

    “起来!都起来!”

    警察叔叔迅速赶往现场,把地上扭打在一起的谷涛和那个奇怪的男人从地上拎起来。

    “怎么回事?你们俩都老大不小了,什么毛病?”

    “呸。”谷涛摸着自己的嘴角被打出血的地方,然后指着地上放着一袋栗子:“我坐那吃栗子,他上来就说我该死了,你说这大过年的。”

    “你本来就该死的,不对,你应该已经死了很久。”

    “放你娘的狗屁!”谷涛再次撩起袖子:“老子让你明年今日吃蜡烛!”

    “行了!”

    警察叔叔的警棍一横:“都跟我走一趟!”

    ------------------------------------------------

    “二哥,大哥跟人打架了,被带去派出所了。”

    何三放下电话,哭笑不得的找到正在阳台跟朋友聊天喝茶的何玉祥,她真的是觉得自己家没有一个正常人了,大哥是个偏执狂,原本二哥还算正常,但他慢慢也变成了一个变态妹控,去了基地当教官之后,跟着谷教官一起厮混时间长了,私底下越来越混蛋越来越无赖。

    “你们啊,没有一个省心的。”何玉祥叹了口气:“取我警服来,我去带他回来。”

    他跟朋友道别,然后开着基地的车直奔向何三说的那个派出所,他们兄妹俩都穿着警服,而且衔还不低,所以所长亲自出来迎接。

    “真是不好意思……给你们添麻烦了。”

    “本来我们是要拘留的,但看在马上过年了,现在只要斗殴双方自愿调解就行了。不过我真没想到,他会是你哥。”

    何玉祥这段时间也挺出名的,因为长得俊俏加上嘴皮子利索、风评也好,所以他成了基地的形象代言人,经常跟着二舅舅一起出席各种嘉奖和节目,所以在H市也成了个不大不小的名人,所以所长对他还是很熟悉的,毕竟特等英杰是要通报全国的,市局也把他当成了正面典型了出去,虽然没有涉及到神秘学的内容,但他是个顶好的警察的事倒也是人尽皆知了。

    “谢谢你了。”何玉祥叹了口气:“我哥呢,我去看看,正常手续还是要走的。”

    “好的,请跟我来。”

    在一间屋子里,何玉祥见到了他这个只有在过年才会回来的大哥,何玉魁。这个从小就立志要跟辛晨一决高下并显然已经很接近的大哥,现在鼻青脸肿的坐在里头,盘腿打坐。

    “大哥……”

    何三叫了一嗓子,何玉魁睁开眼,然后露出了笑容:“你们来了啊?”

    “你还笑!”何玉祥摇头,表情怪异的看着自己大哥:“你三十好几的人了,居然还跟人打架!”

    何玉魁显然对自己这个弟弟有些忌惮,连忙解释道:“不是我的事,是那个人先动手的。”

    “你别说话了。”何玉祥啐了一口:“你八成又是看到人家有什么霉运冲上去就说了对吧?”

    “没有,我就说他该死了。”

    何玉祥和何三对视一眼,发现对方眼里也都是无奈,这下连旁边的看守民警都忍不住笑了出来。这大过年的冲上去跟人说‘你该死了’,只要脑子正常的人都会发脾气的吧,看到大哥被打的这么惨,何玉祥顿时心情好多了。这是应该的,他就是欠揍。

    不过还好何玉魁还没有用术法,以凡人之力跟人对抗,不然现在何玉祥估计就得从谷涛手上领人了。

    “行了,我去跟别人道个歉,赔点钱。这事别让老爹知道,不然你少不得回家挨揍。”

    一提老爹,何玉魁脖子一缩,露出憨厚的笑容。

    “另外一个责任人呢?”

    何玉祥转头问旁边的民警,那民警摇摇头:“单独关押了,那人脾气大的很,闹着要打死你哥。”

    何三翻了个白眼:“那倒也看看他有没有那个能耐了,能带我们去看看么?”

    “请这边走。”

    三人来到另外一间小房间里,打开门就看到有个人穿着破烂衣服蹲在地上背对着他们正拿着一根笔在墙上画画。

    何玉祥指了指这个人,然后看了民警一眼,民警点点头。

    “咳!”

    何玉祥咳嗽了一声,然后……

    “啊!”

    这一声咳嗽换来了兄妹两人的惊叫,因为那个蹲在地上像神经病一样在墙上画画的人,不是别人正是同样鼻青脸肿的谷涛。

    “唉?你们怎么来了?”谷涛满脸好奇的问道:“好好好,来的好。等会跟我去揍个人。”

    “这个……”何玉祥摸了摸后脑勺:“三儿,你怎么看?”

    “我什么都不知道。”何三转身:“小莫还等我看电影呢,我先走了。”

    “别……”何玉祥想要叫住何三,但她却已经一路小跑的没了影子。

    “有你这样的么……”

    何玉祥看着何三消失的地方嘟囔了一句,然后蹲在了谷涛旁边,小心翼翼的问道:“涛啊,怎么被打成这样了?”

    “妈的。”谷涛把手里的笔往地上一扔,暴怒的说道:“老子下午带蓉蓉出来买过年的新衣服,逛累了就买了一兜子栗子坐在马路边上吃,没吃两口突然跑过来一孙子,指着老子说‘你怎么还不死’,然后又指着蓉蓉说‘这个天煞孤星’。你说,该不该揍吧!”

    “该……该……真的该。”何玉祥抹了一把头上的冷汗,但不知道怎么把话接下去。

    “我已经通知六春他们了,他们正在往这赶,老子要把那孙子关水晶监狱,关满一百八十天!”

    “别别别!”何玉祥连连摆手:“没必要!真的。”

    “嗯?”谷涛侧过头看了一眼何玉祥,满脸狐疑:“你这么激动干啥?”

    何玉祥沉思了片刻,就地一坐:“跟你打架的那个,是我哥。”

    …………………………

    签好了谅解书,谷涛和何玉魁被何玉祥领了出来,三个人坐在江畔的栏杆上,看着太阳慢慢西沉。

    “我突然不知道该怎么形容了。”

    何玉祥笑着,但笑着笑着就捂着额头叹起气来:“我亲哥和我上级,因为在街头斗殴被抓到了派出所里,哎哟我的天……”

    谷涛望着天:“你哥是真欠。”

    “呵呵,承让承让,你也不是什么君子。”何玉魁指着自己眼角的伤:“拳头里握石头,是你干的吧?”

    “嘿!”谷涛指着自己嘴角:“是谁他妈用皮带抽我的?”

    何玉祥叹了口气,看着两个似乎长不大的孩子在那斗嘴。而且看到两个人那鼻青脸肿的样子,何玉祥又觉得无比的好笑。别人他可能不了解,但面前这俩他可是太熟悉了。大哥的能耐比他强太多了,年青一代里唯一可以和辛晨一决雌雄的家伙,除了没有地仙位罢了。而旁边的谷涛,那是连辛晨看着都发憷的人,在边境的时候,他为数不多的两场战斗都精彩异常,和大哥比起来只强不弱。

    但现在这两个正儿八经打起来能把H市夷为平地的人,居然都是鼻青脸肿还都被抓到了派出所,简直是滑天下之大稽。

    “我不管,我是受害者,医药费、精神损失费、误工费、餐费,一毛钱都不能少。”谷涛指着何玉魁:“三万五。”

    “我给我给。”何玉祥连忙掏出手机:“转账给你怎么样啊?”

    “滚,不要你的。”谷涛指着何玉魁:“就要他给!”

    “没钱,你有本事弄死我。”何玉魁也是硬汉一条:“一毛都不会给你。”

    “嘿!可以,是条汉子。”谷涛一只手指向天。

    “别别别……给我个面子。”

    何玉祥吓坏了,谷涛这个动作他很是眼熟,上次他这个动作可就把大佬青玉子给劈得皮开肉绽,到现在青玉子提到谷涛都气得浑身发颤,这眼看过年了,要是大哥被劈到了医院里,麻烦可大了。

    “飞机。”谷涛指着天上的一个闪光点。

    何玉祥翻了个白眼:“……”

    而何玉魁扭过头,不搭理谷涛。

    看到两个人那样,坐在他们中间的何玉祥心态是要崩的,他终于知道小三儿为什么一看到是谷涛就赶紧跑路了,知道哥哥性格也知道谷涛性格,两个人都是牛皮糖,这下好,倆牛皮糖粘一块了。

    “这样这样这样。”何玉祥咳嗽一声:“今儿晚上我请客,吃一顿,地方你们选。”

    “我晚上有约。”谷涛头一扭:“没空。”

    “我晚上回去看爸。”何玉魁冷哼一声。

    “哎哟……”何玉祥从栏杆上跳下来:“你们饶了我吧,多大点事啊。”

    谷涛哼了一声,然后也跳了下来:“我晚上和桉吃饭,她要看到我鼻青脸肿的,你且等着。等我回去之后,辛晨看到了我这样,你也且等着。他俩能把你们家给掀了。”

    桉……辛晨,对,还要加个辛六子。一想到这三个混不吝,何玉祥哎呀妈呀脑瓜疼。

    “辛晨?”何玉魁转过头看着谷涛:“你是他什么人?”

    何玉祥凑到他耳边小声说:“辛晨的师弟。”

    “难怪一样胡搅蛮缠。”

    而就在这时,一道剑光激射而来,何玉祥眼前一花,就看到一柄剑插在他们面前的泥地上,而剑上站着一个人,拎着一提抽纸:“我当是谁呢,原来是大公子啊。”

    “辛晨。”何玉魁手腕出现一道道玉石色的纹路,接着一双玉手套出现在他手上:“我还想去拜访呢,没想到你自己就来了。”

    “在这?”辛晨把抽纸往谷涛怀里一放,从剑柄上跳下,手握梦熊:“也好,奉陪到底。”

    当辛晨手握剑把的时候,他的气息顿时一变,河边的风也变得凌厉了起来,他身上的剑气宛若实质、游龙惊鸿,河面被剑气破开,激起水雾,被夕阳一照,一道彩虹便出现在他身后。

    “你……”

    何玉魁瞪大眼睛看着辛晨:“怎么做到的?”

    “呵呵,全靠同行衬托。”

    “我输了。”

    玉手套散去,何玉魁垂头丧气。

    辛晨看到这个样子,得意的收了剑气,把梦熊往盒子里一放,重新把那一提抽纸拿在手上,拍了拍何玉魁的肩膀:“人么,知耻还是件好事。”

    “你短短一年,怎么变得这么的强?”

    “我告诉你也行,但是你把我师弟打了,你该怎么办?”辛晨背着手,一脸世外高人的样子:“我师弟可是我师门至宝,要不是我徒弟回去告诉我,我都不知道还有人敢打我师弟。”

    “蓉蓉回去了啊?”谷涛仰起头问道:“我让她打车回去的。”

    “她哪舍得,坐公车回去的。”辛晨摇头道:“如果不是我拦着,她要提剑给你报仇来了。”

    “哪用得着她给我报仇。”谷涛一甩脑袋,脸上的伤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我来不及了,我约了桉吃饭,这里你处理一下。”

    何玉祥愣了一下,回头看了看辛晨和大哥,咳嗽两声:“涛啊,我送你。”

    “嗯?”谷涛看着一言不发闷头往前走的何玉祥,耸耸肩就跟着一起离开了。

    在坐上何玉祥的车之后,他终于开口问道:“你跑啥?”

    “你是不知道,我哥是个偏执狂,他一辈子的目标就是辛晨,你让他现在看到辛晨这么厉害,他没完了。而且他也不可能会被骗去基地,你就死了这条心吧。”

    “为啥?”

    “他啊,为了换取能和辛晨抗衡的力量,拜了师。代价是镇守神木三十年,一年就是过年这几天能回家。”何玉祥长叹一声:“我哥这人啊……轴的很。”

    “神木?”

    “东方有神木,百鸟不敢栖,止避凤凰也。”何玉祥发动汽车:“我哥就是看守那颗凤凰木的。”

    “在哪?”

    “我不知道,只有他知道。哇,你别打神木的念头啊,会变成公敌的。青龙云屏凤凰栖木,这是代表东方的根源,你不会想折腾那个吧?你这跟挖华夏祖坟没区别了,辛晨得清理门户的。”

    谷涛摸着下巴,他可没有挖祖坟的念头,但神木这个很玄幻啊,倒是可以研究一下:“那其他几个方向呢?”

    “都有啊,咱们不管这个行不行,我是真害怕你旺盛的好奇心。”何玉祥苦笑道:“话说回来,你就别跟我大哥置气了。他心性就是个孩子。”

    “谁还不是个公主怎么地。”谷涛撇撇嘴:“快到点了,你给我送去城东那家斋菜堂,我今天请桉在那吃饭。”

    “好叻,等会要接不?”何玉祥想了想:“你……今晚上打算不回去了吧?”

    “不回去去哪?而且真不回去,六子能生吃了我。”谷涛长叹一声:“只是要谢谢桉的救命之恩,不表示一下不像样。”

    “那你也不带礼物?你真是……你谈没谈过恋爱啊?”

    “不是谈恋爱。”

    “就算不是,你见姑娘怎么能空手去。”何玉祥摇头:“车后面有个储物柜,密码我生日,里头有串手链,你先拿去。”

    谷涛打开储物柜,发现里头有个特别精致的五色水晶手链,非常好看,一看就价值不菲。

    “你是不是专门用这玩意骗炮啊?”

    “你胡扯不是。”何玉祥啐了他一口:“是给三儿买的礼物,她马上生日了。你拿去就对了,我师父亲手打造的,保证是个姑娘都得喜欢,要放在一个普通姑娘那,第一次见面她都肯陪你睡。”

    “你就用这个贿赂我,让我别找你哥麻烦呗,你还真是兜了个大圈啊。而且你这种渣男言论还真的张嘴就来啊。”

    “不然我还能咋办?你这种人间渣滓……”何玉祥默默摇头:“你说算了我都不放心。”

    “行吧。”谷涛美滋滋的心安理得的把手链放进口袋里:“这事两清了。”

    汽车停稳,谷涛来到约好的地方之后何玉祥就走了,不过这眼看已经快到约好的时间了却始终没有看到桉出现,不过谷涛倒也不着急,他走进饭店,一边点菜一边等着桉出现。女孩子嘛,迟到是应该的,男的等就对了。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其他书友在看:无穷重阻 地球方舟 祖尸大人 快穿历练:仙子要黑化 星帝霸图 我的山海经有点崩 快穿:炮灰打脸攻略 丧尸入境 少年三国—英魂志 抟土师
热门推荐:美食供应商 龙图案卷集 最强逆袭大神[快穿] 穿越未来之男人不好当 大魏宫廷 华娱之闪耀巨星 原始战记 韩娱之勋 儒道至圣 农家乐小老板

如果您喜欢,请把《地球求生指南》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地球求生指南206、有事没事,回家过年。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地球求生指南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