忽如一夜病娇来

澳门银河娱乐场官方网

类别:澳门银河娱乐场官方网澳门银河官网 作者:风流书呆 书名:忽如一夜病娇来

最新网址:www.lewengu.com


    常家吃了个闷亏,过了三日自动找上门退婚,当初定亲时送得礼物也都原封不动的还了回来,态度还算诚恳。爱玩爱看就来。。

    老太太欣然笑纳,直言过去的事休要再提。

    常家母女见虞府并无刁难之意,悬在心头的大石这才算真正落了地。

    又过了半月有余,老太太听闻紫向阁来了一批新奇的海货,其中有一种明晃晃亮堂堂的镜子,可将人影照得纤毫毕现,估摸着孙女儿那般爱美定然会喜欢,便让孙女随自己前去挑选。

    虞襄一听就知道此物乃水银镜,自是满口答应,出了院门见林氏母女也紧跟不放,好心情顿时去了大半。

    几人分乘两辆马车抵达紫向阁,同样收到消息的各家女眷也都匆匆赶至,马车满满当当停了一排。虞家虽只是二等爵,虞品言却是京中一等一的权贵,店家不敢怠慢,遣了好几个伙计前去招待。

    西洋的塔夫绸、蕾丝布、钟表、音乐盒、水银镜等物摆在店内最显眼的地方,谁来了都要奔上去看一看,摸一摸。

    虞襄见那处人多,便叫桃红将自己推到几扇博古架后,欲选购一些精致的小物件。一条五彩斑斓的欧泊项链吸引了她的视线,正要伸手去拿,却被人先拎了去。

    虞襄横着眉毛怒瞪,旋即惊呼,“太子殿下?”

    太子满眼含笑,冲她比了个噤声的手势。

    虞襄立即用小手捂住大张的嘴巴。

    “这条项链你喜欢?”太子低声问道。

    虞襄老实的点头。

    “如此便送给你吧,还喜欢什么可劲的挑,孤来买单。”太子大方的挥袖。

    虞襄一点儿也不知道‘客气’二字该怎么写,指尖连点,“那就多谢太子殿下,我要这个串珠,这个梳妆盒,这个玳瑁梳子,这个……”一口气挑了七八件东西,命桃红柳绿捧在怀里。

    太子就喜欢她这股直率劲儿,连问了好几声还要不要。

    “盛情难却,那就再加一面水银镜吧,要最大的,能从头照到脚的那种。”今日来了那么多贵妇,要想抢到一面镜子,恐怕只有靠太子殿下出马。虞襄伸展双臂,比划了一个巨大的轮廓。

    太子被她逗得低笑不止,命身边的小太监去与掌柜交涉。二人略说了会儿闲话,等小太监回来禀报事已办妥,虞襄这才心满意足的去了,临走做了个噤言的手势,表示自己绝对不会透露太子殿下行踪。

    太子微笑挥手。

    虞襄从博古架后转出来便让桃红柳绿把自己推到人最多的水银镜前去,想看看镜面是否平滑。她走后不久,另一扇博古架后探出半张诡笑的脸庞,却是不知躲了多久的虞妙琪。

    太子殿下……她默默咀嚼这四个字,拢了拢腮边的发丝,又抚平衣襟和裙摆的褶皱,装作漫不经心的朝太子所藏之处行去。

    太子今日穿着一件玄纹锦袍,黑色发丝用一根白玉簪束在脑后,高大挺拔的身形伫立在璀璨金黄的光晕中,显得俊美逼人,气势滂泼。

    虞妙琪心尖狠狠一颤,立即收回痴迷的视线,伸出葱白的指尖抚弄一只青花瓷瓶,脸上的笑容温柔娴雅,恬淡动人。

    太子听见脚步声抬眸看去,发现对方只是一名弱女子便也不开口呵斥,拿起一尊巴掌大的铜炉,对着阳光鉴别真假。

    “你说这是什么时代的铜器?是真是假?”他问身边的小太监。

    “殿,公子,奴才见识浅薄,实在分辨不清。”小太监苦着脸摇头,随即指了指楼上说道,“不如奴才把掌柜叫下来帮您掌掌眼?”

    “他自然希望把这铜炉卖出去,真真假假的从他嘴里吐出来如何能信?”太子哂笑。

    小太监恭维道,“公子是何等人物,他骗谁也不敢骗您啊!公子稍等,奴才这便去叫人。”

    见主子并不阻拦,那小太监抬脚欲走,却听一道清越婉转的嗓音响起,“这铜炉乃真品,且还是大夏时期的宫廷御用之物。公子若是有意,定价当在五千纹银左右。”

    太子挑眉看向缓步而来容貌清丽的女子,一副愿闻其详的表情。

    沈家原就是盗墓起家,祖祖辈辈与陪葬之物打交道,论起鉴赏古董,虞妙琪堪称大师,几乎从未有走眼的时候。她信步上前,自然而然从太子手里接过铜炉,指着上面的纹路徐徐解释,一番引经据典披古通今,其从容不迫的姿态和渊博的学识引得太子频频打量她,眼里的欣赏之意毫不掩饰。

    鉴别完铜炉,太子已是完全信服,拿起一副古画与虞妙琪共赏,二人窃窃私语,谈笑晏晏,气氛非常融洽。

    另一头,虞襄已到了水银镜前,用马鞭排开几位搔首弄姿的贵女,占据了最正中的位置。因她动作实在是蛮横霸道,几位贵女怒目而视,几欲张口辱骂,却被旁人急急拉走,小声劝解,“算了,莫要跟她吵。连未过门的嫂子都能被她骂得投缳自尽,主动退婚,你岂是她对手?若是吵不赢,她举手抽你几鞭,你哭都没地儿哭去。虞都统可不管谁对谁错,只一径儿护着她呢!算了算了,离她远点儿!”

    几位贵女面色红红白白不停变换,最终摄于虞襄的毒舌和侯府的权势,不甘不愿的走开。

    虞襄听了一耳朵闲言碎语,哪里肯让她们离去,马鞭一横,冷声道,“站住,给我说清楚咯,什么叫未过门的嫂子被我骂的投缳自尽主动退婚?跟哪儿听来的?”

    “还用跟哪儿打听?京里早就传遍了,大家都在说。”其中一位贵女嗤笑道。

    虞襄眸光渐冷,握着马鞭的手忽然有些发痒,心里暗暗骂道:好你个常雅芙,退了亲还拿我当垫脚石,你好得很!

    心里正思量着该如何回敬,却见一表情狰狞的妇人疾步冲入紫向阁,将手里的臭鸡蛋狠狠砸在她脸上,口里谩骂不止,“虞府的杂种,去死吧!虞品言为官不仁,狼子野心,竟妄想在京中一手遮天,不但滥杀无辜还残害忠良,早晚会遭报应!我今儿便替天行道,与你这孽种同归于尽……”边喊边伸出双手作势要掐。

    她眼珠子早已变成血红色,显见已入了魔怔,所过之处众人退避,惊叫不已。

    虞襄却丝毫未露骇色,一面用帕子擦拭脸颊上的蛋液,一面挥手,“把这疯婆子给我抓起来!”

    虞府的丫头婆子自是与别府不同,多多少少都会些拳脚,此时一拥而上,几个呼吸就将那妇人制住。妇人疯狂挣扎,破口大骂,引得所有人围拢来看。

    博古架后,虞妙琪见太子总不询问自己来历,心中暗暗着急,听见吵嚷声垫脚一看,顿时计上心来,故作焦急的向太子告辞,“公子,舍妹好似遇见了些许麻烦,小女子需得前去相助,这便先行一步。”这番话首先暗示了自己身份,然后用虞襄的狼狈衬托自己的温雅,若是顺利解决事端,还可显出自己的精干,正可谓一举多得。

    她脚步凌乱,气息急促,仿佛十分忧心虞襄安全。太子见虞襄遭人责难,也立即跟了出来,却并不上前相助,反而负手观望。虞襄有多少能耐,他自是一清二楚,区区一个发了疯的妇人还奈何不了她。况且那妇人他也认识,正是徐侧妃的大嫂。

    正如太子预料的那般,太子妃与孩子们鼻孔内的蚂蟥正是徐侧妃指使人投放,目的不过为了扶正,好叫她的儿子成为嫡长子。因徐家近年来拥兵自重,太后又欲左右朝堂,成康帝早已忍无可忍,借着这件事狠狠整治了徐家,身为九门提督的徐茂更是被虞品言一刀一刀凌迟处死。

    徐家女眷因有太后苦苦求情,这才免除一死,可家产已被抄没,想来日子十分难过。而罪魁祸首徐侧妃则被成康帝赐下一杯毒酒,对外宣称暴病而亡。

    当初徐侧妃之所以能想出那般毒计,不过偶然听见一小丫头与人闲聊时提及的乡野传说罢了。在徐侧妃起了妄念之前,那小丫头便已病死,且她本人还是个孤儿,来历并无可疑。

    种种情况看似十分巧合,却叫太子和虞品言留了心。这徐侧妃恐是被人当了枪使,真正的幕后黑手还藏在暗处。

    在太子回忆前事之时,虞妙琪已冲上去挡在虞襄身前,一边搀扶那妇人一边劝解,“大家都冷静下来好好说话。这位夫人何不随我去内室打理一番,再坐下慢慢交谈。若是我虞府有何对不住你的地方,我愿意向你赔礼道歉。咱们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且私下里解决吧。”

    那妇人不肯听劝,反而狠狠啐了一口。

    虞妙琪侧身躲避,焦虑的表情中带着几分怜悯,又加之她长相清丽脱俗,声音温柔和缓,在虞襄凶神恶煞的衬托下倒显出十二万分的慈悲来。

    旁观众人先入为主,都很同情那妇人,仇视虞襄,对虞妙琪更生出许多怜惜,怜惜她怎摊上那么个不省心的妹妹。

    虞妙琪还来不及得意,就被虞襄一手拂开,差点摔了个倒仰,“滚一边儿去!她欺到我头上就是欺到我虞府头上,我若是私下里与她和解,她泼在我虞府门楣上的脏水岂不是清洗不掉?再者,她若是心存报复自个儿碰死,旁人还当我虞府杀人灭口,反叫哥哥摊上一桩罪责!要谈就在这里谈!”

    话落她斜睨虞妙琪,语气森冷,“你要坑我也不看看时候,我眼下可没心思与你玩那些勾心斗角的游戏。把那疯婆子押上来!”

最新网址:www.lewengu.com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其他书友在看:北巷花开时 极品全能医圣毒皇 爷夫人又闯祸了 重生之铁匠凶猛 天水戏河川 我家娘子是财迷 我被逼宫了 医女狂妃:邪皇,洞房见! 日常系影帝 妖精猎人
热门推荐:我有药啊[系统] 敛财人生[综]. 修真聊天群 快穿之打脸狂魔 我真是大明星 美人记 六零时光俏 重生空间之田园归处 娇宠令 头号炮灰[综].

如果您喜欢,请把《忽如一夜病娇来》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忽如一夜病娇来第87章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忽如一夜病娇来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